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台灣兼益公司法制化進度現況

近來為強化企業社會責任,許多國家已以增立各種不同型態的「兼益」公司,例如:英國的社區利益公司 (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美國多數州採行的公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以及義大利的公益公司(Societá Benefit)。強調股東利潤最大化已非公司所追求的唯一目標,而使各種不同的社會利益目的,均能作為公司所追求的各項目標。兼益公司可被認為是營利企業與公益團體的混合體,期以同時解決公司追求利潤極大化傷害社群、環境問題及非營利組織財務困難難以為繼之問題。

台灣經濟部目前正積極推動公司法大幅修正計畫,並與民間合作於2016年2月組成公司法全盤修正修法委員會。委員會透過廣泛檢視公司法應被修正之條文,蒐集各方產業界、學界意見,針對公司法的修正提出全面性修正的意見。這次的全面性修正意見當中,包含了建議將兼益公司制度納入台灣公司法制度之中。

目前修法委員會所提出的兼益公司制度,是希望透過將兼益公司制度在公司法上明文化,建立明確的組織法制上的基礎。使有志於將一般社會目的或特定社會目的作為公司營運目標一部分的公司,可以在台灣公司法上取得兼益公司的法律地位、於名稱上使用「兼益」一詞,而使投資者、消費者、甚至社會大眾進而知悉其社會目的使命及特性。

目前修法委員會建議的草案內容,包含兼益公司應於章程中訂定「一般社會目的」作為其公司目的,並可在公司目的中,加入其他特定的社會目的(例如:提供產品或服務予有扶助必要之個人或社區、保護或回復環境、改善人類健康等)。草案也明文允許兼益公司的負責人於執行職務時,可以考量股東權益外,包含員工、消費者、公司所在地社區、環境及永續發展之事項等。未來兼益公司也可以選擇設置兼益董事或經理人,創造屬於兼益公司特色的公司治理文化。兼益公司的董事會也應該編製並揭露兼益報告。至於如何編制及揭露兼益報告之細節,草案保留予經濟部進一步研擬。惟須特別注意的是,兼益公司是以追求一般性社會目的為目標,負責人對於個別受益的個人或團體不負法律上之責任,因此受益人不得以個人的地位對負責人提告。目前草案並沒有特別針對兼益公司給予稅務上特別優惠。

大多數的學者專家基於鼓勵社會企業發展、明確於法律制度上界定非專以追求利潤極大化的公司型態,而支持將兼益公司制度明文立法。否則在欠缺明確標準之下,任何公司只要對促進社會價值有些微助益,都可宣稱自身是社會企業。容易使實際上害環境、社群的企業,披上社會企業的良善外皮。

然而反對修法的人士則認為,台灣社會企業發展目前欠缺的是實際的資源、實際企業生態系統的建立,而不是法律制度上的地位。一旦公司法將兼益公司制度明文化,就會使得台灣的社會企業發展僵固於法律的定義類型。甚至以台灣的社會背景,將可能有許多企業透過成立或轉化成兼益公司的方式,取得政府對社會企業的補助、或誆騙消費者其為推動社會目的價值的公司,而使消費者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反而排擠真正投身社會價值目的的企業,原本可得的資源以及社會支持。

目前經濟部已將公司法修法草案意見彙整完畢,並且已發布經濟部版的最新公司法修正草案,於台灣各地舉辦數場公聽會,蒐集社會各界對於草案的意見。

在目前經濟部最新的草案版本中,並未見到兼益公司制度納入修法草案之中。該草案目前僅修正公司法第一條,將公司之目的從原本的營利,放寬至得採行增進公共利益之行為,以善盡其社會責任。經過向經濟部諮詢後得知,目前各界對於台灣公司法是否應該明文制定兼益公司仍有相當大的歧見,故經濟部目前暫時未將該制度放於草案之中。目前草案已送入行政院院會討論、審查。然而許多修法委員會的委員仍積極推動兼益公司入公司法,希望未來能夠在行政院院會或立法院討論時,成功將兼益公司制度納入台灣公司法內。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台灣公司法規事宜,請聯絡陳慧玲律師,電子郵件為 hchen@winklerpartners.com 與陳彥君律師,電子郵件為 dchen@winklerpartners.com

