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ag Archives: 保險

博仲在六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躋身2018年全球法律產業媒體《Legal 500》排名為亞太地區優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一,推薦博仲在六項執業領域之表現,而博仲的勞僱業務也首次獲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也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指出,本所協助客戶瞭解勞動基準法近來的變更,而且十分善於處理勞僱爭議。 合夥人陳慧玲律師所帶領的保險業務已連續六年獲得《Legal 500》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該團隊尤其專長於董監事責任保險。《Legal 500》指出,陳慧玲律師「在保險訴訟及仲裁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也提及費浩文在跨國案件中提供的協助。 本所合夥人譚璧德亦因其在智慧財產領域的卓越表現受到高度推薦,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在為國際知名品牌處理執行與起訴業務方面,極爲專業傑出」,更特別提到本所為蘇格蘭威士忌協會提供的服務。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及陳絲倩律師則因其在智慧財產訴訟方面的表現而獲推薦。 《Legal 500》指出,本所在科技、媒體和電信(TMT)執業領域中的OTT及物聯網方面頗具優勢,也提及本所已協助許多跨國客戶,讓客戶順利在臺灣提供服務。 此外,在爭議解決及企業併購兩項領域,本所的表現亦獲肯定。《Legal 500》指出,本所代表國際客戶進行一系列的商業訴訟,包括執行外國判決。而由本所顧問柏禮文帶領的企業法律業務也獲評「在跨太平洋、兩岸、進出口交易方面擁有豐富經驗」。 《Legal 500》針對全球的法律事務所在各執業領域的表現進行排名已逾25年,主要的評比對象為向企業法務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您可以到這裡《Legal 500 Asia Pacific》查看最新的排名。

博仲在五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成躋身《Legal 500》推薦的亞太地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列。合夥人陳慧玲律師所帶領的保險業務已連續五年獲得《Legal 500》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該團隊尤其專長於董監事責任保險。《Legal 500》指出,陳慧玲律師「在保險領域有豐富的經驗,曾代表積極尋求將台灣納入其大中華區業務之國際性保險公司」。 在勞僱領域方面,本所亦獲得優等評比。帶領本所勞僱業務的合夥人陳絲倩律師獲評為「代表國際性企業處理勞僱爭議的優秀律師,並在勞僱領域相關諮詢顧問實務上具有廣泛經驗」。本所合夥人譚璧德亦因其在智慧財產領域的卓越表現受到高度推薦,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不但代表相當高比例的全球知名品牌處理其商標執行及申請業務,亦提供專利申請服務。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則因其在智慧財產訴訟方面的表現而獲推薦。 此外,在爭議解決及企業併購兩項領域,本所的表現亦獲得肯定。《Legal 500》指出,本所代表國際客戶進行一系列的商業訴訟,包括執行外國判決,而由本所顧問柏禮文與陳慧玲律師一同帶領的企業法律業務則以對台投資及創投交易為主。 《Legal 500》針對全球的法律事務所在各執業領域進行排名已逾25年,其特別著重以向企業法務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作為評比對象。您可以到這裡查看最新的《Legal 500 Asia Pacific》排名。

博仲榮獲Legal 500 Asia Pacific保險領域最優等事務所

博仲法律事務所連續第三年榮獲《亞太法律服務評鑑五百強》(Legal 500 Asia Pacific)推薦為保險領域之最優等事務所。在合夥人陳慧玲律師帶領下,本所主要保險業務領域包括再保險、董監事責任保險等,並專長於保險爭議事件之仲裁。《Legal 500》裡說明本所特別擅長董監事責任保險,並提及本所最近曾就一間上市公司董事內線交易案之董監事責任保險,提供承保範圍分析與合理辯護費用審酌之法律諮詢。 由本所合夥人譚璧德帶領的智慧財產業務,橫跨各行各業全球知名品牌,受到高度推薦。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因表現傑出及贏得許多有利判決,而受到肯定。合夥人陳絲倩律師因辦理智慧財產權相關訴訟及執行案件而受推薦。 《Legal 500》替全世界法律事務所進行排名,至今已邁入第27年了,其主要是以向企業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各執業領域團隊作評比對象。您可以到這裡查看最新的《Legal 500 Asia Pacific》排名。

