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新通用頂級域名爭議解決新機制

隨著新通用頂級網域名稱(New generic Top Level Domain Names,下稱:新通用頂級域名)即將現在網際網路世界,域名最末段的字串將不再只是com、.net、.gov等既有的原通用頂級域名,更可能會出現:.游戏、.app、.book、.商城、.食品、.公司等新通用頂級域名。

隨著網域名稱變化日趨複雜,商標權人必將面臨更為複雜的域名搶註的問題(Cyber-Squatting)。如何能夠有更為快速、完善的域名爭議解決機制,成為新通用頂級域名時代的重要課題。為此「網際網路名稱與號碼指配組織」(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 以下稱:ICANN)除了開放新通用頂級域名的註冊外,同時設立了「商標信息交換機構」及「統一快速暫停系統」(Uniform Rapid Suspension System, 通稱“URS”),以作為解決惡意註冊域名問題更有效的紛爭解決機制,來保障商標權人的權益(關於商標信息交換機構介紹,請點閱此處)。

統一快速暫停系統(Uniform Rapid Suspension System, 通稱“URS”)

-背景

URS是ICANN為了因應新通用頂級域名施行的新措施,同樣用來保障商標權人免於網路搶註的侵犯,但企求成為補充現行原有的「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機制(Uniform Domain Name Disputed Resolution Policy,以下稱:“UDRP”,有關UDRP之介紹,請參閱此處),而更為快速、經濟的網域名稱爭議解決機制。一旦新通用頂級域名上路後,若他人在新通用頂級域名下註冊的域名侵犯商標權時,便可透過URS請求暫停該域名之使用。然而在2013年1月1日以前已生效的原通用頂級域名下的域名,並不適用URS,而仍應回歸UDRP處理之。

商標權人如欲主張域名傷害商標權而應予暫停者,應向URS的域名爭議解決機構提起投訴。根據ICANN所發布的最新消息,接受投訴的機構有亞洲域名爭議解決中心(Asian Domain Name Dispute Resolution Centre)及美國國家仲裁協會(National Arbitration Forum)。URS的爭議處理機制完全採獨任審查員方式進行。

投訴書均應以電子檔案形式提出。投訴費用為美金375元起,依爭議域名數量計費。此費用較UDRP之投訴費(美金1,300元起)為低。相對於現行UDRP中投訴費用原則上完全由投訴人負擔,在URS案件中,若投訴人一次對同一個被投訴人投訴15個以上爭議域名者,則採取敗訴方付費制度。亦即被投訴人在此類案件提出答辯時,必須同時繳納答辯費(金額不超過投訴人所繳納的投訴費),而勝訴的一方將可取得該答辯費用。若被投訴人未繳納應繳之費用,其答辯將被視為從未提出。

-案件處理時程

URS作為比現行UDRP更為經濟快速的爭議處理程序,其案件處理時程,約莫為收受投訴後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作出裁決。同時須特別注意的是,因URS強調爭議迅速解決的本質,故若投訴人的投訴有任何不符合形式要件者(如未繳納費用、未依規定格式提出投訴書等),都將被直接駁回而無補正的機會。只要投訴人未被認定係濫用此投訴機制者,URS並未限制投訴人不得再行提起投訴。

-程序的語言

URS的投訴書應以英文提出,被投訴人則可以選擇以英文答辯或以自己註冊地址所在地的通用語言為答辯。審查員則有全權得以決定以何種語言撰寫裁決書。

-投訴人必須證明的三個要件

投訴人若欲取得有利於己的裁決,則必須證明以下三個要件:

  1. 爭議域名與受保護的文字標識相同或混淆性相似。若該文字標示是有效註冊的商標,則必須提出使用證明。若使用證明曾經由商標信息交換機構確認過者,得提交一份聲明及一份目前用於商業用途的樣本即可。
  2. 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不享有合法權益。
  3. 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的註冊和使用具有惡意。

這三個要件與現行UDRP的三個要件大致相同,其中特別新增投訴人若是依據已註冊的商標提出投訴者,則必須提出使用證據的要求。

在舉證責任方面,投訴人必須舉證證明上列三個要件均成立。然而URS是比現行UDRP更為快速的域名爭議解決機制,因此投訴人負有比在UDRP程序中,更高的舉證責任。現行UDRP要求投訴人舉證到「證據優勢」(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的程度即足,亦即依據投訴人所提出的證據可以證明投訴人所主張的事實為真的可能性大於非真實的可能性即可;但URS則要求投訴人必須舉出「清晰可信」的證據才足夠(clear and convincing evidence)。