博仲招募秘書

博仲法律事務所為一家由臺灣律師及外國律師合夥之全方位法律事務所,目前計畫招募一名秘書,本所希望招募到的同仁對服務律師、法務及客戶有興趣,與我們的本國與外國同仁共同合作,提供國內、外客戶兼具專業與符合客戶需求的法律服務。

主要工作內容:

  1. 協助律師或法務處理國內外法律案件、追蹤、提醒,繕打文件、編排格式、製作書狀、案件管理等等
  2. 管理開庭庭期、日常行事曆及國際會議行程安排
  3. 一般秘書行政工作及其他律師或法務交辦工作事項

我們重視以下條件:

  1. 2年以上秘書相關工作經驗
  2. 守時、細心、肯學習,能獨當一面
  3. 英文能力佳
  4. 喜歡及重視團隊合作
  5. 個性主動積極、擅長溝通對話、兼具耐心
  6. 有法律事務所等相關工作經驗尤佳

如果您對這份工作有興趣,歡迎將您的履歷與自傳(包括為什麼選擇本事務所、 您對自己未來的規劃)email 至 personnel@winklerpartners.com

連續2年Interbrand全球百大品牌三分之一是博仲客戶

國際品牌顧問公司Interbrand每年發布全球最有價值的品牌排行榜。在2017全球百大品牌中,有32個委託博仲法律事務所處理法律事務;其中有5個是排行前10名的品牌。Interbrand所彙整的排行榜係同時衡量公司品牌價值及產品品牌價值。

縱觀今年排行,Facebook品牌價值比前一年躍升48%,而Amazon品牌價值也增加29%,如此顯示出最有價值品牌與科技及網際網路相關。全球最有價值品牌仍是Apple,其品牌價值比2016年增加3%;而新出現有三個品牌包含Netflix (第78名)、Salesforce (第84名)以及Ferrari (第88名)。社群媒體、電子商務、軟體及IT解決方案供應商,以及常勝軍硬體製造商,均持續有讓人矚目的表現。消費商品及好幾個奢華時尚品牌亦榜上有名,包括Louis Vuitton (第19名)、Hermès (第32名)以及Gucci (第51名)。

在全球百大品牌中,在2010年有18個是博仲的客戶,2015年有25個,2016年有35個。這些品牌橫跨不同領域,涵蓋時尚精品、軟體、硬體、消費商品、電子商務、飲料、媒體等。

完整的2017年全球百大品牌名單

外國公司什麼時候必須在台灣設立分支機構-從事業務上法律行為(二)

前文我們討論了什麼是「營業」,接下來繼續討論公司法386條所稱之「業務上之法律行為」,與公司法19條之「法律行為」。

業務上之法律行為

一、實務上判斷原則

實務上,對於業務上的法律行為,必須具備下列兩個要件:

  1. 需足以發生法律關係
    公司法第19條所謂「……或為其他法律行為」,係指行為人未經公司設立登記,而擅以公司名義對外從事……或著手實施客觀上足與他人發生預定法律關係之行為,方足當之(台灣高等法院86年上易字 2532刑事判決)。
  2. 須是業務上的法律行為
    由第386條之規定可知,該條文已明確規定無意在我國設立分公司營業之外國公司,若欲派其代表人在中華民國境內為「業務上之法律行為」時,可申請主管機關備案(設立辦事處)。因此,公司法第19條之所謂「其他法律行為」必須是業務上的法律行為,才受限制(高院86年上易字 2532刑事判決)。

二、業務上法律行為之例示

經濟部曾有解釋函例示說明業務上法律行為:「外國公司在台設立辦事處時,該外國公司僅須向主管機關報備其業務上之法律行為,例如:簽約、報價、議價、投標、採購等」(經濟部92.10.29經商字09202221350函,經濟部97.04.28經商字0970204508函)。因此如果凡是涉及簽約、報價、議價、投標、採購等商業行為,就一定構成「業務上法律行為」。

三、高院86年上易字 2532刑事判決

被告丁在台灣籌設F公司,預訂從事動產融資業務,並自任負責人。其明知該F公司尚未設立完成,即逕以F公司名義,印製、散發宣傳廣告,宣傳動產融資業務,該廣告傳單上並未使用「(F公司)籌備處」之字樣。