博仲法律事務所及律師之表現榮獲Chambers 2014肯定

博仲法律事務所在保險、智慧財產、勞雇領域之專業表現,近日獲得英國《Chambers 亞太地區法律名錄2014》排名肯定。該名錄在台灣法律服務市場之概況介紹中,特別提到本所專長於高科技產業相關之智慧財產業務。 本所兩位合夥人陳慧玲及譚璧德個別在保險與智慧財產領域之表現,亦獲得該名錄好評。 《Chambers》為歷史悠久之權威法律名錄,每年對世界各國家及地區之法律事務所及律師進行評比,該名錄目前涵蓋之國家/地區已達185個。

金融消費評議中心(FOI)2012年度爭議案件統計

根據台灣金融消費評議中心揭露之資訊,自該中心於2012年1月正式受理運作以來,2012年全年度總共合計收受4,739件申訴案件,及2,486件申請評議案件。 其中,經該中心評議決定應給付之件數,銀行業有32件,人壽保險公司48件, 產物保險公司則有2件。 依金融消費者保護法規定,金融消費者須先向金融服務業提出申訴,如不接受金融服務業的申訴處理結果,或金融服務業超過30天不為處理者,始得向評議中心申請評議。上述「申訴案件」係指如金融消費者誤向評議中心提出申訴,而經評議中心移交金融服務業為申訴處理者;金融消費者在符合申訴前置程序後,向評議中心申請評議者,則為上述「申請評議案件」。 由上述爭議案件件數之金融業類型以觀,目前保險業(含為保險輔助人之保險經紀人、保險代理人及保險公證人),尤其是人壽保險之比率佔最大宗。 至於依金融消費評議中心就101年全年度主要爭議案件類型之統計,銀行業爭議案件中以「業務招攬爭議」、「未遵循服務規範」及「開戶或掛失或帳務處理爭議」為主;人壽保險業理賠類爭議案件中以「事故發生原因認定」、「理賠金額認定」及「承保範圍」,人壽保險業非理賠類爭議案件中以「業務招攬爭議」、「停效復效爭議」及「未遵循服務規範」;產物保險業理賠類爭議案件中以「殘廢等級認定」、「理賠金額認定」及「遲延給付」,產物保險業非理賠類爭議案件中以「未遵循服務規範」、「續保爭議」、及「理賠處理程序(含時效)」所占比率最高。

保險經紀人管理規則修正

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2011年12月29日發布命令修正「保險經紀人管理規則」,此次修訂主要除了為配合於2011年6月29日修正之保險法(修正內容請參前開連結)所作的修正外,亦新增加規定保險經紀人必須任用法令遵循人員,以強化其法令遵循之責任。  2011年6月29日保險法修正前,保險經紀人僅需就繳交保證金,或投保相關保險之二義務,擇一方式為之,修正後則規定必須二者兼具。亦即,保險經紀人除了必須繳交一定之保證金外,仍須投保專業責任保險與保證保險,以強化保險經紀人之營業責任,及保障消費者權益。保險法同時修正規定,有關於繳存保證金、投保相關保險之最低金額及實施方式,由主管機關考量保險代理人、經紀人、公證人經營業務與執行業務範圍及規模等因素定之。 金管會因此另行訂定「保險代理人保險經紀人保險公證人繳存保證金及投保相關保險辦法」,並於2011年11月24日通過該辦法,以規範保險代理人保險經紀人保險公證人等,應繳存保證金以及投保相關保險之額度與具體方法。金管會繼而將「保險經紀人管理規則」中有關繳存保證金與投保保險之相關規定配合刪除,而改由上述辦法管理。 有關新訂「保險代理人保險經紀人保險公證人繳存保證金及投保相關保險辦法」中,對於保險經紀人因繳存保證金額度之規定,除了以個人名義經營保險經紀人業務者,應繳交之保證金降低為從新台幣十萬元之外,不同於以往者還有:過去以公司型態經營保險經紀人業務者,應繳交之保證金額度,係依公司實收資本額百分之15繳存(不得低於新台幣六十萬元),但新辦法規定則改為應依據前一年度之營業收入而定,從新台幣二十萬元至三百萬元不等。 前開辦法亦詳細規定了保險經紀人應投保專業責任險與保證保險之最低額度與自負額,依其經營型態係個人或公司而有不同。 並且,若同時經營保險經紀人業務及再保險經紀業務,或同時申領人身及財產保險執業證照者,應依加倍投保專業責任保險。 保險經紀人管理規則修正亦詳細規定保險經紀人依修正後保險法之規定,應新置之法令遵循人員的資格與執掌,並明文規定法令遵循人員不得兼任內部稽核人員,蓋因二者分別屬於保險經紀人內部控制制度之不同環節,各有職司,不容混同,以利監理。 有關新制定之保險輔助人內控稽核及招攬處理制度實施辦法內容,請參考此文章「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內部控制稽核制度及招攬處理制度實施辦法」說明。 本修正關於任用法令遵循人員之規定,將於2012年7月1日施行。