同時URS特別指明為獲利而買賣域名及為投資目的而大量持有域名,只要不是主要為了高價出售給商標權人或其競爭對手,並不當然屬於惡意註冊;使用爭議域名是否屬於惡意,審查員仍必須依案件具體事證判斷。若依案件事證判斷關於被投訴人是否惡意註冊、使用爭議域名,仍存有未臻明確的爭點時,審查員即應駁回投訴人之投訴。

-救濟內容

投訴人透過URS僅能請求暫停被投訴人使用爭議域名,而不能請求將爭議域名轉讓給投訴人或註銷之。一旦審查員決定暫停該爭議域名,被投訴人對該爭議域名的使用權限將立即遭到暫停至該域名註冊期限到期為止,遭暫停的域名將連結至爭議解決機構統一製作的網頁,並顯示該域名已遭URS暫停之事實。投訴人可以在遭暫停的域名到期後,再另行付費延長一年的暫停期間。

-上訴程序

URS相較於UDRP更新增了上訴程序的規定,任何在URS第一次爭議解決程序中敗訴的一方,都可以在URS裁決後的14天內,提起上訴。上訴程序的規則及程序規定則由爭議解決機構進一步制定(美國國家仲裁協會發布的相關補充規則,請參見此處)。

-禁止濫用投訴

正因為URS是比現行UDRP更為快速、便宜的投訴程序,故有進一步禁止濫用投訴的必要。URS明文規定意圖妨礙他人商業營運、增加他人商業成本等不當投訴、提出不受任何現行法律或URS保障的主張、或缺乏證據支持的爭點,都可以被審查員認定為濫用投訴。重大虛偽不實的陳述也在URS禁止之列。若投訴人被發現已第二次濫用投訴或第一次被發現有重大虛偽不實陳述,自發現時起投訴人一年內不得提出任何URS投訴。若投訴人第二次被發現為重大虛偽不實陳述,投訴人將永久不得提出URS投訴。

商標權人應如何選擇爭議解決機制

首先商標權人仍應先確定爭議域名的通用頂級域名為2013年1月1日以後生效的新通用頂級域名,方可選擇URS。再者,商標權人若希望取得爭議域名所有權者,則必須選擇現行UDRP尋求救濟。但若商標權人面對的是大量惡意註冊,卻又不想取得一大批無用的域名時,則可考量以URS尋求救濟,凍結大批惡意註冊的網域,同時亦無需負擔該等域名將來的註冊費用問題。

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英譯

《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於2012年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由司法院會同行政院訂定。該作業辦法第三條除重申刑事訴訟法該條之規定:「檢察官……警察、辯護人……或其他於偵查程序依法執行職務之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有必要者外,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不得公開或揭露……」,同辦法第四條亦規定「偵查不公開之範圍,包括偵查程序及內容均不公開」,惟實務上常有與規定不符情事。

有鑒於偵查程序為刑事訴訟中極為重要之階段,對被告、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及其他利害關係人之權利影響甚大,茲提供博仲法律事務所翻譯部之《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英譯,尚祈各界參考指正。

該作業辦法英譯可由此下載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博仲法律事務所之商標法英譯係依照創用CC — 姓名標示3.0 Unported條款授權使用

《富比士》引述本所合夥人文魯彬感言

博仲合夥人文魯彬律師近日接受《富比世》亞洲版(Forbes Asia)採訪,就環境紀錄片《看見台灣》發表感言,表示該片為台灣日漸生根的環境運動注入了新動力。該篇報導寫道:

在台北長期為外商提供法律顧問諮詢,並為一個本土環境永續團體之創始人文魯彬說:「我認為,這部紀錄片帶來的衝擊是很可觀的,除了令人讚歎的美,還引起更多的省思。這部片子傳達了很重要的一項訊息:這就是台灣,你所看見的環境破壞,就正在這裡發生。」

數十年來,文魯彬始終關注台灣的環境法律議題。2005~2007年,文魯彬受聘擔任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委員。