高院認為:如果行為人尚未著手實施任何客觀上足與他人發生法律關係之營業或營業以外之其他法律行為,自不能律以公司法第十九條之罪責。融資公司之業務,其性質應僅及於借貸款項收取利息,而單純散發廣告宣傳單之行為,客觀上既尚不足以與他人發生特定法律行為之效果,亦難認屬於經營業務之行為,要難執其散發宣傳單之舉止,遽而推論其確曾以該尚未設立完成之F公司的名義,經營業務或為其他法律行為。

四、新北地院97重訴544 民事判決

在開曼群島設立之開曼F公司未在我國設立分公司,被告戊為開曼F公司之法定代理人。被告戊在我國出售其自己持有的開曼F公司股份予台灣人。

本件法院判決認定,被告戊在我國洽特定人認購其自己持有開曼F公司之股票,係屬該公司股東間股權轉讓行為,而既非證券交易法上之私募行為,亦非被告戊執行開曼F公司業務上之法律行為,因此應該並非公司法第19條規範限制之「業務上之法律行為」,被告戊因而並未違反公司法第19條。

參考立法理由

台灣高等法院92年上易字第2625號刑事判決,曾闡述我國公司對於外國公司若未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不得在我國營業或為業務上法律行為之規定的立法理由與必要性,其謂:「按我國公司法第七章,對外國公司定有一定之規範,其中第371條規定,外國公司非在其本國設立登記營業者,不得申請申請認許。非經認許,並辦理分公司登記者,不得在中華民國境內營業。……凡此,無非係為避免外國公司既想到我國營業獲利,又欲規避我國法律規範之不公平情事發生;蓋如不對外國公司作一些規範,則外國公司或可挾其大量之金,先進之技術,至我國大賺其錢,又可不受我國各種對公司法人所定之約束,諸如勞基法之勞工各種福利及保障規定,全民健康保險法之各種保險及稅法上之各種稅負規定等,對我國公司之競爭力而言,可謂相對的不公平,世界大多數國家,均對此有一定之規範」。新北地院102年度金簡字1號刑事判決,亦有相同之理由闡述。

參考我國法院對於公司法相關規定之立法理由與必要性之見解,或許也可以在對於在未在我國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之外國公司,在我國可以從事什麼商業行為,提供一些判斷的參考,亦即可以思考該外國公司欲從事的商業行為,是否有涉及我國的稅務、勞動……等強制法規,或保護他人之法令等,因為實務上,法院將會考慮該商業行為是否有規避我國法令之目的,或是否會造成對我國公司競爭上的不公平,或對我國國民保護不周的結果,來論斷該外國公司的商業行為是否應落入公司法第19條,應予限制的範圍。

中國大陸公司另有適用

最後,因為我國法院對於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中所規範之中國(大陸)公司在我國之「業務活動」,另有不同的解釋,因此本文以上分析,原則上並不適用於中國(大陸)公司。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台灣公司法規事宜,請聯絡陳慧玲律師,電子郵件為hchen@winklerpartners.com,或電話+886 223112345 分機555。

前文請閱: 什麼時候外國公司必須在台灣設立分支機構-營業(一)

使用與他人商標近似之名稱作為公司名稱,會構成商標侵害嗎?

著名的基金品牌「富蘭克林」,有權阻止他人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公司名稱嗎?商標法第70條第2款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視為侵害商標權」,該條文中之「著名商標中之文字」是否限於相同之文字?智慧財產法院於「富蘭德林」一案之第一、二審判決,採取了否定的見解。

本文試以「富蘭德林」一案,討論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有關「著名商標中之文字」解釋之相關問題。

一、 案件事實

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透過旗下之「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自西元(下同)1990年起,在台灣提供基金投資之相關服務。並由集團中之「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FRANKLIN/TEMPLETON DISTRIBUTORS, INC.)」於1998年,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註冊「富蘭克林」商標(註冊第00131837號),於2000年獲准註冊,授權「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使用於所提供之基金投資服務。

2002年發跡於上海之台商「富蘭德林事業群」,其負責人於2003年,在我國取得「富蘭德林」商標,註冊於第35、41類之「工商管理協助、行銷研究諮詢顧問、企業管理顧問、教育、出版」等相關服務,但是,並沒有註冊於其後來實際使用之「證券投資諮詢、顧問」業務。

2013年,「富蘭德林事業群」返台成立了「富蘭德林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富蘭德林投資有限公司」二公司,並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其商標,在台從事「證券投資諮詢、顧問」之業務,引起「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之注意,委託律師發函,要求其停止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商標及公司名稱之特取部分。

