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ag Archives: 勞動事件法

勞動事件法通過,企業不可不知的三大重點

勞動事件法,是民事訴訟法的特別法,在2018年11月9日制定,12月5日公布。相關子法、配套辦法和施行日期,尚待司法院訂定,預計2019年正式實施上路。 勞動事件法以「迅速、妥適、專業、有效、平等」作為基本核心價值,著重在調整勞資關係的結構,降低勞方的訴訟障礙,並以讓勞工有能力捍衛自己勞動權利為目標。 尤須注意,勞動事件法施行前的勞資爭議,除非在施行日前已順利終結(亦即和解或判決確定),否則均有勞動事件法的適用。為因應勞動事件法,在新法正式施行前,企業應把握時間因應。以下,我們整理三大重點: 一、 企業應注意適用勞動事件法之勞動事件範圍廣泛 勞動事件法將勞動事件定義為勞資間民事上權利義務所產生的爭議,或者因勞動關係所生之侵權行為的爭議。 然而,由於勞動事件法擴大權利義務的依據,放寬對「勞工」與「雇主」的定義,加上與勞動事件相牽連的民事事件,可與勞動事件合併起訴或於訴訟中追加或反訴,以致勞動事件法的勞資爭議範圍擴大。因此,有兩件事情值得特別留意。 首先,除了一般的雇用人外,招募求職的公司、招收與技術生性質相當的工作者(例如見習生、建教生)的企業,或依據要派契約,實質指揮、監督、管理派遣勞工從事工作的企業,都將成為勞動事件法下的雇主。例如企業與派遣人員間如發生就業歧視、職場性騷擾或職業安全的紛爭,即有勞動事件法之適用。 其次,勞資權利義務的來源除了法律所規定者以及勞動契約外,工作規則、勞資會議決議、勞動習慣等都會成為法院審理的依據。 二、企業應立即審視勞動契約以及工作規則,並確認依法應妥善保存的員工資料是否完備。 由於企業負主要的文書提出義務和舉證責任,應確認法律明定業主應妥善保存的員工資料是否齊備(例如勞工名冊、出勤紀錄和工資名冊),並審慎檢視現有的勞動契約、工作規則、以及公司內部規則是否清楚界定勞資間的權利義務關係,並將重點擺在「工資」與「工時」上。 工資 「工資」的爭議發生在難以判斷企業提供給勞工的金額,屬於經常性給予、勞務對價的工資,抑或是恩惠性給付。工資的認定會影響到薪資、退休金或資遣費之金額計算。勞動事件法明文規定,勞工只要證明雇主是在勞動關係下給付該金額,即推定屬於工資。雇主須舉證證明該給付為恩惠性給予,而非工資。因此,企業在發放獎金、紅利或佣金時,應訂定明確的發放規則,包含發放資格、條件、計算方式、適用期間和支付方式,以做為未來證明該筆款項屬於恩惠性給予的依據。 工時 「工時」的爭議通常發生在加班費的計算,究竟超出正常工時的時間,員工是否取得公司的同意執行公務,亦或是僅利用該時間私事,往往難以界定和證明。勞動事件法明文規定,勞工只要在出勤紀錄所載的出勤時間工作,即推定勞工於該時間內經雇主同意而執行公務。雇主須舉證證明並未同意勞工加班,更甚者,證明勞工並未於該時間內處理公事。因此,企業應透過雇傭契約、工作規則或公司加班規則,明確訂定加班申請程序和辦法並徹底落實。此外,應加強對工作日誌或工作紀錄的管控,以確保未來發生爭議時,能提出充分的證據。 三、企業應加強預防勞資糾紛的發生,並了解及重視新調解程序之設計與運行 因為勞工尋求法院救濟的成本降低、保全處分所帶來的利益提高,且企業須負擔較重的訴訟義務和舉證責任,勞工未來將越勇於透過訴訟救濟管道處理勞資爭議。為避免調解和訴訟所帶來的成本,企業應預防勞資紛爭進入法院。例如在解雇勞工前,應先確定終止事由是否合法,是否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終止事由的合法性,是否依照法律規定解僱員工。如果沒有把握,應在這個時候諮詢律師的專業意見。 此外,未來將由同一位法官參與法院調解和法院訴訟階段,由於法官在調解階段即已產生心證,訴訟的成敗可能在調解階段即已確定。因此,法院調解程序在勞動事件法施行後,勢必將成為核心階段。建議在勞資糾紛發生前或在進入法院調解階段,即委任律師協助處理,以維護企業的利益。 勞工越來越關心自己的權益,有更多管道尋求協助,在勞動事件法施行後,企業需要慎重思考如何調整對管理員工的方式,以防免勞資爭議。如此,不僅可使勞資關係和諧,有助公司營運,亦可避免勞資紛爭所帶來時間與金錢的成本。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勞動法規相關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8307。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