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ag Archives: 智慧財產

「氣味」可以作為商標嗎?氣味商標的台灣實務現況

隨著商業活動的多樣化,視覺上的刺激已不能滿足市場需求。經營者開始利用聲音、氣味等創新手法來吸引消費者,並藉此強化品牌的獨特性。國際上對於商標客體之保護範圍,也因此逐漸擴大。從一開始的顏色、聲音等非傳統商標,已擴大至位置、氣味等新型態商標。台灣在2012年將商標法的保護客體,擴大到任何足以識別商品或服務來源之標識,皆可作為商標。因此,只要「氣味」具有足夠的識別性,同樣可以申請註冊成為商標。 氣味商標之台灣實務現況 但自2012年開放氣味商標至今,氣味商標之申請數量僅有12件,包括:「薰衣草氣味的中藥藥油」、「薄荷味的消炎鎮痛貼布」、「具地瓜味道之茶葉」、「爆米花氣味的麻油」等氣味商標。全部12件申請案件中,有10件不受理,1件遭核駁,並尚有1件仍在審查中,前景未卜。 簡而言之,氣味商標在台灣,目前尚無任何成功註冊之案例。 其中,白花油國際有限公司所申請之「具有薰衣草氣味之氣味商標」,於智財局不受理,且訴願亦遭駁回後,繼續向智慧財產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智財法院於2016年作成「智財法院105年度行商訴字第41號」判決,肯認智慧財產局所作之不受理處分並無違誤,全案敗訴確定,該氣味商標之申請,確定無法獲得註冊。 氣味商標面臨之困境 從以上發展不難發現,在台灣申請氣味商標確實是困難重重。氣味商標申請實務上,會面臨以下問題: 一、難以符合商標圖樣之形式要件 按商標法第19條:「商標圖樣應以清楚、明確、完整、客觀、持久及易於理解之方式呈現」。實務上認為氣味商標也必須符合第19條之「明確性」的要求。惟氣味並沒有圖樣可以表達,因此審查實務上即轉而以氣味商標之「文字描述」代替之,並要求該「文字描述」須符合第19條之「明確性」要求。 由於氣味並無形體,且多由多種物質之氣味混合,難以透過文字清楚地、具體地描述;此外,雖然申請人可以提供「氣味樣本」作為輔助,然而氣味有逸散之可能,無法達到客觀上持久及再現可能性。因此,實務上的商標申請案,大多不符合商標法第19條之要件,而被智財局以商標法第8條「申請不合法定程序」作成不受理處分。 甚至在前述「具有薰衣草氣味之氣味商標」案件中,申請人所提出之「商標樣本」(白花油實體商品)已有標示氣味的成分比例,然而智財局和智財法院均認為,由於用以公告給公眾的商標「文字描述」中,並未呈現比例,且比例影響混合型氣味重大,第三人將無法藉由閱讀該「文字描述」,確認其商標權之範圍,因此認定該商標申請案不符合商標法第19條之程序要件。 二、難以證明具有識別性 即使氣味商標申請案提供了夠清楚、具體的「文字描述」,符合了商標法第19條之形式要件,該氣味是否有足夠的識別性,使消費者能藉以辨識來源,仍是一大挑戰。消費者通常不會將「氣味」視為商標,而是作為商品或服務的特色或行銷手法,故「氣味」本身先天上即欠缺識別性,必須透過大量地使用,來證明其取得後天識別性(第二層意義),始能符合識別性之要求。 在美國商標申請實務上,眾多氣味商標案,除了因為氣味本身之於該類商品服務為功能性的角色,而被判定不應給予註冊外,更多則因為缺乏足夠證據證明已透過大量行銷、使用取得第二層意義,而被判定後天識別性不足,而不予註冊。 如何使氣味商標成功註冊? 雖然氣味商標在申請上面臨重大困難,但仍有成功註冊的可能。在美國,就有5件成功註冊的氣味商標,包括:以「梔子花氣味」使用於「繡線」、以「櫻桃氣味」使用於「賽車及娛樂用車輛之合成潤滑油」、以「口香糖氣味」使用於「球鞋、涼鞋、拖鞋、首飾和包包」、以「混合麝香、香草、玫瑰和薰衣草的味道」使用於「髮膠和護髮產品」等氣味商標。 最新一件成功的案例,是具有「麝香、香草和櫻桃氣味,並混合帶有鹽味的小麥麵團氣味」使用於「黏土玩具」。該氣味商標於2018年5月取得註冊。 在台灣,智財法院105年度行商訴字第41號判決中,則對氣味商標的「文字描述」提出了標準。首先,視該氣味是否為既有或習知之氣味,例如「薰衣草味」或「薄荷味」為單一氣味,且為常人所知。若為既有且單一的氣味,文字僅提及該氣味,即足以使第三人直接聯想至特定氣味,再輔以商標樣本,應足以表現氣味商標之內涵。