文章

博仲招募工商登記及法規諮詢專員

博仲法律事務所正在尋找一位工商登記及法規諮詢專員,與我們的本國與外國同仁共同合作,提供國內、外客戶兼具專業與符合客戶需求的法律服務。

主要的工作範圍

1. 提供國內外企業辦理工商登記、解散清算等業務之諮詢及處理相關作業流程;提供非營利組織辦理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登記、法院法人登記等業務之諮詢及處理相關作業流程。

2. 提供國內外企業辦理與員工工作相關業務之諮詢及處理相關作業流程。

3. 協助整理個案事實,研究個案中之國內外法律學說與實務見解,及分析、組織相關證據資料。

4. 協助各項訴訟或非訟法律案件之進行,協助事項例如:撰擬契約及各類文件、與主管機關、法院或當事人之聯繫等。

5. 協辦或主辦各類法律研究專案,藉以發展或深化願景的專業領域。

必要的條件

1. 2年以上相關工作經驗,熟悉商事法令(尤其公司法)、勞動法令及實務相關函釋及行政作業流程(特別是工商行政登記),能獨立作業者。

理想的條件

1.  中華民國法律相關科系畢業者尤佳

2. 中文文筆順暢,英文對話、閱讀及書寫能力佳。

3. 個性主動積極、耐心及細心、負責任、具團隊合作精神。

本所重視個人特質與需求,提供多元化的友善工作環境,2015年起連續獲得亞洲法律雜誌《Asian Legal Business Magazine》最佳雇主的殊榮。同時,博仲也努力成為最好的在地公民,鼓勵同仁關心我們的環境及參與社會公益服務。因此,於2017年成為亞洲第一家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法律事務所,重視「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經營」,透過利益共享,善用企業力量改變社會與環境上的問題,造福員工、客戶、社區及環境,共創企業與社會共好的環境。您在此網站可以進一步了解本所業務內容、工作環境,以及本所的社群服務計畫。

如果您對這份工作有興趣,歡迎將您的履歷與自傳(包括:您為什麼選擇本事務所、 及對自己未來的規劃等內容)email 至 personnel@winklerpartners.com

博仲歡迎新同仁加入

博仲法律事務所最近有兩位新成員加入。

陳思涵律師主要執業領域在協助客戶保護智慧財產權及處理爭議及勞動案件,審閱商務契約,並提供一般民事案件諮詢服務。陳思涵律師之前在一家法律事務所處理海商法案件。

陳虹運持有加拿大安大略省律師公會所頒發的法務助理執照,支援本所企業交易、智慧財產、勞動及爭議解決團隊。她曾在數家加拿大法律事務所任職,專精於人身傷害法律案件。除加拿大侵權法務經驗外,也曾在台灣從事美國移民事務工作。

從數據一探智慧財產法院運作實況 – 專題二 訴訟

我們在上一個專題分享了智慧財產法院(以下簡稱「智財法院」)的整體運作概況,本篇將聚焦於各種訴訟案件的數量,以及類型分布。

終結案件量

「訴訟案件終結」代表智財法院在一個審級做出判決,不論該案件是否被上訴到更高的審級。智財法院每年終結的訴訟案件量與前一個專題提到的所有案件終結量比較,呈現相似的趨勢,高峰落在2010的1178件,之後逐漸降低至2019年的862件。自2012年之後,智財法院每年終結的訴訟案件均未再超過1000件。

圖表一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訴訟案件數

資料來源:司法院

著作權、專利權、商標權訴訟占全部案件之比例

分析每年終結的訴訟案件類型,可以發現以專利以及商標事件為主。自2014年之後,此兩種事件每年各占了接近35%之案件比例。著作權事件則穩定維持在20%到30%之間。另,除了三種主要案件類型之外,其他如營業秘密法之訴訟,所占比例有緩慢上升之趨勢。從2008年的7%,上升至2019年的13%。