「富蘭德林」二公司表示,「富蘭德林」是由英文之「Friendly(友善)」音譯而來,與「富蘭克林」是來自於美國立憲之父「班傑明‧富蘭克林( Benjamin Franklin)」姓氏「Franklin」之音譯,明顯不同。他們從未對外宣稱,與「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有任何關係,「富蘭德林」並不會造成消費者的混淆誤認。拒絕「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之要求。

因此,於2015年,「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即向智慧財產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主張「富蘭德林」二公司,是為了攀附其商譽,而刻意採用「富蘭德林」此一高度近似的公司名稱及商標,藉此混淆消費者,使消費者誤認「富蘭德林」二公司是其關係企業,而侵害其「富蘭克林」商標權,而請求法院命其停止相關之使用。

二、 「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的要求是否有理由呢?

在台灣,商標權人所享有的權利,原則上只能夠排除他人使用近似、有致混淆誤認之虞之「商標」,而無法阻止他人使用相同或近似之文字,作為「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之使用。但是商標若經由大量之行銷、宣傳,成為「著名商標」時,商標法則擴大其保護範圍,賦予排除他人使用於「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之權利。另一方面,也賦予其排除近似之商標,使用於非類似商品之權利。

由於「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擁有在先註冊之「富蘭克林」商標,可以主張「富蘭德林」商標屬近似商標,有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故侵害其商標權。同時,亦可主張「富蘭克林」商標多年來在我國廣泛行銷,已經在「基金投資」相關服務成為著名商標,有權排除「富蘭德林」二公司,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公司名稱之特取部分。

商標法第68條第3款規定:「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或服務,『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之商標』,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者」,為侵害商標權。因此,若經法院確認,「富蘭德林」商標與「富蘭克林」商標近似,有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則「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有權排除「富蘭德林」商標之使用。

其次,商標法第70條第2款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視為侵害商標權。其中,該法條之用語「『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與商標法第68條第3款規定之用語「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之商標」,明顯有所不同。從文意解釋來觀察,商標法第68條第3款之規定,似乎有意與商標法第70條第2款之規定區別,將該條侵權之範圍,限縮在「相同」於著名商標之「公司名稱」或其他名稱。而本案中被告之公司名稱特取部分為「富蘭德林」,與原告所擁有之商標「富蘭克林」,有「德」、「克」之區別,並非完全相同,究竟是否構成商標法第70條第2款之侵權態樣,即有爭議。

參考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商標法逐條釋義」之解釋,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所稱著名商標中的『文字』,係指與著名商標中足於引起消費者注意並藉以與他人商品或服務相區別的文字『相同』者而言。參酌第1款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標之用語,本款既為視為侵害之擬制規定,解釋上自不宜任意擴大著名商標中的『文字』及於所謂『近似』之判斷範圍。但依社會一般通念,其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者,或作為特取部分的一部分使用時,仍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因此,依照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之解釋,商標法第70條第2款的「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原則上指的應該是相同的文字,例外及於雖不相同,但「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或「作為特取部分的一部分」之情形。

三、  本案中,「富蘭克林」與「富蘭德林」當然並非相同,但是究竟是不是「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之情形呢?

智慧財產法院第一審判決指出,「觀諸『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二者間,雖有『德』與『克』之差異,但『德』與『克』均有『ㄜ』之尾音,加以其他『富』、『蘭』、『林』三字均相同,故『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會使人認為只是音譯之別,其二者予人識別之主要概念實質上相同。……..仍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而認為「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只是音譯之別,實質相同。

智慧財產法院第二審判決,基本上採取與第一審相同之見解,但是進一步分別從「外觀」、「讀音」、「觀念」不同面向分析,認為「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外觀「高度近似,甚至實質相同」,讀音「實難輕易區辨富蘭德林與富蘭克林之異同」,觀念均「予人之整體來自同一翻譯文字之印象」,認定「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公司名稱。

從智慧財產法院一、二審的判決內容可知,法院認為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所規定的「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並不限於完全相同的文字,若「只是音譯之別,其二者予人識別之主要概念實質上相同」,或「外觀高度近似,甚至實質相同」,「實難輕易區辨異同」,「來自同一翻譯文字」,均可能認定為「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此一標準與「商標法逐條釋義」中所採「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是類似的概念。