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內部控制稽核制度及招攬處理制度實施辦法新岀爐

緣起 過去,保險法僅規定保險業應建立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主管機關並因而訂定「保險業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實施辦法」。惟因保險代理人公司、經紀人公司招攬保險業務及其內部控制等,均攸關消費者權益保護,為強化保險代理人公司、經紀人公司內部控制、稽核制度及招攬程序之監督管理,保險法在2011.6.29修正時,新增第165條第3項,規定保險代理公司、經紀人公司具一定規模者,應建立及確實執行內部控制、稽核制度與招攬處理制度及程序,並授權主管機關訂定相關辦法。 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金管會)於是在100年12月26日通過「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內部控制稽核制度及招攬處理制度實施辦法」草案,其內容除參酌原已實施之「保險業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實施辦法」、「公開發行公司建立內部控制制度處理準則」、「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業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實施辦法」及學者專家之意見外,並參採國際保險官監理協會(IAIS)相關規定中,所定各國對保險代理人與保險經紀人之監理重點,,配合我國保險代理人與保險經紀人業發展現況,研擬而成。 目標 本辦法所稱內部控制、稽核制度與招攬處理制度及程序,係指管理階層所設計,董事會通過,並由董事會、管理階層及其他員工執行之管理過程,其目的在於促進公司之健全經營,以合理確保達成兼顧營運成效、保險招攬業務人員技能、消費者保護以及代收或代繳要保人之保險費與相關費用受到安全保障的目標。 規範對象與適用時程   依本辦法修正之說明,保險法第165條第3項規定,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如具一定規模者,應建立內部控制、稽核制度與招攬處理制度及程序。若其規模較小,體制較不健全者,該辦法擬採循序漸進方式,並給予業者一定期間之緩衝期建立或調整,因而明定: 1. 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年度營業收入新臺幣三億元者,應於次一年內辦理。 2. 年度營業收入達新臺幣一億元者,應於次二年內辦理 但是,如果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於2010年度營業收入已經達到新臺幣三億元者,應於2012年底前建立內部控制、稽核制度與招攬處理制度及程序;於2010年度營業收入已達新臺幣一億元者,則應於2013年底前辦理。 強化董事會之管控機能 為使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內部控制、稽核制度與招攬處理制度及程序,確實受到公司之重視,並切實執行,本辦法設計將本內控制度之建立與監督,提高層級至應經董事會通過之規範。董事會不僅應負責核准,定期覆核整體經營策略與重大政策,且對於確保建立並維持適當有效之內部控制制度負有最終之責任。 基本原則 本辦法揭示內控制度之基本原則為,必須能兼顧風險之辨識與評估;應就每日整體營運之控制活動與職務分工,設立完善,包括各層級之控制架構;應保有適切完整有關各項財務及非財務資訊正確可靠性、適時與容易取得之特,以建立有效之溝通管道;內部控制制度應有效持續地監督,並有及時更正缺失之措施。 應行措施 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為維持有效之內部控制制度運作,達成內部控制之目標,應配合採行由不同單位成員相互查核內部控制實際執行情之「自行查核制度」;以及設置稽核人員,負責查核各單位,並定期評估營業單位自行查核辦理績效的「內部稽核制度」。稽核人員除了應具備一定之條件,並應持續參加主管機關所認定訓練機構舉辦之進修研習。 至於年度財務報表依規定或已辦理委由會計師辦理查核簽證者,應委託會計師辦理「會計師查核制度」。但,縱未達須由會計師辦理查核簽證之公司,若主管機關認有必要時,仍得令其辦理內部控制制度之會計師專案查核。 另外,本辦法也特別規定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實施內控制度時,應設置法令遵循人員,負責適切檢測各業務經辦人員執行業務是否確實遵循相關法令。 外國公司之適用 外國保險代理人公司、保險經紀人公司在臺分公司符合本草案前述之規範對象者,應依規定建立內部控制制度。但如依其總公司所訂之相關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規定,有不低於本辦法規定者,得由該在臺分公司提出總公司制度之詳細說明與我國制度之對照說明,經在臺分公司負責人簽署後,報經主管機關備查,依該制度辦理。 違反之罰則 保險法第167-3條規定,保險代理人公司、經紀人公司違反第165條第3項規定,未建立或未確實執行內部控制、稽核制度、招攬處理制度或程序者,處新臺幣六十萬元以上三百萬元以下罰鍰。