反之,若為非既有或混合之氣味,因混合成分及比例之不同,其氣味即有所差異。此時申請人「至少」應清楚說明其成分及比例,而使第三人得藉由相同成分及比例,「再現」並理解該氣味。 綜觀台灣與美國之實務,具備以下幾種條件應較易成功註冊氣味商標- 一、以「單一氣味」作為商品服務之氣味商標,較易符合商標描述明確之形式要求。 二、以與商品服務無關,搭配上較具創意、創新,甚至異想天開之單一氣味做為特色,較能迴避「具功能性」而不應給予註冊之挑戰。 三、配合足夠之商品銷售量、有提及氣味特性之行銷、宣傳廣告,甚至提供消費者對於該「氣味」辨識度之市調,將較可能克服「識別性」的要求,成功獲准註冊。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博仲榮獲頂尖智財事務所殊榮

博仲法律事務所榮獲World Trademark Review列為頂尖智慧財產權事務所。台灣今年(2019)只有三家事務所獲此殊榮。 World Trademark Review在其年度WTR1000報告中表示,博仲在智財爭議及申辦工作的成就,讓人印象深刻,且博仲與國際智財社群高度連結,台灣甚少事務所有此程度。此外,博仲服務細心周到,重視客戶需求,為眾多產業全球頂尖品牌在台灣可尋求的合作夥伴。 World Trademark Review在智財執行及訴訟領域,個別推薦譚璧德、陳絲倩及郭建中三位合夥律師。其報告中讚賞譚璧德為國際智財領域深度思考者,啟發博仲團隊不斷勝利;陳絲倩律師以其豐厚的訴訟經驗,對博仲智財工作多所貢獻;郭建中律師則在訴訟工作中展現其對「強勢品牌」的高度理解。該報告亦讚揚譚璧德律師的智財申辦工作與策略。 您可在此網頁閱讀WTR1000排名的完整內容。

臺灣法院有管轄權嗎?網路時代下智慧財產權之國際裁判管轄權

一、 發生跨國侵害智慧財產權的狀況時,權利人該怎麼辦?可以在臺灣的法院提告嗎? 一家位於美國的甲公司在世界各地(包括臺灣)註冊X商標,某A在美國製造仿冒X商標的商品,並架設網站販售侵權商品,臺灣消費者可以透過該網站購買侵權商品。美商甲公司認為某A侵害其商標權,想要在臺灣對某A提起商標侵害的民事訴訟。此時,臺灣法院可以受理這個案件並且做出裁判嗎? 當一個智慧財產權案件包含涉外因素(例如:外國公司或個人、外國產品、侵害行為發生在國外等)時,臺灣法院就必須先判斷我國可否對此一案件作出判決,也就是我國法院是否有「國際裁判管轄權」。 傳統上,法院以「有體財產」或「領土地域」來判斷該國家是否擁有國際裁判管轄權。然而,在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網路的無體性,使得法院難以用有形的物理空間作為判斷基礎。西元2018年5月,智慧財產法院針對此一問題徵求各方意見,可見網路時代下,智慧財產權的國際裁判管轄權議題,至關重要。 二、 我國目前對於國際裁判管轄權之決定的判斷標準有哪些? 國際裁判管轄權的判斷,缺乏統一的國際規範。觀察我國法院的操作,主要有三種判斷標準[1]: 類推適用說:我國民事訴訟法有關國內法院管轄權之規定,應類推適用於國際裁判管轄權。 法理說:國際裁判管轄權之問題,應基於當事人間的公平、裁判的正當與公正、程序的迅速與經濟之理念,對於管轄進行合理的分配。 利益衡量說:應針對具體個案所涉及的各種利益,如:當事人訴訟便利性及案件關聯性等因素,綜合衡量後,決定國際裁判管轄權之有無。 近年來,智慧財產法院採取法理說和利益衡量說之案例有增加的趨勢[2]。也就是說,在認定有無國際裁判管轄權時,應綜合考量具體個案所涉及的各種利益,並以當事人訴訟程序上之公平、裁判的正當與迅速,作為最高指導原則。 依照我國規定,在涉及侵權行為的智慧財產權訴訟時,以「侵權行為地國」的法院為管轄法院。我國最高法院判例指出,所謂侵權行為之行為地,凡一部實行行為或其一部行為結果發生之地皆屬之[3]。此一判例雖然是針對國內民事訴訟之規定,但是在涉外網路及智慧財產權事件中,也有適用[4]。 以商標權侵害案件為例,假設某A於美國製造侵權商品並販售至臺灣,此時,美國是侵權行為的實行行為地,臺灣是侵權行為的結果發生地。依照最高法院的見解,我國智財法院對於此一商標侵權的訴訟具有國際裁判管轄權。 