圖表二 2008年至2019年終結訴訟案件中不同類別案件之比例

著作權、專利權與商標權之案件數量

著作權訴訟

歷年來終結的著作權案件數量沒有明顯起伏。從智財法院2009年完整運作之後,僅有2017年案件量較少,為157件,其他年度著作權訴訟案件均在190件到240件之間。2010年最多,達到238件。近三年著作權案件數持續成長,2019年有210件。

圖表三 2008年到2019年終結之著作權訴訟案件數

資料來源:司法院

就民事、刑事、行政訴訟的比例而言,著作權訴訟早期以刑事訴訟居多,在2008年及2009年間,呈現壓倒性的72%及66%之案件比例。

民事訴訟之案件比例在2014年首度超越刑事訴訟,並持續攀升。近三年,民事訴訟均佔全體著作權訴訟案件60%以上。2019年達到新高的78%。從比例變化可以推知,台灣著作權紛爭的解決模式,已經逐年從以公權力進行刑事追訴的模式,演變成私部門間以民事訴訟處理私權爭議。此一數據或許反映了檢察機關及刑事法院針對違反著作權法之刑事案件,可能採取較民事法院更為嚴格之標準。

著作權相關之行政訴訟佔比較低,僅有2013年、2016年、2018年超過5%。

圖表四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著作權訴訟性質比例

專利權訴訟

專利權訴訟案件數量從2010年476件、2011年462件的高峰之後,大致呈現逐年減少的趨勢。2012年至2015年間還有突破300件的情形,2016年至今則都在300件以下,2019年減少為267件。

圖表五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專利權訴訟案件數

資料來源:司法院

因為我國專利法並無刑事責任規定,專利事件僅有民事與行政訴訟。除了2008年外,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每年均穩定呈現約6:4的分配。

圖表六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專利權訴訟性質比例

商標權訴訟

商標權訴訟之案件數量則相對較為穩定。在2009年至2011年之間案件量較多,2009年並達到390件的高峰。2012年至2017年案件量漸漸減少,2017年降至248件,不過近兩年稍微回升,2019年有279件。

圖表七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商標權訴訟案件數

資料來源:司法院

商標權訴訟一直以來以行政訴訟為主,每年都佔超過一半的案件數量,不過有逐年微幅減少的趨勢。2019年是商標權行政訴訟比例最低的一年,但仍有53%。刑事訴訟的比例從2008年的25%,逐年減少至2019年的13%。行政與刑事訴訟減少的比例被民事訴訟取代。民事訴訟從2009年的17%,倍增到2019年的34%。近年來商標訴訟呈現行政為主,民事為輔,刑事最少的分布。

圖表八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商標權訴訟性質比例


我們透過訴訟案件的統計數據,了解了智財法院三種主要案件類型:著作權、專利權、商標權相關訴訟案件的總數,以及其中民、刑、行政訴訟比例。下一個專題將針對民事訴訟,透過數據一探民事訴訟的勝率、和解率、訴訟標的金額等資訊。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智慧財產權之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本文章由郭建中律師及實習律師陳羿愷共同撰述。

*本報告資料來源:(1)司法院(2)智財法院(3)政府資料開放平臺

*備註:本報告部分數據係利用資料來源的原始數據進行計算,可能和官方數據有所不同。

從數據一探智慧財產法院運作實況:專題一 概況

智慧財產法院(以下簡稱「智財法院」)自2008年成立以來,已經審理超過10,000件與智慧財產權有關的民事、刑事與行政訴訟案件。本文希望藉由統計數據*,一窺智財法院12年來運作的狀況。第一部分為智財法院概況的分析。

智財法院簡介

智財法院於西元(下同)2008年7月1日成立,是為了改善台灣智慧財產法制之實踐與權利保護而成立的專業法院。智財法院主要審理與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及營業秘密法相關之案件。管轄範圍包括:民事案件之第一審與第二審;刑事案件之第二審,即審理對地方法院判決進行上訴之案件;行政案件之第一審。

智財法院法官人數、案件數量

智財法院目前有14位法官,其中8位男性,6位女性。自成立以來,智財法院的法官人數從8名,漸漸增加為近兩倍的人數。性別比例方面,早期男性為多數,但女性法官之比例漸漸上升,2014年到2016年間,女性法官人數超越男性法官。