國際專家呼籲:立即停止漁業誤捕,拯救台灣海域白海豚

《瀕危物種研究》期刊近日刊登了由國際專家團隊所發表的〈東台灣海峽漁業活動對極度瀕危中華白海豚種群之衝擊〉,該篇期刊文章將本所合夥律師文魯彬列為共同作者。該專家團隊的成員來自加拿大、紐西蘭、香港、台灣等地,文章內容為東台灣海峽白海豚技術顧問工作小組 (Eastern Taiwan Strait Sousa Technical Advisory Working Group,簡稱ETSSTAWG)所主辦的研習工作坊的成果。ETSSTAWG由多國科學家所組成,這些科學家投身於保護世界上極度瀕危的一個鯨豚族群,並以科學為依據提供建言。博仲法律事務所及台灣數個非政府組織與政府機構,均十分支持該研習工作坊,以及ETSSTAWG在台灣之田野研究。

該文章在結尾中提到,要確保東台灣海峽的極度瀕危中華白海豚次族群(個體數少於100)能夠復育:

必須將人為因素所導致的死亡率降低至每七年少於一個個體。對這些白海豚來說,漁業誤捕是最嚴重的威脅,需要盡快革除,才能避免遭滅絕。短期而言,阻止三層刺網及其他流刺網的使用,並防止拖網穿過白海豚棲息地,是保護東台灣海峽白海豚最有效的唯一措施。

該篇期刊文章可於此處下載

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世界上最常用之域名爭議解決機制

網域名稱(下稱:域名)具有在虛擬的網路世界反映企業商標、商譽的功能,自然也會成為他人仿襲攀附的對象,特別是域名搶註的問題(Cyber-Squatting)。在現行的通用頂級域名領域中(如.com、.gov等),如果有他人惡意註冊、使用與商標權人的文字商標相似的域名時,受影響的商標權人可以依據「網際網路名稱與號碼指配組織」(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 以下稱:ICANN)發布的「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Uniform Domain Name Disputed Resolution Policy, 以下稱:“UDRP”),向域名爭議解決機構提起投訴,以註銷或取得該域名。雖然大多數的國家頂級域名(country code Top Level Domain Names,如我國的.tw),各自有獨立不同的域名爭議解決機制,然而目前UDRP仍是世界上最常被用來處理域名爭議的紛爭解決機制。

隨著網路世界的發展,今年底起網域名稱字尾的「.com」、「.gov」(也就是「頂級域名」),將開始出現「.游戏」、「.app」等不同的字尾,這些新的字尾被稱為新通用頂級網域名稱(New generic Top Level Domain Names,下稱:新通用頂級域名)。在新通用頂級域名出現之後,商標權人雖然有其他新的管道來處理域名爭議問題(如「統一快速暫停系統」),商標權人面對他人濫行註冊的各種域名時,仍可透過UDRP來處理域名搶註、域名爭議的問題。因此,為保護自己的商標權在網路世界不受侵犯,商標權人應對此一世界上最常用之網域名稱紛爭解決機制有所認識。

至於註冊在.tw或.jp等國家頂級域名底下的域名則另外適用其他爭議解決機制,礙於篇幅,則不在本次介紹的範圍(如註冊在.tw底下的域名爭議,則依「財團法人台灣網路資訊中心網域名稱爭議處理辦法」處理)。

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Uniform Domain Name Disputed Resolution Policy)

-背景

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自1999年ICANN核准實施迄今已有十多年的歷史,目前適用於註冊在通用頂級域名(如.com、.net、.org)底下的域名,也適用在註冊於少數國家頂級域名(如.nu、.tv、.ws、.co),下的域名。新通用頂級域名上路後,UDRP也將繼續適用在新通用頂級域名下的各個域名。

商標權人如欲主張域名侵犯商標權而應予註銷或轉讓給商標權人者,依據UDRP規定應向域名爭議解決機構提起投訴。目前接受UDRP爭議投訴的機構有: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仲裁與調解中心(WIPO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Center)、亞洲域名爭議解決中心(Asian Domain Name Dispute Resolution Centre)、美國國家仲裁協會(National Arbitration Forum)及捷克仲裁法院網路爭議仲裁中心(The Czech Arbitration Court Arbitration Center for Internet Disputes)。投訴人的投訴將由上列各個域名爭議機構交由具處理域名爭議專長的獨任行政專家組裁決投訴是否成立,投訴人亦可選擇交由三人專家組進行裁決。