美國法院在網路案件中,對於管轄權之判斷提出了許多指標性基準。因此,在涉及網路及智慧財產權的案件中,如何認定某一個國家有國際裁判管轄權時,我國法院或可參考美國實務上的操作方式,以為他山之石。以下簡介美國網路案件之裁判管轄基準供大家參考。 三、 美國網路案件之裁判管轄權 (一)美國網路案件之裁判管轄基準 在商業活動頻繁的現代社會,美國的裁判管轄原則,採取「最低接觸原則」以及「合理公平原則」的雙重標準。「最低接觸原則」是指,即便被告未出現在法院地,但只要被告與法院地之間有最低程度的接觸(minimum contact),法院就有裁判管轄權[5]。「合理公平原則」(reasonableness and fairness)則是要求法院行使裁判管轄權須符合公平實質正義[6]。若同時符合兩個原則,法院即得行使裁判管轄權。 美國法院在網際網路案件中,亦採取「最低接觸原則」和「合理公平原則」作為裁判管轄原則。然而,基於網路的無體性、跨國性,如何判斷網路使用者與法院地之間建立了最低程度的接觸,成為最關鍵的問題[7]。美國實務上採用各種不同的判斷方式,以下介紹幾個較著名的裁判管轄基準: 1. 量尺基準(sliding scale test)[8] 量尺基準將網站分為:「積極網站」(active website)、「互動性網站」(interactive website)和「消極網站」(passive website)三種類型。 若被告明顯地利用網路進行商業行為,有意且反覆地透過網路傳輸電腦檔案,與法院地居民締結契約,屬於「積極性網站」,該法院地的法院有裁判管轄權。若被告之行為僅是在網站上刊載資訊,使外州州民得接觸該資訊,則屬於「消極網站」,法院地法院無裁判管轄權。若電腦使用者得與網站伺服器主機交換資訊,則屬於「互動性網站」,此時須以「該網站上資訊交換的互動性程度和商業性程度」來判斷是否有裁判管轄權。 「量尺基準」雖然建立了明確的三分法,但是隨著網路功能的多樣化,大部分網站多屬於「互動性網站」,如何判斷網站上資訊交換的互動性程度和商業性程度,欠缺具體、固定的判斷標準,增加了法律不確定性[9]。近年來,美國實務上越來越少採用量尺基準[10]。 2. 效果基準(effect test)[11] 「效果基準」是指,縱使被告在法院地內並未從事任何實際之活動,只要被告有意地(intentionally direct)使其行為之效應在法院地發生,法院即得行使裁判管轄權。 然而,網際網路具有全球性,一個網路行為對於世界各國都有可能產生影響,採取效果基準將導致許多國家均享有裁判管轄權,產生更大的不確定性。此外,也會導致網路業者將面臨來自全球不可預見的管轄風險,影響網路商業活動的發展[12]。 3. 目標基準(targeting test) 「目標基準」是指,若被告透過網路所從事的行為是明顯指向(expressly target)法院地,且該行為對法院地造成了可預見(foreseeable)的結果,則該法院有裁判管轄權[13]。目標基準與效果基準皆涉及行為在法院地的結果,但效果基準強調行為產生的實際「客觀影響」,目標基準則強調被告能預見在法院地造成結果的「主觀意圖」。 目標基準最主要的關鍵問題,是判斷被告之行為是否有目的性地指向法院地。美國法院於個案中採用不同的參酌因素,包括:網站使用的語言、可接受的貨幣種類、伺服器主機的位址、國家頂層網域名稱之使用、商品或服務的廣告行銷、法律條款、免責聲明、是否於該地提供售後服務、是否於網站上標示業者於該地的聯絡資訊等[14]。 美國實務上,越來越多法院採用目標基準。美國律師協會於西元2000年提交的報告明確將目標基準作為判斷網路裁判管轄權的方法。而目標基準也在國際組織得到廣泛的關注,例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消費者保護條例」(Consumer Protection Guidelines)、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在2001年的「民商事管轄權與外國判決公約草案修正意見(Draft Convention on Jurisdiction and Foreign Judgments in [...]