保險法相關法令新修正符合美國商會白皮書籲請改善事項

美國商會之建言 2011年台北市美國商會(AmCham)依例致台灣政府建言之「台灣白皮書」中主張:「資訊透明、財務能力、客戶自主,以及謹慎一致的法令政策等 監理原則必須予以強化,以改善臺灣保險市場的功能,並使臺灣成為更有吸引力的市場」。其中提出最重要亟待改善的事項,包括了:加強保險業財務能力之資訊透 明度及其監理,與放寬保險業從事國外投資的限制,亦即修正保險法第146條之4,允許保險公司執行符合立法目的之資產負債配置等二項。 台灣政府之回應與辦理情形 一、加強保險業財務能力之資訊透明度及其監理 1. 導入並實施國際會計準則 關於此節,美國商會之「台灣白皮書」具體建議事項,首先包含支持台灣政府儘快導入並實施國際財務報導準則(IFRS)以及Solvency II會計準則。據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美國商會2011年台灣白皮書議題辦理情形」說明,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已於2009 年5月宣布,自2013 年起,國內上市櫃、興櫃公司及金融業應依國際會計準則編製財報,保險業亦將於2011 年1 月1 日實施IFRS4 第一階段(第40 號公報「保險合約之會計處理準則」),其中已規範要求業者應揭露財報中因保險合約所認列金額(包含假設或假設決策過程)、保險合約風險之性質及範圍等相關 資訊。 依此,金管會於2011年11月30公告說明:為配合保險業2003年起直接採用國際會計準則,爰提出「保險業辦理再保險分出分入及其他危險分散機 制管理辦法」第 13條文之修正草案,將保險業於再保險資產項下認列之分出責任準備金計提時,需扣除所得稅之法規依據,由原定應依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二十二號,修改為應依 國際會計準則第十二號處理。並預計通過後自2003年1月1日施行。 2. 加強資本適足率之管理 關於另一個針對資本適足率未達最低標準之公司,加速其增資時程,或進行解散之建議事項,金管會為符合實際需求,加強保險業財務、業務應揭露事項及其 更新頻率,通盤檢討大幅修正了「人身保險業辦理資訊公開管理辦法」及「財產保險業辦理資訊公開管理辦法」,於2011年7月5日發布修正,以強化保險業資 訊揭露。 除次之外,並金管會亦於2011年11月2日修正發布修正「保險業資本適足性管理辦法」第 5、9 條條文,說明為提升資訊公開時效,自2012年1月1日起於每營業年度終了後,應申報經會計師查核之資本適足率之期限規定,由原來年度終了後之四個月內, 修正縮限為三個月內。 二、放寬保險業從事國外投資的限制 為回應解決依現行規定,保險業經營之非投資型保單,無論係以新臺幣或外幣收付,其依保險法相關規定提列之各種準備金,均適用同一國外投資上限,現行 規定對於經營外幣收付非投資型人身保險業務之保險業者而言,其國外資產因受配置比例限制,而使其資產負債配置效率亦受到影響之問題,金管會於2010年 12月17日修正「保險業辦理國外投資管理辦法」,增訂第15條之1,規定「保險業於報經主管機關同意後,其國外投資額度得於現行保險法第146 條之4 所定保險業資金45% 之最高限額內,得依該條所列公式及依其外幣收付非投資型人身保險業務經營情況彈性調整」。現階段依上開彈性公式調整保險業國外投資總額上限,有助於保險業 業務發展及外幣資產負債間配置效率之提升。 惟,美國商會認為儘管金管會已經修正增訂「保險業辦理國外投資管理辦法」第15-1條規定,為國外投資限制提供更多彈性,但對於保險公司承作外幣傳 統型保單,仍然受保險法第146條之4「國外投資總額不得超過45%」限制之情形,頗不合理。因而,繼續向台灣政府籲請修改保險法相關條文。 嗣經立法委員提案主張因為傳統外幣型保單資金的運用是以外幣計價的資產,未來返還給保戶的金額也是外幣,資產負債的配置不受匯率波動的影響,也不會 有匯率風險存在,因此,應該將外幣保單排除在國外投資限制。終於,立法院於2011年11月15日三讀通過修正保險法第146條之4條文,放寬保險業從事 國外投資的限制,規定保險業經主管機關核准銷售以外幣收付之非投資型人身保險商品,並符合主管機關規定條件者,得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給不計入前段國外投資總 額之額度。