投訴書均應以電子檔案形式提出。投訴費用為美金1,300元起,依各爭議解決機構、一次投訴的域名數量、選擇一人或三人專家裁決不同,以決定具體投訴費用之金額。

-案件處理時程

以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仲裁與調解中心運作為例,從投訴人遞交投訴書起,至收到專家組裁決為止,若無其他程序應補正事項,或案件事實並非特別複雜者,大約歷時2至3個月左右。

-爭議程序中使用的語言

依據統一域名爭議解決政策規則(Rules for Uniform Domain Name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規定,爭議程序的語言原則上為爭議域名註冊協議所使用的語言,然而審查的專家也可以參考案件相關事實,裁決使用投訴人或被投訴人所請求使用的語言。例如,註冊協議為中文,然而證據顯示被投訴人顯然具有理解英文的能力時,專家可裁決爭議程序以英文進行。

-投訴人必須證明的三個要件

投訴人若欲取得有利於己的裁決,則必須舉證證明以下三個要件:

  1. 被投訴人的爭議域名與投訴人享有權利的商品商標或服務商標相同或混淆性相似。
  2. 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不享有權利或合法利益。
  3. 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的註冊和使用具有惡意。

-第一個要件:域名與商標文字相同或混淆性相似

在判斷第一個要件時,僅是單純比較爭議域名字串與商標文字是否相同或相似。如果爭議域名整體以投訴人的商標文字為主要識別部分,原則上即屬混淆性相似。爭議域名如有蓄意錯拼投訴人的商標文字、或在商標文字外包含其他不具有識別性的描述性或通用性文字(如:best、shop等),通常仍被認為屬於混淆性相似。縱使是加上.com、.net、.org等原頂級通用域名,也不會被認為足以排除爭議域名與商標間使人混淆的事實。

-第二個要件: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沒有權利或合法利益

在判斷第二個要件時,因為被投訴人對於爭議域名是否享有權利或合法利益,通常對投訴人而言是難以證明,而為被投訴人最清楚知悉。因此,通常只要投訴人能夠提出一定的初步證據(prima facie case)顯示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不享有權利或合法利益,此時專家組就會認定被投訴人負有提出證據的義務(burden of production),來支持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具有權利或合法利益。

投訴人可以提出的初步證據包含商標註冊證明文件,並主張被投訴人與投訴人之間並未存在任何從屬、認可、授權、背書或經銷的關係、也從未授權被投訴人得以使用商標文字來註冊域名。

投訴人也可以提出初步證據或說明,主張被投訴人使用爭議域名並非善意提供商品或服務(例如:爭議域名被用來作詐騙網站之用)、被投訴人不可能因為爭議域名而廣為人知(例如:被投訴人的姓名或網頁上自稱的名號與爭議域名毫無關連)、或被投訴人使用爭議域名屬商業性使用,或者顯然係為了誤導消費者而設立的。投訴人若能舉出上開各項證據或主張,專家組通常會認定投訴人已經提出了足夠的初步證據,而提出證據的責任應轉移到被投訴人方。

UDRP第4條(c)項則規定了三種被投訴人可以證實被投訴人對爭議域名享有權利或合法利益的方法:

  1. 被投訴人在接到有關爭議通知之前,被投訴人已經或可以證明準備在善意提供商品或服務中使用爭議域名或與爭議域名相對應的名稱。
  2. 被投訴人(作為個人、企業或其他組織)雖未獲得商品商標或服務商標,但已因爭議域名而廣為人知。
  3. 被投訴人對於爭議域名的使用屬於合法的非商業性使用或合理使用,無意為謀取商業利益而以誤導的方式轉移消費者的注意力或損害爭議商品商標或服務商標的聲譽。

被投訴人可能主張自己是受授權使用商標文字之人,又或者是合法銷售商標權人的商品。然而被投訴人必須提出相關授權證明文件或合法銷售的資料。甚且縱使被投訴人係經合法授權的銷售人,被投訴人必須有確實販賣該商品的事實,也必須僅販售該商標的商品,否則無異以商標文字誘導消費者購買其他商品。