商標廢止案件是否適用一事不再理?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籌辦商標法令說明會多年,蒐集眾多極具實務重要性之案例於說明會中分析介紹,供與會之各方專家、學者及律師討論思辨,其對於促進台灣商標法實務發展貢獻良多。於107年4月25日召開之107年度商標法令說明會,同樣內容精彩豐富,筆者特此表示感謝及敬意。 本次商標法令說明會所舉之「AIR JUMP」廢止案例,提及法院判決對於主張商標廢止之理由,認定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說明會現場主講之智慧財產局商標審查官,亦表示贊同上開見解。蓋對照商標法第56條、第61條,對於異議、評定案件,均有明文之一事不再理之相關規定,商標法廢止章節則無類似規定,且商標法第67條亦無準用同法第56條、第61條,似可印證立法者亦認為商標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再者,實務上,最為常見基於商標法第63條第1項第2款「無正當事由迄未使用或繼續停止使用已滿三年」所提之商標廢止案件,申請者經常於廢止不成立處分後,再行提起相同理由之廢止申請,未見因重複提出而不受理,似亦呼應前揭論點。 究竟商標廢止案件有無適用「一事不再理原則」,本文認為尚存疑義,分析理由於下。 主張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其主要理由,係認為商標權人有持續維持商標使用之義務,故重複依據第63條第1項各款,反覆檢視商標之使用狀態,並不為過,而應可持續重複提出。然,重複提出之商標案件,是否一定屬於「一事不再理原則」中所定義之「一事」,其實是非常有疑問的。 怎麼說呢?例如對於某一商標主張第63條第1項第2款「未使用達三年」而申請廢止者,若先後提起之廢止申請時間並不相同,則其三年之「未使用商標期間」計算時點即有不同。本於商標廢止制度之精神,自然有再次審查系爭商標實際使用狀況之必要。前後兩案之三年期間計算不同,要件事實即屬有別,當然並非相同之「一事」,並無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也無須排除「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 反之,若兩次廢止申請均在同一日提出,因為所主張之「未使用商標」之期間完全相同,此時若堅持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智慧財產局仍有重複審查該案之義務,顯然即有浪費行政資源以及違反程序法精神之嫌。 再者,以商標法第63條第1項第1款「變換使用」為理由而申請廢止者,若於廢止申請不成立確定後,基於同一事實、同一證據、同一理由,竟可再次提出相同之廢止申請,非但造成商標權人之困擾與紛爭無法止息,也將造成智慧財產局行政審查資源之浪費,其不合理之處甚為顯然。就此,107年度商標法令說明會所舉之「AIR JUMP」廢止案例,之所以得以重複提出申請,係因前後兩次對於同一標的商標所提之廢止申請,其據以廢止申請之商標並不相同。基礎事實有別,即非同一事件,當然非屬「一事不再理原則」之例外情形。 綜上說明,本文對於107年度商標法令說明會所呈現智慧財產局歷來之見解,認為商標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建議應進一步探究何謂「一事不再理原則」中「同一事件」,而再行斟酌。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本文章由郭建中律師及吳達彥實習律師共同撰述。

劇名的保護 (下)

上篇裡,作者研究台灣智慧財產相關法規提供的保護,但是如果劇名沒有商標註冊,還可以享有怎麼樣的保護? 如果一個劇名沒有註冊為商標,是否仍有機會成為商標法保護之標的? 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款明文規定商標「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著名商標或標章,有致相關公眾混淆誤認之虞,或有減損著名商標或標章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不得註冊。