圖表一 2008年到2019年智財法院法官總人數與性別分布

資料來源:司法院

承接案件總數與每月平均結案量變化

截至2020年3月,智財法院共受理了16,208件案件(包含訴訟以及非訟案件),終結了15,717件。受理案件數部分,從智財法院完整運作的第一個年度(2009年)開始,每年受理案件總數均接近2000件。案件數高峰落在2010年,達到近2380件。2010年至2017年間,總案件數逐年下降,但近兩年又呈現上升趨勢。應注意者為,每年受理案件總數包括前一年度未終結案件以及該年新受理的案件。

對比受理與終結的案件數量,可以發現智財法院每年約終結70%的案件。

在法官平均每月終結案件量部分,2009年與2010年因為案件量多,但法官人數僅有不到10位,每位法官每個月要終結近20件案件,負擔沉重。2011年之後,隨著案件量逐漸減少,與法官人數增加,降至每月約7、8件。不過近兩年法官平均每月結案量又出現上升趨勢。

圖表二 2008年到2019年智財法院受理、終結案件數與法官平均每月終結案件量

資料來源:司法院

終結案件中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之比例

智財法院審理民事、行政案件,也受理從地方法院上訴的刑事二審案件。從比例上來看,智財法院所終結之案件以民事案件居多,且所佔比例呈現增加趨勢,從2008年的41%成長到2019年的63%。刑事與行政案件則大致均分剩餘的案件比例,近年來每年各佔約20%。

圖表三 2008年到2019年終結案件中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之比例

資料來源:司法院

案件審理時間

從智財法院受理至終結,每案件平均花費日數從2009年的114.87日逐漸上升,到2015年為最高紀錄,終結平均日數為209.14日。在2016年到2018年間,每年維持約200日的終結平均日數。不過去年下降為182.45日。

圖表四 2008年到2019年智財法院案件終結平均日數

資料來源:司法院

若比較民事、刑事、行政案件個別的平均終結日數,可以發現民事案件所花費的時間最長。從智財法院成立之後,民事案件的終結平均日數不斷上升,到2015年的267.68日達到頂點。在2016年之後,日數穩定下降,並在2019年減至200日以下。

刑事案件部分,終結平均日數從2009年的88.96天逐漸上升至2019年的142.43日。行政案件的發展趨勢與刑事案件相似,從2009年的130.27日上升至2019年的190.87日。

總體而言,審理期間最短者為刑事案件,最長者為民事案件。不過在2018與2019兩年之間,行政案件的終結平均日數已經增長到接近甚至超過民事案件的程度。

圖表五 2008年到2019年民事、刑事、行政案件終結平均日數

資料來源:司法院

以上數據顯示了關於智財法院運作的有趣概況,我們將在下一個專題進一步聚焦於「訴訟案件」相關數據。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智慧財產權之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本文章由郭建中律師及實習律師陳羿愷共同撰述。

*本報告資料來源:(1)司法院(2)智財法院(3)政府資料開放平臺

*備註:本文部分數據係利用資料來源的原始數據進行計算,可能和官方數據有所不同。

博仲2019年度碳足跡報告

博仲法律事務所自成立以來,除致力於不斷努力減少我們對自然環境的負面影響,同時研究如何在我們的社群及其他領域創造正面影響。本所在2006年成立「綠辦公室」(Green Office)部門,以協調辦公環境綠化作業,例如實施節約能源措施,推廣使用環境友善產品及服務,收集雨水,降低事務所碳排放等。我們還開放參觀博仲辦公室及屋頂花園,藉此在社群内提倡綠辦公室行動方案。為落實上述承諾,我們會發布本所年度進展報告。以下簡述我們2019年的成果:

  • 減少70%的碳排放量。2019年總排放量為13公噸二氧化碳當量(CO2e)。
  • 透過太陽能板產生12,545千瓦時的電力,供應事務所17%的電力需求。
  • 購買再生能源憑證,以涵蓋其餘83%的電力。因此,本所用電100%來自綠能。
  • 減少30%的瓦斯用量及16%的自來水用量。我們收集了25公噸的雨水,用來澆花與沖馬桶。
  • 總垃圾量減少12%,包含免洗餐盒與紙杯減少27%。用紙量則增加2%。
  • 繼續航空旅行碳抵銷政策,去年抵銷62公噸的碳。我們與同為B型企業的ClimateCare合作實施此政策。
  • 種了3,555棵樹,捕碳效果約事務所2018年的碳排放量,亦即42.7公噸。

2020年目標

碳排放歸零(Net Zero)。於2019年底,博仲加入全球500多家B型企業行列,公開承諾在2030年前碳排放歸零,比巴黎公約設定目標提早20年。但博仲更具企圖心,計劃將目標達成時間往前推至2020年。為達此目標,我們將積極研究如何抵銷本所剩餘的13公噸碳排放量。當然,我們也會持續加強所內減廢措施,並評估窗戶隔熱改善方案,以期減少空調用量。我們也計劃重新審視現行綠採購政策,以確保本所消費能夠永續化及在地化。最後,我們也會研究如何抵銷本所自2002年成立以來的歷史碳排放量。

請點擊以下連結,閱讀本所完整的中文版英文版環境報告。欲進一步了解本所節能減碳行動,歡迎聯絡本所綠辦公室專員沈明逸先生,電子郵件地址為 cshen@winkerpartners.com

博仲與75家台灣企業共同宣告氣候緊急狀態

許多年來,博仲法律事務所以行動方案積極減少我們對環境的負面影響。於2004年,我們建立綠辦公室,來追蹤本所碳排放情形,並協調各項行動方案,以減少能源消耗及垃圾量,以及研究如何增加我們的正面影響。我們的目標是成為永續經營的企業,照顧我們的員工、客戶及社群(我們認為其中亦包括自然環境)。我們都看到,全球氣候的變化速度,已經超過可永續的程度。

截至目前,我們已經採取以下行動:

  1. Ÿ    從2004年起減少61%的耗電量
  2. 安裝太陽能板供應本所約20%的電力需求
  3. 從2005年起減少46%的耗水量
  4. Ÿ    收集雨水供灌溉及沖馬桶之用
  5. 採取商務飛行碳排放抵消方案(約佔本所整體排放量超過50%)
  6. Ÿ    2018-2019年間垃圾量減少12%
  7. 2018-2019年間紙杯用量減少27%
  8. Ÿ    2014-2018年間用紙量減少11%
  9. 種植3,555棵樹,碳捕獲量等於本所2018年的碳足跡
  10. Ÿ   加入「捐1%給地球」,每年捐3%的收入給環保團體
  11. 與全球超過500家B型企業共同承諾於2030年前達到淨零排放

博仲與75家台灣企業共同宣告氣候緊急狀態,藉以向員工、客戶及社群利害關係者表示:我們不能再等。地球不能再等。在政府缺乏積極作為的情況下,企業應挺身而出,領導行動。接下來幾個月,我們計劃進行以下行動:

  1. 購買再生能源憑證,以確保本所電力100%來自綠電
  2. 研究其他方式進一步減少碳排放
  3. 於2020年達到淨零排放,此目標比巴黎公約期限早20年
  4. 研究如何積極抵消本所從2002年起(本所成立之年)的歷史排放量

雖然我們只是一家企業,我們還是鼓勵其他企業加入當地類似運動。在台灣,您可以參考此網站進一步了解如何宣告氣候緊急狀態,並了解各企業在減少環境負面影響方面進行哪些綠行動。

博仲榮獲頂尖智財事務所殊榮

博仲法律事務所榮獲《世界商標評論》(World Trademark Review) 列為頂尖智慧財產權事務所。台灣今年 (2020) 只有三家事務所獲此殊榮。

《世界商標評論》在其年度WTR1000報告中表示,博仲「橫跨爭訟/非訟區隔,取得令人驚羨的成果,無畏於台灣智慧財產局決定的低推翻成功率,近期打了數場勝仗」,且「國際品牌調查機構Interbrand 2018年調查結果中全球百大品牌有30個品牌以博仲為首選」。該報告也注意到本所提供以客戶為焦點的服務。