公司補償,保險,與委任

作者:陳慧玲律師 一、D&O責任保險與公司補償 近年來,在台灣保險市場上受到高度關注的D&O責任保險(即董監事及重要職員責任保險),其通常所列之承保範圍,除了開宗明義地承保被保險機構的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責任外,幾乎也都有另外涵蓋了「公司補償」作為承保範圍。究竟「公司補償」是什麼?這個「公司補償」的保險倒底又是在保什麼呢? D&O責任保險保單中常見「公司補償」之承保範圍,通常均為:保險公司對於在一定條件下,如果被保險機構因法律規定之要求,或在法律允許或未禁止之範圍內,對於其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因執行職務而被索賠時,負有補償義務者,保險公司將代被保險機構為(補償)給付。簡言之,「公司補償」就是在承保被保險機構對於其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所負擔的「公司補償」責任。 然而,什麼又是所謂的「公司補償」責任呢?我國法律並無此一名詞。實際上,此一名詞源自於其他法領域,例如其在英美法系國家,已經由來已久。因為隨著經濟活動與市場交易之益加榮盛,加以專業知識與法令規範之更形繁複,不僅是公司經營本身之風險加劇,為其經營階層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所承受之法律責任風險,也相形愈加重大。公司為了使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得以勇於任事,放心地貢獻智識才力,自然必須對於其因執行職務所產生的法律責任,以及其私人的財產、名聲等,有所保障與承擔,否則該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恐難以安心任職,「公司補償」制度因而發展起來。其目標即在於將公司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因經營公司或執行職務,所可能面對的部分法律責任風險,移轉由公司代為承擔。 二、美國制度簡述 以下將以美國法,尤其是德拉瓦州 (Delaware) 之公司法為例,簡單介紹「公司補償」制度之概念。在該法下,「公司補償」(corporate indemnification) 係指由公司對於其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其他特定之人,在其因執行職務受到法律控訴時,就其因而所支出之合理的相關費用,包括:訴訟費用、律師費…等,由公司予以補償給付。此乃鼓勵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在因執行職務受到法律控訴時,勇於捍衛防禦其名譽,積極採取抗辯行動,並伸張正義。當然,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其他特定之人,若係因為執行公司職務,而受到第三人的法律控訴時,該系爭訴訟的輸贏結果,恐怕不僅是對該些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直接產生衝擊而已,應該也對公司本身商譽影響甚鉅,因此.由公司負擔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就該些程序所生之費用,也是甚為合理。 德拉瓦州公司法規定之公司補償,可以分為「強制補償」與「任意補償」兩種。凡是依法律規定應予補償者,為「強制補償」,例如:德拉瓦州公司法規定如果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在系爭訴訟中獲得勝訴時,公司就一律必須補償,這時的補償,就是「強制補償」。而「任意補償」則係指不在法律規定的「強制補償」範圍內,而必須另外透過其他機制,例如:公司之董事會或股東會,就個案視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是否為善意,或其他要件,而為決議通過的補償。美國有些州明文規定,公司可以透過章程規定,或與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協議,規範或約定其公司補償之內容,此皆為「任意補償」。 當然,公司的補償必須是在法律所許可的範圍之內。例如:公司對於其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補償,不能違反公共政策或善良風俗,以及為該行為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人必須是善意的等。美國有法院判決先例認為,公司之補償不能超越德拉瓦州成文法之明文規定。 其它公司補償之相關的法律限制規定,例如: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FDIC) 因犯罪防制法(The Organized Crime Control Act)之規範授權,禁止其所承保的存款機構,就金融監理機關提起的法律或行政調查程序,不得予以補償,亦不得為其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購買相關之責任保險。 