又,根據智慧局發布的「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款著名商標保護審查基準」第2.1.2點所示,該條文前段所稱的著名商標「應包括註冊及未註冊之著名商標,換言之,即使據爭商標為未註冊的著名商標,仍可成為第30條第1項第11款規定保護之客體。」因而,國內外知名影劇名稱若沒有在台灣註冊為商標,卻能證明它在台灣著名,是否可以主張為著名商標而受商標法保護? 早期我國商標審查實務,包含智慧局與行政法院多認為,縱使某一電影或電視劇相當知名,若其劇名未註冊為商標,仍應提出劇名使用在周邊商品或服務的證據,不能單純以高票房或高收視率為理由,用影視圈的知名度推導出該劇名也是著名商標。換言之,未註冊為商標之劇名,如果沒有販賣周邊商品、將觸角延伸到節目播送以外的商品或服務,那無論一齣電視劇多麼家喻戶曉,在過去都無法以「著名戲劇名稱」直接被認定為著名商標。 開啟台灣韓流新紀元的經典韓劇《大長今》,即為前述商標爭議類型的經典案例。2004年,台灣的第三人唐姓業者,在《大長今》於台灣首播的三個月後,即以「大長今」申請商標註冊,指定使用在中藥材、清潔用品、膳食、蜂蜜、人參茶、藥膳零售、美容服務……等,橫跨第3、5、29、30、32、35、44類之商品或服務。舉其中上訴至最高行政法院者為例:唐姓業者之「大長今」商標指定使用在35類的藥膳零售等多項服務提出申請,首先被智慧局以舊商標法第23條第1項第12款[1]相同於著名商標「大長今」且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核駁,經歷訴願駁回、上訴後原處分撤銷、再審查又核駁、訴願又駁回、向智慧財產法院上訴後駁回、到2011年最高行政法院亦駁回其上訴,案件定讞。 唐姓業者被核駁之諸多「大長今」案件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2]和智慧財產法院[3]相關判決皆認為,判斷「大長今」是否為著名商標,並非單純看該劇在台灣的知名度而定,應該以「大長今」是否作為商標使用在具體商品或服務的證據為斷。例如智慧財產法院99年度行商訴字第232號判決就指出:「『大長今』3字起初雖作為戲劇節目名稱使用,惟由於備受韓國與我國的觀眾歡迎,韓國MBC電視台及我國八大電視台、華亞國際傳播股份有限公司均將據以核駁商標圖樣中『大長今』之韓文及漢字廣泛使用於眾多周邊商品,並積極促銷,藉此吸引喜愛『大長今』韓劇的消費者樂於購買。」由文中「起初雖作為戲劇節目名稱使用」一句,可推知法院原先並不認為知名劇名本身即可認定為著名商標,而是加上「廣泛使用於眾多周邊商品」這個條件才予以認可。 從判決結果看來,若非當事人檢附了諸多販售養身酒、玄米飲品、人蔘米、醬油、水餃、圍裙、裝飾品的網頁資料和商品型錄,證明早在系爭商標申請日之前,「大長今」的韓文與漢字早已基於行銷之目的作為商標廣泛使用,該知名韓劇「大長今」亦無被認定為著名商標之可能。現在真正的問題在於,如果權利人尚未開始將劇名使用於周邊商品或服務上,其劇名是否依然可以受到商標法的保護? 近年來隨著影劇創作的蓬勃發展、國際市場的密切交流,商標主管機關也開始認知到影視工業背後的巨大商機,並逐漸正視劇名對於賣座電影和當紅劇集的重要性。一部電影或劇集的誕生,從發想、製作、行銷到取得成功,從沒沒無聞到廣受歡迎的一系列過程,背後是多少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的交融與合作;一旦票房開出紅盤、取得極高的收視率或點擊率,透過媒體的推波助瀾而在一夕之間人盡皆知,其劇名非常容易遭致他人搶註商標,無聲無息間就被侵蝕了累積多時的智力與勞動成果,讓搶註人輕易坐收漁翁之利。 為了防堵以上情況,擴大保護著名劇名的相關權益,智慧局2008年12月31日發布的「商標識別性審查基準」第4.7點明文指出,「流行或廣受歡迎的書籍、影片、戲劇等作品,常隨著作的散布而廣為人知,尤其在今日商業模式的運作下,廣受歡迎的書籍、戲劇常被改編為電影,賣座的電影常發行各種周邊商品,若作品名稱經大量使用,在消費者心中產生鮮明的印象,而有指示來源的功能,則具有識別性,著作權人或得其同意之人,得以之申請商標註冊。非著作權人或得其同意之人申請商標註冊,可能使消費者產生來源的混淆或減損其識別性,應不得註冊(現行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款)。」此一規定後來也成為智慧局審查相關案件的最大準則。換言之,智慧局並未採納過去「大長今」一案的判決結論,即需要「廣泛使用於眾多周邊商品」才能證明知名劇名為著名商標,而是認為單純的劇名,只要具有廣泛知名度,本身就足以成為著名商標。