《世界商標評論》在智財執行及訴訟領域,個別推薦譚璧德陳絲倩郭建中三位合夥律師。譚璧德律師的智財申辦工作與策略亦受讚揚。

您可在此處閱讀WTR1000排名的完整內容。

淺談標準必要專利授權應注意事項

在現今商品種類、零組件數量繁多的時代,為了研發成本之考量,已鮮少有公司可以獨自完成產品規格的制訂、研發設計、週邊商品之製造及行銷。因此,公司間為使相互產品間可以互融、互通或共有,公司之間會共同協商、擬定某一技術之「標準規格」(例如藍芽或記憶卡規格等),日後相關商品均會以該規格進行研發及規畫,隨著該規格之普及,會形成所有公司均普遍採取之規格。

一、何謂標準必要專利

目前制定標準常見的方式,是由該技術之上下游的供應鏈成立標準制訂組織,成為共同的溝通平台。藉由共同討論、提案、表決來共同制訂「標準規格」Standard,目前的標準制訂組織較著名的例如電子工程師協會(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IEEE)、國際通訊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ITU)、國際記憶卡協會 (Personal Computer Memory Card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PCMCIA)。

站在消費者之角度而言,標準規格之制定可減少其選擇購買何種規格之窘境,似乎是一種有利於整體消費者之制度。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旦某一標準受到產業普遍支持,擁有該標準所需之專利的公司將握有極大的壟斷力量,形成所謂「規格綁架現象」(Hold-Up),倘若沒有相關配套制度,標準規格將造成嚴重的壟斷、不合理或不公平授權金、拒絕授權等衍生問題,反而造成商品價格抬升,衝擊競爭者及消費者之利益。

因此,為避免上述之弊端,對於標準必要專利之授權,即有專利權人必須採取公平、合理、無歧視之原則收取合理專利授權金之要求,亦即所謂FRAND條款(Fair,Reasonable and Non-discriminatory),目的在於追求「壟斷」與「標準」間之平衡點。

二、 日本特許廳發布之標準必要專利授權談判指南

實施標準規格之必要專利(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SEPs)具有高度壟斷力,必須藉由FRAND條款加以調和。然而,FRAND條款只是一個概略式的授權方針,究竟具體內容為何,目前各國實務皆尚在發展中。日本特許廳(JPO)在2018年,對外發布了標準必要專利授權談判指南(Guide to Licensing Negotiations involving 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以下簡稱「授權指南」),應注意的是該授權指南僅係整理當前各國之實務看法,並不具有法律上之拘束力。

在授權談判過程中應採行何種方式方符合FRAND條款,JPO在授權指南中提出「善意」與「效率性」兩大原則。並將談判過程區分為五個步驟,分別提出具體之談判建議:

(1) 專利權人提出授權談判之要約

在此一步驟中,JPO認為專利權人應提出相關專利之資料,供實施專利之人進行研究極判斷,且應給予實施專利之人充分之時間進行資料研究,下列情況將容易被認定專利權人具有「惡意」:

  • Ø 在對實施人提出警告函之前,或提出警告函後,就立即提出禁制令請求訴訟;
  • Ø 在對實施人提出授權談判要約前,沒有充分揭露指明 SEP 資料、侵權對照表或提示 SEP 必要性等文件;
  • Ø 要求實施人簽訂保密協議,否則不提供侵權對照表,即使資料不包括機密資訊;
  • Ø 要約時提出規定時間限制,不允許合理時間考慮。

(2) 實施人對取得授權表達意願

在接獲專利權人之談判要約,且收到專利權人提示的專利清單及侵權對照表後,若實施人確認有必要取得專利權人的授權,JPO認為實施人應對於專利權人表達取得授權之意願。若實施人僅口頭表達意願,卻毫無談判之具體準備,仍然會被視為並無談判之意願。JPO認為實施人若有下列事由,將會被認定具有惡意:

  • Ø 即使在繼續使用侵權(或潛在侵權)技術的情況下,沒有說明延遲回應的理由或是對談判完全不回應;
  • Ø 聲明除非先提供所有 SEP 的必要性及有效性根據,否則不會啟動談判;
  • Ø 不合理的延遲談判,例如:持續要求專利權人提供與其他人有關無法公開的保密內容;
  • Ø 持續給予無實質內容的回應;
  • Ø 只因為其他人也還沒有達成授權協議而拒絕取得授權。

(3) 專利權人基於 FRAND 條件提出要約

當實施人以明確表達談判意願時,專利權人應提出符合FRAND條款之授權契約,且須具體說明該契約係如何的符合FRAND條款。授權指南認為下列事由,專利權人將被視為具有惡意:

  • Ø 在提示符合 FRAND 條件前,對表示願意接受授權的實施人提出禁制令請求訴訟,以便在授權談判中作為談判手段;
  • Ø 不管談判正在進行中,向有意願依 FRAND 條件取得授權之實施人的業務合作夥伴發出警告信;
  • Ø 相較於法院裁決和可供比較的授權案例之條款,提出明顯不合理條件的要約;
  • Ø 沒有解釋如何計算授權金,也沒有說明授權要約符合 FRAND 條件。

我們探討了專利權人依據FRAND條款,對實施人提出了具體的授權要約。以下針對此時實施人應如何回應該要約才符合FRAND精神,才不被認定具有惡意。

(1) 實施人基於 FRAND 條件提出反要約

實施人在接到專利權人之授權契約後,通常不會照單全收,會再提出較有利之授權內容。授權指南指出實施人在提出反要約時,不可恣意提出不合理之契約內容,仍然必須符合FRAND條款。因此,在提出反要約時,除了指明授權金計算方法外,實施人還應指出具體根據,證明其反要約是以FRAND 條件進行的,這是為了讓專利權人確定所提出的條款是否合理和非歧視。JPO認為實施人若有下列事由,將會被認定具有惡意:

  • Ø 在專利權人提出基於 FRAND 條件的授權要約後,不以 FRAND 條件提供任何反要約;
  • Ø 根據法院判決和可比較的授權案例之條件相比,提出顯然不合理的反要約,並在談判過程中堅持該反要約;
  • Ø 沒有解釋提出反要約的授權金是如何計算的,也沒有說明反要約是否符合 FRAND 條件。

(2) 專利權人拒絕反要約,透過法院或替代性爭議解決程序

倘若雙方談判並無交集,此時需要透過法院或是其他替代程序(例如仲裁)解決爭端時,JPO指出有些法院可能會認為替代程序較為有效率,可以快速取得結果,因此若有一方主動提出以替代程序解決紛爭,可作為一個其具有善意之指標,當然,拒絕用替代方案也可能會被視為具有惡意。不過,授權指南特別指出以是否接受替代方案作為判斷善意與否之標準,仍有不同意見,該標準較為薄弱。

  1. JPO有特別指出,雖然 FRAND 授權條件必須是無歧視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被授權人必須以相同的授權費率以獲得授權,而應是認為相同或類似狀況的被授權人應該不可被差別對待。亦即,所謂公平無歧視,並不是要求需要齊頭式的公平,而是採行實質公平原則。JPO指出授權金之高低,可能會因為下列事由而不同:

(1)  授權的性質是獨佔或非獨佔、產品的販賣區域或販賣目的地是否有所限制,均為考量合理授權金時之考慮因素。

(2)  當事者間的談判歷程為決定適當授權金的影響因素之一。

(3)  各個行業都在使用資訊和通信技術,因此有些專利權人會根據終端產品中同一標準技術的特定「用途」而爭論不同的使用費率和金額。

三、 我國目前之發展

如上所述,FRAND條款之具體內容為何,目前各國尚在發展中,很可惜的是,我國法院尚無機會針對此一問題表示見解。目前涉及FRAND條款之案件有兩則:

    1. 智慧法院106年度民公抗字第1號事件:

      本件是Apple公司對高通公司提起消極給付之訴,要求高通公司「不得濫用標準專利進行不合理權利金請求」,然而法院雖然曾針對該案訴訟標的價額作出裁定,但雙方嗣後達成和解而撤告,智慧法院失去一次表達看法之機會。

        2. 最高行政法院105年度判字第403號事件:

          本件起源是Nokia與Microsoft向公平會申請結合時,公平會於准許處分中附加「Nokia未來應遵守FRAND條款」之附款,Nokia認為該行政處分不得附加附款,因此提起訴訟。本件雖然與FRAND有關,但充其量只在爭執「行政處分附附款之合法性」問題,並未討論到「FRAND條款之實質內容」。

          四、 結語

          1. 以實務運作以觀,目前大多是國外公司擁有標準必要專利轉而向我國科技產業要求專利授權之情況。我國之科技公司在接獲到標準必要專利權人之授權要求時,切莫鴕鳥心態的置之不理,否則將被認定為具有惡意,反而給予標準必要專利權人提起訴訟之機會。較為妥當之作法是向標準必要專利權人索取專利之資料文件、請求是當時間進行研讀、要求提供合理無歧視之授權契約、合理的進行授權金談判,並尋求專業律師之協助,降低公司被認定惡意之機會。
          2. 此外,需要提醒的是,專利權係屬地主義,雖然我國法院目前尚未表示其見解,但倘若我國之科技公司在他國有生產、行銷、進口相關商品,則必須要知悉該國法院對FRAND條款之看法,避免標準必要專利權人於該國提起民事訴訟,造成重大損失。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專利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與王乃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bwang@winklerpartners.com

          博仲在四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躋身2020年全球法律產業媒體《Legal 500》排名為亞太地區優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一,在四項執業領域榮獲推薦。博仲勞僱業務經其評比為第一等級,合夥人陳絲倩律師則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指出,本所協助客戶處理勞僱相關訴訟及非訟事件,其中大量解僱案件尤為強項。

          本所由合夥人柏禮文帶領的企業與併購領域,經評為第二等級,並因本所在眾多交易案件(包括併購及事業、資產之減資分拆)協助客戶在台灣進行重整、協商與執行的傑出表現而獲推薦。客戶見證:「柏禮文是非常優秀的律師,也相當注意符合客戶預算考量。」

          本所智慧財產業務榮列第二級,該領域主管合夥人譚璧德律師則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尤其專精於科技、娛樂產業客戶案件處理,並服務網路技術、精品及消費性產品等產業客戶」。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及陳絲倩律師獲得智慧財產訴訟領域之推薦。

          最後,本所爭議解決領域榮列第三級,並因「在智慧財產執行及商務契約、意外保險及勞僱事件之爭議處理方面實力堅強」而受肯定。合夥人陳絲倩律師及郭建中律師分別因勞僱及智慧財產爭議方面之傑出表現而獲推薦,許綾殷律師之智慧財產執業工作亦受稱許。

          《Legal 500》對全球法律事務所進行排名逾25年,主要評比對象為向企業法務提供最先進與創新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您可以在此處查看最新的《Legal 500 Asia Pacific》排名。

          勞動事件法通過,企業不可不知的三大重點

          勞動事件法,是民事訴訟法的特別法,在2018年11月9日制定,12月5日公布並於2020年1月1日正式實施上路。

          勞動事件法以「迅速、妥適、專業、有效、平等」作為基本核心價值,著重在調整勞資關係的結構,降低勞方的訴訟障礙,並以讓勞工有能力捍衛自己勞動權利為目標。

          尤須注意,勞動事件法施行前的勞資爭議,除非在施行日前已順利終結(亦即和解或判決確定),否則均有勞動事件法的適用。為因應勞動事件法,在新法正式施行前,企業應把握時間因應。以下,我們整理三大重點:

          一、 企業應注意適用勞動事件法之勞動事件範圍廣泛

          首先須特加強調的是,是否適用勞動基準法與是否適用勞動事件法不能畫上等號:因為勞動基準法是實體法,規範適用勞動基準法的雇主和勞工間的權利義務關係;而勞動事件法則是程序法,規範處理勞動事件的程序。