因此,被投訴人必須在網頁上清楚地標示其網站與投訴人間之關係;最後被投訴人也不應該大量註冊與商標文字相同或相似的域名,導致商標權人無法在網際網路世界中,妥善地呈現自己的商標。否則縱使被投訴人與投訴人間具有合法的授權或銷售關係,被投訴人仍可能被認定對爭議域名欠缺權利或合法利益。

-第三個要件:被投訴人惡意註冊及使用爭議域名

UDRP提供了幾個例示,說明被投訴人可以被認定為惡意註冊、使用爭議域名的情況,例如:被投訴人註冊爭議域名目的是為了出售給商標權人或其競爭對手來獲取利益、為了阻止商標權人註冊與其商標相對應的域名、為了破壞競爭對手的業務、或者故意混淆網路使用者誤認被投訴人的域名或網頁與投訴人商標間具有一定的授權、從屬、贊助或任何業務關係,以謀取商業利益。

投訴人要證明被投訴人係惡意註冊,可以從投訴人本身商標的知名程度、被投訴人是否明知或可得而知投訴人商標、被投訴人註冊的域名本身顯然攀附投訴人商標聲譽、被投訴人大量註冊與同一商標相同或相似的網域名稱等方向舉證,並形塑其主張。同時,若被投訴人的網頁上甚至直接使用投訴人的商標,或者刻意捏造自己就是投訴人所授權經營網頁的形象,也都可能被專家組認定為被投訴人惡意註冊爭議域名的證據。

投訴人要證明被投訴人惡意使用爭議域名,最常見也比較容易證明的方式,是提出資料證明被投訴人使用爭議域名的方法,是為了製造被投訴人與投訴人商標間具有一定關係的假象,來銷售自己的服務或商品。若網頁內容明顯涉及網路釣魚,用來騙取網路使用者的資料者,更屬於惡意使用爭議域名的情況。

-救濟內容

UDRP提供商標權人透過投訴可以請求專家組裁決將爭議域名註銷或轉讓給投訴人。一旦專家組裁決爭議域名註銷或轉讓給投訴人後,被投訴人可在十個工作天向有管轄權的法院(通常是受理註冊機構(Registrar)所在地的法院或被投訴人註冊域名時註冊地址的管轄法院)提起訴訟並通知爭議解決機構,否則受理註冊機構將直接執行專家組裁決。

博仲再度榮獲Legal 500 Asia Pacific列為保險領域最優等事務所

博仲法律事務所連續第二年榮獲《Legal 500 Asia Pacific》推薦為「保險」領域之最優等事務所。在合夥人陳慧玲律師帶領下,本所主要保險業務領域包括董監事責任保險、再保險等,並專長於仲裁方式之保險爭議處理。

此外,本所合夥人譚璧德(Peter Dernbach)亦因其卓越表現,而在「智慧財產」領域獲評為傑出律師。

本所今年在「企業及併購」、「勞雇」、「爭議處理」、「智慧財產」、「科技.媒體.電信」各領域,均獲《Legal 500 Asia Pacific》推薦。

《Legal 500》系列出版至今已邁入第26年,為世界最完整且全面之法律引薦指南。該指南每年在全球調查訪問超過25萬名企業法務,並按其評價對各區域及國家之法律事務所進行排名。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英譯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於民國88年制定,其立法宗旨為「保障人民秘密通訊自由不受非法侵害,並確保國家安全,維護社會秩序」,該法並於民國95及96年經過修正。雖然該法在刑事程序及國家安全方面極為重要,但之前並無英譯可供參考。茲將本所翻譯部所譯該法全文提供如下,望各界指正。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英譯全文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博仲法律事務所之商標法英譯係依照創用CC — 姓名標示3.0 Unported條款授權使用

個資法實施一年的案例觀察

眾所矚目的個人資料保護法自2012年10月1 日實施以來,迄今剛滿一年。

這一年來,較為人所知的個資外洩事件,有於2012年11月間,在資源回收場發現遠東國際商銀大批銀行信用卡申辦客戶資料,包括存摺、公司服務證、身分證等影印本資料;另外,在2013年2月間,臺灣Nokia爆發約150萬筆消費者個資遭駭,駭客甚至在網路上公開了其中的17萬筆個資的事件,引起眾人關切。尤其是由於Nokia事件洩漏個資之影響範圍廣大,依據個資法規定,單一事件中每人可求償金額從新台幣(下同)500元至20,000元不等估算,求償金額可能會達到法定單一事件最高總額2億元的上限,因而格外引人注目。針對此兩個事件主管機關雖稱將嚴格調查,惟嗣後並未見有何後續發展,亦未聞有何受害者提出法律訴追之行動。