就算權利人沒有及時幫劇名註冊商標,依然有機會受到商標法之保障。 2011年,華碩電腦曾以「Dark Knight」申請商標註冊[4],指定使用於第9類的網路設備相關商品;與漫威(Marvel Comics)齊名的美國漫畫界巨頭DC漫畫公司(DC Comics),以未在台灣註冊的「The Dark Knight」、「黑暗騎士」作為據爭商標,向智慧局提出異議,認華碩電腦之「Dark Knight」近似於其著名商標,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違反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款之規定。DC漫畫公司(DC Comics)透過「The Dark Knight」在其他國家的商標申請註冊列表、《黑暗騎士》電影於世界各國及台灣上映之相關媒體新聞、有線電視播放、影音娛樂光碟發行、票房排行相關報導、周邊商品之網路行銷廣告、商品照片等證據,智慧局認為「堪認據爭『The Dark Knight』商標於系爭商標100年7月12日申請註冊日前,於電影、漫畫書及其周邊商品,已為相關事業及消費者熟悉,且已達著名程度。」[5]嗣後華碩電腦的系爭商標即被撤銷。 電影要登上國際舞台比較容易,但由於線上收看影集的習慣日漸普及,建立跨國知名度的電視劇也所在多有。以1910年代約克郡莊園為背景的英國古裝劇《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細膩刻劃英式大宅門中貴族與僕人的日常生活,2010年播出後在全球引起熱潮,至今甚至拍了六季。2013年,台灣的蘇姓業者以「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申請商標註冊[6],指定使用於第33類之酒精飲料相關商品;英商嘉年華影視公司向智慧局提出異議,並以未在台灣註冊的「Downton」、「Downton Abbey」和「唐頓莊園」作為據爭商標,主張系爭商標違反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12款等規定。關於據爭商標是否為「著名商標」,智慧局認為透過異議人檢附之資料,「堪認據爭『Downton Abbey』、『唐頓莊園』商標於系爭商標102年11月6日申請註冊前,於電視節目製作及播送等相關商品或服務已因其於電視、報紙等媒體長期且廣泛的報導及播放,並有眾多我國網友於網路部格落及留言板討論,而為我國大多數的消費者所熟知之著名商標。」[7]嗣後蘇姓業者的系爭商標即被撤銷、訴願遭駁回,向智慧財產法院提起訴訟後亦敗訴[8]。 就台灣電視劇部分,《命中注定我愛你》、《我可能不會愛你》等大受歡迎的劇集之劇名,也曾在2014年被第三人中華網龍申請註冊為商標[9],指定使用在第9類商品和第41類服務,但全數遭智慧局以違反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款之規定主動予以核駁。在智慧局發布的核駁書中,盡皆引用前述「商標識別性審查基準」第4.7點為理由,認定它們是「流行或廣受歡迎的戲劇」,並且輔以收視率、網路人氣、海外版權銷量、關鍵字搜索熱度、金鐘獎獲獎情形等因素綜合考量,認為「命中注定我愛你」、「我可能不會愛你」等商標的識別性及知名度已因戲劇之廣受歡迎,已為相關事業或消費者所普遍認知而為著名商標。 由以上諸多案例可知,隨著時間的進展,以及電影電視業的蓬勃發展,智慧局已認可知名影劇之劇名足以成為著名商標,就算權利人沒有以劇名在我國註冊商標、或缺乏販賣周邊商品的證據,審查機關仍會以該知名劇名作為著名商標而主動保護,傾向於核駁或撤銷搶註的商標。 儘管知名劇名很有可能被認定為著名商標,但對於手握眾多熱門影集的傳媒巨擘來說,總是想及早取得權利,事先防範有心人士的覬覦,免去日後捲入爭議糾紛的繁瑣與徒勞。 擁有蜘蛛人、鋼鐵人、X戰警、美國隊長等知名電影系列的漫威娛樂,正是保護自家劇名權益的翹楚。以《復仇者聯盟》這部全球影史票房前五名的電影為例,台灣上映時間為2012年4月25日,但漫威早在2010年8月31日就把英文片名「AVENGERS」在我國申請註冊為商標,而且除了傳統上影劇節目會指定的第9和41類商品/服務以外,還指定使用在第16(漫畫書)、25(服裝)、28(玩具)類等商品;2014年7月2日,距離系列第一集在台上映二年有餘,漫威又再度為相同的「AVENGERS」商標申請了多類新商品[10],分別是第3(保養品)、14(鐘錶)、18(包袋皮件)、20(擺飾品)、21(容器)、24(布巾)、29(乳製品)、30(穀製品)、32(飲料)等類別。 