從以上判決實務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著名商標」不但能排除他人使用完全「相同」的文字,作為「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對於並非完全「相同」的文字,但是高度近似,足以認定為「實質相同」者,亦得排除之。

至於,「富蘭德林」與「富蘭克林」究竟算不算實質相同呢?筆者認為,「Benjamin Franklin」在台灣,已然成為知名度非常高的美國歷史人物,他的中譯姓氏均採用「富蘭克林」,僅非常少數使用「弗蘭克林」或「佛蘭克林」,經過長期的共同使用,幾乎已經約定俗成定於一尊。會將「富蘭德林」認為是「Franklin」中譯音的,應該是少之又少吧!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博仲安裝之太陽能板供應電量佔本所總電量約 18%

本所上週末完成安裝 23 坪(約 76 平方公尺) 之太陽能板,相關單位確認沒有問題後,預計本月可以開始發電。順利的話,一年發電量可達一萬三千多度 。

根據本所綠辦公室團隊計算,這電量可以供應約 18% 本所電量需求。除了減少我們使用不環保的電力來源之外,同時也減少本所碳足跡。而週末用不到的電將會賣給國家電網以及人民使用,至於實際發電能力當然要視天氣狀況而訂。

您以後使用的電力也許是博仲屋頂發的電!希望未來有更多企業跟博仲一樣安裝太陽能板,為了自己好也為台灣好。本所 2017 年將透過安裝太陽能板來實現 1% 回饋地球的承諾

外國公司什麼時候必須在台灣設立分支機構-營業(一)

公司法相關規定

我國公司法第371條規定:「外國公司……非經認許,並辦理分公司登記者,不得在中華民國境內營業」,同法第386條規定:「外國公司因無意在中華民國境內設立分公司營業,未經申請認許而派其代表人在中華民國境內為業務上之法律行為時,應……申請主管機關備案」,次處所謂的「申請主管機關備案」,亦即申請設立「辦事處」之意。因此,如果一個外國公司想要在我國境內營業,必須先在我國設立分公司;但是,若其並無意在中華民國境內設立分公司營業,但有需要派其代表人在我國境內為業務上之法律行為時,仍應先申請在我國設立辦事處之後,才可以在我國為業務上的法律行為。

根據公司法第377條,外國公司準用公司法第19條之規定:「未經設立登記,不得以公司名義經營業務或為其他法律行為。違反前項規定者,行為人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五萬元以下罰金,並自負民事責任……並由主管機關禁止其使用公司名稱」。則,如果一個外國公司未依法在我國先設立登記分公司,就逕以該外國公司之名義在我國營業,或未依法在我國先設立辦事處,就派人在我國為業務上之法律行為時,就會違反公司法第19條,該違法行為之自然人,不僅需要自己負擔該營業或業務上法律行為之民事上法律責任,甚至還會受到刑事的罪責處分。因此,外國公司若未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就在台灣營業,或為業務上之法律行為,其後果可謂十分嚴重。然而,究竟什麼是「營業」?什麼又是「業務上的法律行為」呢?

台灣高等法院曾有判決說明:「由上開公司法第三百七十一條、第三百八十六條之規定可知,條文已明確禁止未經我國認許及辦理分公司登記之外國公司,不得在我國境內『營業』;無意在我國設立分公司『營業』之外國公司,可報明法定事項申請主管機關備案派其代表人為『業務上之法律行為』……未備案者不得設立『代表人辦事處』。對『營業』『業務上之法律行為』,已有不同層次之區隔甚明」(台灣高等法院92上易2625 刑事判決)。該高等法院之判決認為外國公司在我國可能進行的「營業」與「業務上之法律行為」,係位於兩個不同的層次的行為,「營業」係層次較高,較為繁複的商業行為,而「業務上之法律行為」只是層次較低,因為某種特定目的,偶而為之的商業行為。

以下分別就這兩個不同層次的「營業」與「業務上之法律行為」,透過台灣法院的幾個實際判決案例分析,提供外國公司在台灣進行商業行為時之參考。

營業(經營業務)