企業違反個資法之爭訟案件雖尚未見,升斗市民間單獨提起關於違反個資法之訴訟案件,零星倒有一些,本文僅舉數例參考分析。

依據個資法修法前之「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規定,僅有所謂之「八大行業」,亦即醫院、電信、金融、證券、保險、大眾傳播…等業適用該舊法,一般自然人個人並不適用「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因而個人不可能有違反該法之可能。惟今,新的個資法一體適用於全部自然人與法人,個人也因此有不慎即違反個資法,而須負擔民事損害賠償責任,甚至刑事責任的可能。

民事賠償責任

102豐簡字164號判決

2013年6月5日,台中地方法院102豐簡字164號判決中,被告長億康橋管理委員會之現任主委,將原告前任主委、副主委在管委會與社區先前保全公司間民事訴訟中,作證之證詞筆錄,公布於社區布告欄,並載明需要筆錄資料之住戶,可到管理是登記領取。法院認定系爭筆錄上載有原告出生日期、身分證字號、住址等資料,屬原告個人私密事項。本件被告於社區公告欄上張貼公告,雖稱僅是告知社區住戶明白社區與訴外人保全公司間之訴訟情形,然其公告自應注意是否涉及個人隱私部分,如有涉及部分,在未得當事人同意時,即不得任意公告,即或有公告,亦應將涉及隱私部分遮住,讓人無從由公告資料中查知原告二人之個資,被告並未如此為之,卻假藉要全文公告讓社區住戶完全明白訴訟進行情形,將無關訴訟情形之原告二人個資亦全然揭露,其有明顯之侵害原告二人個人隱私甚明,被告所辯公告原告二人個資並無故意或過失,顯不足採信,被告未經同意擅將原告二人之個資公告,因而侵害原告二人之隱私,則原告二人依法請求被告賠償精神蔚藉金為有理由,自應准許。法院判決被告應賠償兩名原告各5,000元。

102訴字559號判決

2013年7月26日,台灣高雄地方法院102訴字559號判決,兩造均為高雄市某社區大廈之住戶。原告等三人分別曾擔任系爭大廈管委會之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及總務委員等職。被告因有違反住戶規約情事遭住戶投訴,經系爭管委會基於職責促其改善,致被告心生不滿,遂指稱管委會代收之大廈車位租金有問題。原告等曾親向及委請社區顧問向被告解釋,均未獲接受,兩造遂生嫌隙。被告嗣向高雄地檢署告訴原告等人涉有侵占、背信等嫌,案經地檢署對原告等人做成不起訴處分確定在案。

惟被告仍不滿意,多次自書聲明稿在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之提案書中,指述原告等人「公然說謊」,及「車位租金給委員吃吃喝喝」等言詞,散發與各住戶,又在其住屋外牆懸掛白布條,書寫抗議字眼謂:「抗議,抗議帳目不清的人當監委,抗議收黑錢的人當主委,抗議勇敢講真話的人被打壓」,以及「帳目不清、收黑錢、密帳私用、A錢、歪哥、貪污」等。被告又在某次區分所有權人會議之提案書中,向大廈住戶揭露原告之一的犯罪前科紀錄。

關於被告之聲明稿部分,本件判決法院認為被告係於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時以提案書方式提出,提出會議中,有遵守法定程序,而「公然說謊」及「車位租金給委員吃吃喝喝」等言詞,整體意思尚在質疑車位資金去向之意思中,用詞雖有不當,但仍屬擔任公共職位之主委,所能透過管道加以澄清原告亦可在會議中澄清,不構成對原告名譽之侵害。

判決又認定被告在白布條或聲明所敘述之用語,諸如:「帳目不清、收黑錢、密帳私用、A 錢、歪哥、貪污」等,均已不只是在質疑原告所管金錢的下落而已,而且已進一步指控原告有該侵占、謀取私利的行為,而其用語是肯定原告有該行為,將使一般人對原告之人格貶抑或產生不信賴,甚至嫌惡感,此種言詞已嚴重損害原告之名譽。被告之言論已不屬誹謗而係公然侮辱,此部分並非對於可受公評之事,善意發表言論,已逾越言論自由保障之界限。

