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ag Archives: 倫理 社群媒體

法官和律師是否可以在臉書上互為好友?

隨著社群網站(如臉書Facebook)的普及,引發不少新的爭議。其中一個被熱烈討論的問題是,法官和律師是否可以在臉書上互為好友?有論者以為,臉書是一個公開的場所,法官和律師顯示為友好的狀態,觀感上足以影響法官公正性。 其實在兩年以前,佛羅里達州的「司法倫理諮詢委員會」(Judicial Ethics Advisory Committee)就已經針對這個問題表示意見,禁止法官和律師在社群網站上互加好友,理由是,社群網站最主要的功能,除了公開發表言論、分享資訊外,更重要的是「隱私設定」的功能,在自己的空間上發表言論,可以設定只有「朋友」或特定人才看得到,這就是社群網站跟一般散布資訊的「網頁」最大不同的地方。也因此,法官若把特定的人篩入自己的好友群組,或者接受他人(律師)的交友邀請,進而與其分享心情、資訊,這樣的「好友」狀態,不免讓人認為法官和該律師在私底下是有交情的,如此一來,人們當然會質疑,法官還能毫無私心的審理該律師代理的案件嗎?佛州 JEAC 委員會認為,法官若將律師加為朋友,將違反司法行為守則中的2B法規,有鑒於「公正性」是法官審理案件根本之精神,司法倫理諮詢委員會會表示這樣的意見,也不是那麼令人意外。 一般而言,美國司法倫理諮詢委員會所發布的意見,對於法官們僅有宣示性質的規定,並沒有實質拘束力。不過就在今年七月,佛羅里達州延襲委員會的精神做出判決,讓「法官與律師不得互為社群網站好友」這個潛在規則正式浮上檯面。在Domville v. State案中,原審是一名刑事被告,因為發現法官跟該案檢察官是臉書上的好友,因此要求法院撤換法官,卻被拒絕,理由是「法律上原因不足」。上訴之後,第四上訴法院則推翻原先的見解,認為:法官和法定代理人(attorney)間在社群網站上的好友關係和一切活動,將影響法官客觀中立的形象。 除了佛羅里達州,美國許多州的司法倫理諮詢委員會都對類似的爭議有相同的見解,包括紐約州、奧克拉荷馬州、南卡羅來納州、肯德基州、俄亥俄州等,認為法官與律師在社群網站上的公示好友狀態及互動,都讓法官是否適任及其心證是否超然獨立岌岌可危。 目前台灣對此尚無有權機構對此議題訂定類似的禁止規則,不過,我國法官法及法官倫理規範皆要求法官保持公正、客觀、中立,不得有損及人民對於司法信賴的行為(第3條),亦授權司法院設置諮詢委員會解決適用疑義。未來若有因此一議題產生爭執者,或可藉此管道尋求解決。 看來,法官要注意的不只是在真實世界中,也需更力求在虛擬世界中保持獨立、中立,以維持法院執法在人民心中不偏不倚的形象。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