一、實務上判斷原則

觀察我國法院對於公司法第19、371、386條之相關判決,可以歸納出實務上,法院對於「營業」的定義,有以下幾個判斷因素,應綜合審酌之。

  1. 整體觀察原則
    首先所謂營業,應從該商業行為之整體而觀,而不能單從契約簽約地點,做為其是否係在我國為營業行為之認定,而應該觀察其整體的商業行為,綜合判斷之。
  2. 與公司業務項目相關
    所謂營業,必須與該外國公司預定經營之營業項目有關。
  3. 持續性
    所謂營業,應為經常性之社會活動,並以反覆執行同種類之行為為其主要目的者而言。
  4. 固定性
    營業除了要有上述繼續反覆實施追求之持續性外,並且應有固定性。而此固定性,主要應係指有固定的營業模式與場所。
  5. 僱用員工
    如果外國公司在我國雇用員工,從事商業行為,顯然其進行之商業行為有一定之持續性與固定性,因此是一個重要的參考因素。

二、台灣高等法院92上易2625 刑事判決

香港A公司在香港從事商業授權業務,被告甲為香港A公司之負責人。A公司並未在台灣設立分公司,但被告甲以香港A公司名義,在一家台灣B公司位於台北市之辦公室內辦公,並雇用員工,在台灣從事卡通人物造型之著作權授權業務,並在各類商業雜誌刊登廣告、舉辦授權造型發表會,及透過其員工推展招商業務,陸續招攬台灣廠商簽訂授權合約,並由員工負責前開台灣廠商造型樣品及圖稿轉送、售後服務及電話聯絡事宜。

雖然本件被告甲主張,香港A公司授權契約之簽約、履行義務均非在台灣進行,而係在香港或日本為之,但高等法院首先指出,所謂之營業,應從該商業行為之整體而觀,不能單從契約最後簽訂完成地點,做為其是否係在我國為營業行為之認定;高院並繼續指出「關於是否經營業務,舉凡在我國之業務接洽、討論、聯繫、議價、價金支付、匯款、售後服務等均應一體觀之」,亦即必須由各個方面整體地觀察,而不能以單一的因素來判斷。

高院判決認定,香港A公司未在台灣設立分公司,即在台灣雇用員工,員工名片地址皆與台灣B公司辦公室地址相同(顯然在台灣設有固定營業場所);而香港A公司為何要有那麼多人(員工)持香港A公司之名片對外接洽,足見其業務量頗大,且香港A公司確有在台灣招攬客戶簽訂授權合約,每年之授權金從新台幣十餘萬元至數百萬元不等之事實。因此綜合整體地觀察,一個於我國未設立分公司之外國公司,其竟可僱請那麼多人作其手足擴充活動能力,各種作業、聯繫、價金支付均是在我國完成,若只因其該等行為之簽訂契約完成地點係在香港,即謂其不是在我國營業,並無道理。因此本件高院判決認定,顯然香港A公司在我國之該等行為要屬營業無疑。

在本案中,高等法院首先樹立了整體觀察原則,繼而具體指出「舉凡在我國之業務接洽、討論、聯繫、議價、價金支付、匯款、售後服務等均應一體觀之」,可謂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參考判決。本案中,香港A公司在台灣固定使用台灣B公司之辦公室做為固定的辦公場所,又雇用台灣員工,持續反覆執行同種類香港A公司營業項目中之授權商業行為,可謂均已符合前述各項成立「營業」行為之判斷因素,因而構成營業,應該無疑。

三、台中地方法院102金訴字6 刑事判決

英商C投資暨風險管理有限公司(”英商C公司”)未在台灣辦理分公司設立登記,亦未依法經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金管會”)為經營期貨經理事業及其他期貨服務事業之許可。被告乙承租位於臺中市之房屋,作為英商C公司之辦公處所,並以英商C公司名義在台灣招攬客戶,從事招攬期貨交易人從事期貨交易,以接受委託書並收取佣金或手續費等方式,代客戶操作外匯保證金交易之業務,並負責提供外匯買賣之分析及諮詢。

台中地方法院認定,經營期貨信託事業、期貨經理事業、期貨顧問事業或其他期貨服務事業,須經主管機關之許可並發給許可證照,始得營業(期貨交易法第82條)。英商C公司既未經金管會許可,並取得執照,被告乙即在台灣以英商C公司名義從事招攬期貨交易人從事期貨交易,違反前述期貨交易法之規定;而其未在我國設立分公司,即租賃辦公室,做為固定營業據點,從事其預訂之期貨交易事業,又係違反公司法第19條之規定。