至於被告揭露原告之一的犯罪前科紀錄,雖然個資法第6條敏感性資料之規定暫時尚未實施,法院仍據以認定犯罪前科紀錄為不名譽之紀錄,通常是不欲他人所知悉,以免他人對之有不良之評價,因此屬於個人隱私資料。被告未經原告本人之同意且無任何法律上正當理由加以洩露,顯係出於故意而侵害他人之隱私。但本件判決法院並未適用個資法第19條,關於非公務機關在與公共利益有關時,得以不經當事人同意合法使用他人個資的規定,而係適用刑法第310 條第3 項「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認為「揭露他人犯罪紀錄若與真實相符,且與公共利益有關者,依刑法上並不處罰,民事責任部分,亦應本此意旨判斷,以合理決定言論的界線」。法院認定「被告揭露他人犯罪紀錄予不特定人雖侵害該人之隱私,但因其目的乃在質疑參選該大樓管理委員之原告之一是否適格,此部分涉及全體住戶之公共利益,亦屬候選人參與公共事務所應面對之檢証,而候選人亦可藉競選活動加以澄清,在選民素質較高之情況下,反而會對此種質疑反感,而對於參選者反而有幫助,但無論如何總是讓候選人在自由的言論市場下充分被檢証,以利選民判斷何者為最優之候選人,此種言論不應被認定為妨害名譽,否則將產生寒蟬效應,而有害公益」。

具上述分析認定,本件法院判決被告就懸掛白布條抗議,公然侮辱原告之行為,應賠償原告各15萬元與20萬元不等之精神慰撫金。

刑事責任

台南地方法院102簡字1199號判決

被告因為社區地下停車場使用爭議,於臉書(Facebook)網頁,公開發表告訴人之姓名及住所照片等個人資料,並於網頁中發文誹謗告訴人,法院認定被告犯個人資料保護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之非公務機關未於蒐集特定目的必要範圍內利用個人資料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台北地方法院102審簡字1059號判決

被告與告訴人間,因社區修水塔導致住家漏水事件,被告即以傳真函文公開告訴人個人資料之方式,散布毀損告訴人名譽之文字,法院認定被告所為,係分別犯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第1項之非公務機關未於蒐集特定目的必要範圍內利用個人資料罪,及刑法第310條第2項加重誹謗罪。被告所犯上開二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法院判處被告有期徒刑二月,及易科罰金。

台中地方法院102年易字317號判決

被告與告訴人因為妨害家庭、婚姻及墮胎等案件,互有糾葛爭執,被告因而在Facebook及無名小站內,化名上傳刊登內容為「某某姦人妻女破家庭,令人髮指,其妻也遭人姦淫現世報,臺中地院審理其通姦、墮胎案件中。如有識某某之妻子或家人,請告不才,感恩」,與「某某是個人面獸心,不配當學子們的老師。他在2012年7 月把自己不幸遭加諸在別人身上,罪該萬死,把痛苦轉移給我,害我失去老公的疼愛與信任,還要承受拿掉小孩的痛苦,且事後不聞不問,泯滅人性,希望讓認識他的人看清真面目,免得成為下一受害者」等文字內容,並洩露告訴人之個人資料。

本件法院認定Facebook與無名小站均為不特定多數人得共聞共見之網路平台,而被告所上傳刊登於網站內之上揭文字,均足以毀損告訴人之名譽,犯刑法第310 條第2 項加重誹謗罪。其又洩露告訴人個人資料,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9條、第41條洩露他人應秘密個人資料罪。惟上開兩罪需告訴乃論,茲因被告已與告訴人調解成立,告訴人並具狀撤回其告訴,因此逕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觀察與意見

由以上在個資法實施的過去一年內發生的少數爭訟案例觀察,似乎原本企業等法人機構擔憂因為個資法之實施,造成企業因為個資外洩責任風險升高,甚至涉訟必須負擔鉅額賠償的情形,並未多見;反而是升斗市民在日常生活之間,尤其是社區住戶間之紛爭,以及不當利用Facebook、部落格等網路社群平台,作為攻擊他人的工具,所引起涉及洩漏他人個資的案例,最為多見。