三、公司補償制度與保險不同 除了「公司補償」制度,另外一個移轉公司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承受之法律責任風險的方法,就是透過保險,將該風險移轉給保險人。現行市場上相當受重視之D&O責任保險,就是其中一種。實際上, D&O責任保險不僅承保了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法律曝險責任,多數也都已經將公司本身對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所負之「公司補償」責任,同時一併納入D&O責任保險之承保範圍中,使公司之「公司補償」責任一同移轉由保險公司承擔。 「公司補償」制度因而與D&O責任保險二者,就移轉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法律曝險責任而言,可謂殊途同歸之二種工具。惟,D&O責任保險畢竟是一種商品,係為了期待獲利,而由保險公司在經專業估算風險,計算對價後,承擔一定的理賠責任。而「公司補償」制度則在於依據法律規定或協議,由公司在一定條件下,保障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財產、聲譽,使其為公司服務時,得免於後顧之憂。二者之規範條件不同,最重要者,D&O責任保險通常只承保不確定或未發生之風險,公司補償制度則可包含已知或已發生之事件;但是,在公司陷於支付不能時,因為其已經無力支付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損失, 則公司縱有補償機制,實際上亦無從適用,此時,D&O責任保險中,對於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未受公司補償部分之承保範圍,即可啟動,而受理賠。 三、我國法的適用 遍尋我國法律,並沒有任何「公司補償」之用語,因而有人認為我國沒有「公司補償」制度,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等,在因執行職務受到法律控訴時,就其因而所支出之合理的相關費用,將求償無門。其實,我國對於在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因執行職務被索賠之情形,公司究應負擔何種責任,並非完全沒有法律可以適用。蓋因董事、監察人,及部分經理人,依我國公司法規定,其與公司之間的法律關係,除公司法另有規定外,適用民法關於委任之規定。而民法委任章節有明文規定,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支出之必要費用、負擔之必要債務,或因非可歸責於自己之事由,致受損害者,得向委任人請求償還費用,或賠償損害。此乃委任人之償還費用、代償債務及損害賠償義務。亦即,公司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若有因執行職務被索賠時,其因而支出之合理相關費用,或因而負擔債務,遭受損害時,公司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得請求公司依民法委任之規定予以償還給付。 惟,究竟公司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因執行職務被告而應訴時,算不算是我國民法委任章節所稱之「處理委任事務」,可能有所爭議;而且民法委任章節之相關規定,本來即係為各種相關類似之委任關係所設定的通則規定,當然不能像例如美國法制下,專為「公司補償」之目的,所發展設計之制度,規範得較為專精詳盡,所以,難免會有規定不足或適用困難之處。因此,在我國若有此爭議產生而涉訟時,只有依賴法院在判斷爭議時,解釋相關法律之適用,以解決之。可惜,目前實務上尚未見有公司之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因執行職務被索賠時,就其因而支出之相關費用,由公司依民法委任之規定,或任何其他法律予以償付之判決先例。 事實上,公司補償制度在美國尚未制定相關的實體法之前,其法院判決也曾採用委任代理或信託的法理來解釋其適用。然而,畢竟美國後來已經有了實體法之制定,得以作為規範,而我國仍未能有所依據。然而,縱使對於我國民法關於委任之規定,究竟可否作為公司補償之明文依據,或許有所爭議,但前述D&O責任保險保單中常見之「公司補償」承保範圍內容,既然為被保險機構因法律規定之要求,或在法律允許或未禁止之範圍內,對其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因執行職務被索賠時,所負之補償義務者,則無論如何,在我國法下,應該認為該公司補償義務既未為法律所禁止,因此,該公司補償之承保範圍,仍屬有所適用。 四、公司補償之約定 其實,若是公司肯定「公司補償」制度確有保障董事、監察人及專業經理人之權益,並能得使其勇於任事,貢獻智識才力,則公司也可以主動透過章程之訂定,或公司補償協議之簽訂,來達到同樣的目標。當然,公司亦可購買D&O責任保險,同時兼顧董事、監察人及經理人…等之被求償責任,以及公司本身之補償責任。此種安排,在現今的社會中,應該也已經成為市場求才的重要誘因之一了。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