經營期貨、證券投資信託及顧問……等相關事業,均須先經金管會之許可並發給證照後,方得營業(期貨交易法、證券投資信託及顧問法);任何人非經稱金管會之核准或申報生效後,亦不得在中華民國境內從事或代理募集、銷售、投資顧問境外基金之業務(境外基金管理辦法)。外國公司未設立分公司,且未經金管會許可或核准,即在我國境內從事期貨、證券投資信託及顧問相關事業,或銷售境外基金……等,為目前在我國實務上,外國公司違反公司法第19條的最多案例之一種類型。

本案中,期貨與外匯保證金交易業務為英商C公司之營業項目,被告乙明知英商C公司並未在台灣設立分公司,卻以英商C公司名義在我國租賃辦公室,持續經營需要經過金管會許可核准之業務行為,其行為應該已經構成為營業,而違反公司法第19條之規定。

四、高院 104 上字1036 民事判決

香港D公司未在我國設立分公司,被告丙為香港D公司之董事,其以香港D公司計劃增資取得中國E公司之股份,而成為控股公司之理由,在我國募股,出售香港D公司增資後之股票。

台灣高等法院判決認為,首先公司法第266條以下關於增資發行新股之規定,乃對於在我國已登記公司及經認許之外國公司,申請在我國發行增資後新股時,才有適用。若是外國公司在其所屬登記國,增資後發行新股,則非上開規定所規範之對象。再者,香港D公司在我國僅係招攬台灣之投資人,投資取得其增資後在香港發行之新股,而成為香港D公司之增資股東,而並非在我國從事營業行為。

若由整體觀察原則來檢視,首先公司增資發行新股,性質上並非在經營其公司業務,因此本件香港D公司發行新股,並非營業行為;既然如此,應該無須再檢視其行為是否有持續性、固定性等因素,而即可以判斷其並非營業。

以上討論了我國法院實務上對於所謂「營業」之判斷原則,後續在外國公司什麼時候必須在台灣設立分支機構-從事業務上法律行為(二)乙文中,將再繼續討論實務上就「業務上法律行為」之見解。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台灣公司法規事宜,請聯絡陳慧玲律師,電子郵件為hchen@winklerpartners.com,或電話+886 223112345 分機555。

一例一休上路後之新修正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

2016年底,為落實勞工周休二日及保障勞工享有特別休假之權利,立法院對於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進行了爭議性的修正。惟新法上路後,各行各業無不覺窒礙難行,深怕一不小心便已觸法。雖勞動部於2017年3月份即預告將配合上開修法及常見實務問題,進行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下稱「施行細則」)的修正,然眾人引頸期盼之施行細則歷經數月,始於2017年6月發布施行。

簡要說明本次修正部分及現行實務如下:

一、休息日工作時間明訂為延長工作時間

配合勞基法新增休息日之規定,明定休息日工作時間亦為延長工作時間。

二、工資明細之內容及提供方式

明定工資各項目計算方式明細,應包括勞雇雙方議定之工資總額、工資各項目之給付金額、依法令規定或勞雇雙方約定,得扣除項目之金額、實際發給之金額。而當雇主須提供明細時,得提供紙本、電子資料傳輸方式或其他勞工可隨時取得及得列印之資料。

三、有關出勤紀錄之型態

為明確雇主如何記載出勤記錄始符合法規,施行細則例示簽到簿、出勤卡、刷卡機、門禁卡、生物特徵辨識系統、電腦出勤紀錄系統等,皆可作為可資覈實記載出勤時間工具所為之紀錄,以供勞資雙方遵循。

四、放寬特別休假之行使期間

雖然勞工計算特別休假之工作年資,係自受僱日起算,惟特別休假之行使期間,放寬得由勞資雙方協商,選擇週年制、歷年制、學年制,會計年度制,甚或由勞資雙方特別約定之年度。

此外,明定雇主告知員工排定特別休假之期間,係勞工符合特別休假條件之日起三十日內為之。

五、未休畢特別休假之工資結算與給付

關於勞工於年度終結或契約終止時,未休畢特別休假之工資結算標準,明定計算基準是以勞工的未休畢休假天數乘以一日工資計發。所謂一日工資,為年度終結或契約終止前一日之正常工作時間所得之工資。如果是計月的情況下,則以年度終結或契約終止前最近一個月正常工作時間所得之工資除以三十所得之金額為一日工資。