前述兩件遠東國際商銀銀行信用卡申辦客戶資料外洩,以及臺灣Nokia爆發大批消費者個資遭駭之事件,嗣後並未見有受害人根據個資法提出訴訟,可能係因為當時企業妥當處理,已與受害人賠償和解,也有可能是因為受害人因為訴訟專業度及成本均太高,而無法進行訴訟。個資法為解決此種問題,本有規定只要有20位以上的受害當事人,以書面授與訴訟實施權予合法之團體訴訟法人組織,即可進行請求損害賠償之團體訴訟。惟,目前不僅因為尚未有任何得以進行團體訴訟之法人組織成立,就算設立了,也尚須符合設立達三年以上方得承接訴訟的條件,則縱然有受害者有意願提起團體訴訟,目前恐怕也尚未能獲得協助。個資法團體訴訟機構究竟何時能夠上路,將是多數人關心的議題,主管機關或民間力量似應加快腳步予以促成。但,企業尚可藉此時妥善建立維護個資保護的機制,以應對未來的挑戰才是上策。

至於過去一年來雖然少數,但卻反而較多見的一般市民生活中,因為彼此糾紛嫌隙的情緒宣洩,不慎即成為適用個資法被處罰的主角,可能是當初個資法實施時,所始料未及的。尤其是在擬取消個資法第41條非意圖營利刑事責任的修正草案尚未通過之前,一般民眾縱非為營利而觸犯個資法時,仍有受刑事制裁的後果,不可謂不嚴重。民眾在使用該些社群網站時,如何不會觸法,宜再三深思。

另外,個資法實施後,經常聽到的批評是:個資法成為公務機關拒絕提供民眾聲請資料的擋箭牌。許多人認為,主管機關當初修訂個資法時,有一大理由是為了要遏止詐騙集團非法蒐集個資,所以,對於非公務機關的要求非常嚴格,但相對地要對於公務機關如何落實個資保護,似乎並未予以足夠的重視。非公務機關有中央事業目地主管機關監督,但公務機關卻無人負責管理,已經有所偏頗,如果個資法的實施又反而成為實現公務機關資訊公開的障礙,恐怕也並非實施個資法應有的結果。公務機關作為政府行政之部門,理應深刻了解個資法的規範目標,除協力完成該宗旨外,也應使其履行資訊公開的義務,不會不當地因個資法之實施,而有所減損。

譚璧德合夥人於第27屆MARQUES年會擔任研討會主持人

本所譚璧德 (Peter J. Dernbach)日前在摩納哥舉辦的第27屆MARQUES(歐洲商標所有權人協會)年會中,主持了有關言論自由與商標間衝突之研討會。

該場研討會首先由澳洲的智慧財產事務所Davies Collison Cave合夥人Marion Heathcote律師討論該國之菸品簡單包裝(plain packaging)法規,依該法規要求,菸草公司銷售菸品,應使用上有醒目健康警告圖片之土褐色紙盒包裝,且不得出現菸草公司之著名商標及外觀表徵。

代表義大利杜林Studio Legale Jacobacci & Associati事務所的Laetitia Lagarde律師接著說明歐洲在這方面的現況。Lagarde律師表示,歐盟《2012年菸草產品指令》雖然還不到要求使用簡單包裝的程度,但強制規定健康警告應佔菸盒面積百分之七十五。

該場研討會的詳細過程已發布在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eview網站供參閱。《知識產權管理(Managing IP)》的James Nurton在其部落格文章中寫道:「簡單包裝很快就會降臨在其他國家的其他產品上。」Marion Heathcote律師形容,這個過程將如同使酒類等有健康風險的其他產品也遭受簡單包裝的宰制。

該場研討會第二部分的重點為公益團體及諷刺家對著名商標之嘲弄模仿。

博仲將參加WIPO仲裁工作坊

本所合夥律師譚璧德,以及陳彥君律師、劉佳渝律師將於今年10月10日至10月11日,參加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於首爾舉辦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仲裁工作坊(WIPO Arbitration Workshop)”。

本次工作坊聚焦在國際商務仲裁法律與實務上的主要原則,並特別著重在解決智慧財產權及科技爭端的個別案件中,具體適用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的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仲裁規則(WIPO Arbitration Rules)、快速仲裁規則(WIPO Expedited Arbitration Rules)以及專家裁決規則(WIPO Expert Determination Rules)的議題。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