漫威另一部於2016年10月25日在台上映的《奇異博士》,則是早在2015年6月12日就以英文片名「DOCTOR STRANGE」提出申請,且同樣指定使用在第9、16、25、28、41等商品/服務,與「AVENGERS」在2010年的首次申請如出一轍。同年稍早推出的另一部電影《惡棍英雄:死侍》,片中包含大量的暴力、髒話和裸體,內容也極具顛覆性,與漫威過去的超級英雄形象大相逕庭,改編電影本來完全不被看好;但漫威可沒因此忘記要申請商標,早在上映半年前的2015年8月7日,就以英文片名「DEADPOOL」[11]提出申請,且同樣依循前面介紹的模式,指定使用在第9、16、25、28、41等商品/服務,還另外多加了一個第18類(包袋皮件)商品。進一步查詢這幾年推出的《蟻人》、《鋼鐵人》、《雷神索爾》等劇名之規劃,首次申請也都不脫這幾個類別,推測應該是漫威根據多年的國際市場經驗,整理出最常販售的商品/服務,之後若有需求才會像「AVENGERS」一樣慢慢擴充。 看完電影公司的策略,當然也要談談電視劇的部分。以自製節目而聞名的HBO聯播網為例,過去雖然也有為旗下的著名影集《諾曼第大空降》、《慾望城市》等劇名在我國申請商標註冊,但都是已經播出很長一段時間後才出手。2015年之後,單純從商標佈局來看,HBO經營台灣市場的態度轉趨積極:從當年6月播出的《好球天團》至今,包括《唱片啟示錄》、《墮落街傳奇》、《魯蛇日記》、《閨蜜向前衝》、《離婚歐買尬》等,已經有八部影集都是在台灣首播日前就用英文劇名提出申請,絕大部分都指定使用在第9跟41類傳統的影音商品/服務。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似乎是個突出的例外。這部以中世紀史詩奇幻為題材的影集,由於製作精良、劇情揪心,2011年開播以來堪稱全球最熱門影集。本劇不僅深受盜版商與爆雷駭客的青睞,對HBO本身來說也是呵護備至的掌上明珠。早在全球首播日的一年多前,他們就用英文劇名「GAME OF THRONES」[12]在我國提出申請,除了第9跟41類之外,還指定使用在第16(印刷品)、18(包袋皮件)、20(飾品)、21(容器)、25(服裝)、28(玩具)類等商品。 另外值得一提的有兩點:第一,HBO罕見地將本劇的「集名」提出申請──第一季第一集名稱「WINTER IS COMING」(凜冬將至)──在2016年獲得註冊,指定使用在第21(容器)、25(服裝)類商品,代表如果「集名」的識別性夠強,也有機會獲得核准;第二,HBO在今(2017)年也將本劇的中文翻譯劇名「權力的遊戲」[13]提交申請,雖然目前尚在審查階段,但這是該公司繼「慾望城市」之後時隔七年首次做出同一決定,或許表示他們很有信心中文使用者能夠認知「權力的遊戲」就是在指本劇。 結論 綜上所述,劇名若具備識別性,當然可以註冊為商標。然尚未註冊為商標的劇名是否亦受保護,從本文梳理「大長今案」可知,早期光是戲劇本身的高知名度並不足夠,還要求實際使用在周邊商品或服務的證明,主管機關才會予以保護。 爾後從「Dark Knight」、「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等異議案,以及「命中注定我愛你」、「我可能不會愛你」等核駁案也可看出,近年來經過觀念的轉變,智慧局已逐漸將知名的劇名直接認定為著名商標來保護,往往會主動核駁或撤銷搶註的商標。這種傾向更進一步在2008年後化為原則明文規定在前述審查基準第4.7點當中,而法院後續判決也認同此一趨勢。然而對於擁有許多劇名的媒體集團來說,坐等主管機關認定或許還不夠,若想更進一步架起劇名相關權利的保護網,則可以參考漫威和HBO的經營策略,積極為手中的中英文劇名申請相關商品或服務的商標註冊。筆者更建議,在決定劇名後欲加以使用前,亦應一併進行商標查詢,了解可能的障礙並避免不必要的糾紛。 欲知更多相關資訊,請關注後續文章。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譚璧德,電子郵件地址為 pdernbach@winklerpartners.com 或資深顧問顏嘉利 jasonyan@winklerpartners.com@winklerpartners.com。 本文章由顏嘉利及李杰翰共同撰述。 [1] 相當於現行商標法第30條第1項第11款對著名商標的保護 [2] 95年訴字第429、430、431、472、474、475、539、540號判決;96年訴字第3705號判決。 [3] 99年行商訴字第232號判決;100年行商訴字第2號判決。 [...]