雇主給付期限,可以是工資給付日或年度終結三十日內發給。而契約終止時,就應立即結清。

雇主也應將勞工每年特別休假之期日及未休之日數所發給之工資數額,記載於勞工工資清冊,並於每年發給結算工資之期限前,將其內容以書面(即紙本、電子資料傳輸方式或其他勞工可隨時取得及得列印之資料)通知勞工。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勞動法規相關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8307。

營業秘密法修法方向

本所透過參與今年度之營業秘密法修法公聽會,瞭解此次營業秘密法的修正係由智慧財產局主導,而討論的修法議題包含增訂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得作為訴訟主體、外國人互惠原則修正。以下就主要的修法內容及方向作一簡述,供各界參考。

外國法人之自訴權與互惠原則

外國法人如未經我國認許,依我國相關法令,無法取得相同於我國法人之法人資格,故而不得提起營業秘密訴訟之告訴及自訴。然而,在跨國公司普遍的當代,將會減低其等來我國投資的意願。因此,此次修正將增訂未經認許的外國法人在我國亦得做為營業秘密訴訟中的訴訟主體。

此外,現行營業秘密法第15條規定,對於外國人營業秘密保護的互惠原則,其條約規定僅屬雙邊條約、協定,但實際上仍可能包含多邊條約或協定,故此次修正,將條文內容予以修正,以更加符合現狀。

偵查中的閱覽限制仍待討論

關於增訂偵查程序中營業秘密資料之閱覽限制,當日學界、實務界對於應由法官(未來案件審理程序中的裁量者)還是檢察官(未來案件審理程序中的一方當事人)擁有核發閱覽限制之權限,未有統一的修法方向,因此,仍待各界表示意見,進一步的討論。

決定判決公開之內容與不公平競爭修法

除了上述的修法議題外,與會人士還討論到涉及營業秘密之判決,是否可以增訂讓雙方當事人對於判決內容如何公開及遮蔽有表達意見的程序。另外,就公平交易法修正前第19條第5款關於以不公平競爭行為獲取營業秘密,是否要再重新納入公平交易法規範,也有與會人士在此次公聽會中提出討論。

此次的修法方向,將帶給外國企業更多捍衛自身營業秘密的管道,以及降低訴訟程序中營業秘密遭洩漏的風險,提高我國對於營業秘密保護的密度。惟此次的營業秘密法修正草案,仍未經行政院進行討論,因此上述公聽會所討論的議題,是否能實際成為未來修法的條文,以落實營業秘密的保護,仍有待吾人進一步觀察。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台灣營業秘密保護或智慧財產法規事宜,請聯絡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為cchen@winklerpartners.com,或電話+886 223112345 分機307。

博仲獲得B型企業認證

博仲法律事務所是台灣第一家由台灣和外國律師合夥成立之法律事務所,於2017年2月成為亞洲第一家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法律事務所。根據B Lab (管理B型企業認證的非營利單位)官方網站的資料,本所是台灣第17家 (共18家)獲認證之企業單位,及全球第37家獲認證之法律事務所。

B型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是營利組織,其經營宗旨強調永續經營及利益共享,讓員工、當地社會甚至大自然一起享受公司所產出的成果。同時B型企業精神要求公司採取比一般公司更透明與更負責任的態度。目前有美國30州、義大利及英國公司法准許設立B型企業,而其他國家只能申請B型企業認證。

認證問卷包含環境(Environment)、員工(Workers)、客戶(Customers)、社群(Community)以及治理(Governance)等題目。在評估完這些題目後,再加總得分,本所得到98分。通過認證的最低標準是80分。

就各題目來看,本所在環境(Environment)上的評分算高,包含本所努力降低用電與用水、資源回收計畫、以及屋頂花園等。在員工(Workers)的部分,我們的薪資與福利、多元化及工作環境都獲得高分。本所在社群(Community)方面的高評分,表示我們對社群的承諾(包含1% for the Planet會員、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會員等)也獲得B Lab的肯定。

如果您想了解本所對員工、客戶以及社群的承諾,請至我們B Corp官網個人頁面。更多關於B Lab及B型企業請看此網頁。關於本所的B型企業認證,請聯絡博仲公共關係部門,電子郵件為 jhill@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2) 2311 2345 分機 535。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