          由於勞動事件法將勞動事件定義為勞資間民事上權利義務所產生的爭議,或者因勞動關係所生之侵權行為的爭議,放寬對「勞工」與「雇主」的定義,加上與勞動事件相牽連的民事事件,可與勞動事件合併起訴或於訴訟中追加或反訴,以致於適用勞動事件法的不僅只是民法僱傭關係的爭議或適用勞動基準法產生的勞資爭議。

          因此,有兩件事情值得特別留意。

          首先,除了一般的雇用人外,招募求職的公司、招收與技術生性質相當的工作者(例如見習生、建教生)的企業,或依據要派契約,實質指揮、監督、管理派遣勞工從事工作的企業,都將成為勞動事件法下的雇主。例如企業與求職者間如發生就業歧視,或者企業與派遣勞工間有職場性騷擾或職業安全的紛爭,即有勞動事件法之適用。

          其次,勞資權利義務的來源除了法律所規定者以及勞動契約外,工作規則、勞資會議決議、勞動習慣等都會成為法院審理的依據。

          二、企業應立即審視勞動契約以及工作規則,並確認依法應妥善保存的員工資料是否完備。

          由於企業負主要的文書提出義務和舉證責任,應確認法律明定業主應妥善保存的員工資料是否齊備(例如勞工名冊、出勤紀錄和工資名冊),並審慎檢視現有的勞動契約、工作規則、以及公司內部規則是否清楚界定勞資間的權利義務關係,並將重點擺在「工資」與「工時」上。

          工資

          「工資」的爭議發生在難以判斷企業提供給勞工的金額,屬於經常性給予、勞務對價的工資,抑或是恩惠性給付。工資的認定會影響到薪資、退休金或資遣費之金額計算。勞動事件法明文規定,勞工只要證明雇主是在勞動關係下給付該金額,即推定屬於工資。雇主須舉證證明該給付為恩惠性給予,而非工資。因此,企業在發放獎金、紅利或佣金時,應訂定明確的發放規則,包含發放資格、條件、計算方式、適用期間和支付方式,以做為未來證明該筆款項屬於恩惠性給予的依據。

          工時

          「工時」的爭議通常發生在加班費的計算,究竟超出正常工時的時間,員工是否取得公司的同意執行公務,亦或是僅利用該時間私事,往往難以界定和證明。勞動事件法明文規定,勞工只要在出勤紀錄所載的出勤時間工作,即推定勞工於該時間內經雇主同意而執行公務。雇主須舉證證明並未同意勞工加班,更甚者,證明勞工並未於該時間內處理公事。因此,企業應透過雇傭契約、工作規則或公司加班規則,明確訂定加班申請程序和辦法並徹底落實。此外,應加強對工作日誌或工作紀錄的管控,以確保未來發生爭議時,能提出充分的證據。

          三、企業應加強預防勞資糾紛的發生,並了解及重視新調解程序之設計與運行

          因為勞工尋求法院救濟的成本降低、保全處分所帶來的利益提高,且企業須負擔較重的訴訟義務和舉證責任,勞工未來將越勇於透過訴訟救濟管道處理勞資爭議。為避免調解和訴訟所帶來的成本,企業應預防勞資紛爭進入法院。例如在解雇勞工前,應先確定終止事由是否合法,是否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終止事由的合法性,是否依照法律規定解僱員工。如果沒有把握,應在這個時候諮詢律師的專業意見。

          此外,未來將由同一位法官參與法院調解和法院訴訟階段,由於法官在調解階段即已產生心證,訴訟的成敗可能在調解階段即已確定。因此,法院調解程序在勞動事件法施行後,勢必將成為核心階段。建議在勞資糾紛發生前或在進入法院調解階段,即委任律師協助處理,以維護企業的利益。

          勞工越來越關心自己的權益,有更多管道尋求協助,在勞動事件法施行後,企業需要慎重思考如何調整對管理員工的方式,以防免勞資爭議。如此,不僅可使勞資關係和諧,有助公司營運,亦可避免勞資紛爭所帶來時間與金錢的成本。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勞動法規相關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8307。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