劇名的保護 (上)

本所資深法務專員顏嘉利研究,台灣智慧財產相關法規提供怎麼樣的保護給受歡迎的電影與電視戲劇。 劇名受著作權法保護嗎? 劇名,因為是戲劇節目的名稱,一旦涉及爭議,人們多會覺得和戲劇創作有關,而認為它是著作權法的保護對象。誠然,依照著作權法第5條第1項第3款規定,「戲劇」確實被納入「著作」的範疇。這邊的「戲劇」是指由演員透過身體動作的詮釋、將特定劇情表演出來的「著作」。也就是說,著作權法所保護的「戲劇」,是指戲劇內容本身。然而單純「劇名」的定位如何,在著作權法和相關判決上卻付諸闕如。 著作權法所保護的「著作」,依據該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規定,係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除此之外,此著作還必須具有「原創性」──亦即「原始性」(獨立完成非抄襲)及「創作性」(相當程度的精神作用)兩個內涵──已成為學說及實務普遍承認的通說。例如同法第9條第1項第3款規定,「標語」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背後理由即是標語太過簡短,像是「安全第一」、「請勿穿越」等,字數少到難以表達個人思想、精神、感情之獨特,低於「創作性」的最低標準,因而直接列在第9條「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而不予保護。 另外還有許多沒列在第9條、但也因創作性太低而不保護的例子。例如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於2010年發布的一個解釋令函[1]指出,「書名……屬單句或短句,與本法要求之保護要件不符,不受本法保護。」此處的保護要件即是指「創作性」。雖然令函中沒有探討戲劇名稱,但「劇名」與書名同為作品的名稱,通常過於簡短而難以體現作者的創作性,同理可知當然亦非著作權法要保護的對象。 那劇名有沒有可能受到公平交易法的保護呢? 現行公平交易法第22條第1項規定,事業就其營業所提供之商品或服務,不得有下列行為:「以著名之……商標……或其他顯示他人商品之表徵,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為相同或近似之使用,致與他人商品混淆,或販賣、運送、輸出或輸入使用該項表徵之商品者。」著名案例發生在二十多年前,X公司因發行《腦筋急轉彎》系列書籍暢銷一時,引發對手Y公司仿效出版《新腦筋急轉彎》。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本案的研析意見[2]認為,「腦筋急轉彎」一詞尚未成為該商品本身習慣上所通用之名稱(同條第3項第1款參照),二者除在名稱上類似外,皆採用幽默漫畫問答集的格式,以及前頁為問題、後頁為答案的編輯形式,綜合觀察下容易使人誤認二者有系列關聯。故從書名、編排、格式等整體而言,易令人誤認二者有續集、系列關聯,而產生商品混淆之情形,加之X公司的《腦筋急轉彎》一書仍具有獨特性,因而受公平交易法保護,最後認定Y公司所出版之《新腦筋急轉彎》有當時公平交易法第20條第1項(即現行公平交易法第22條第1項)之違反。 另外,若為「管理學」、「材料工程學」等學科內的通用名詞,一般人提及時並不會誤以為某人專有這門學問,因此不適用本條規定。例如作者A著有一本書叫《行政法總論》,另一位作者B的書叫作《行政法新論》,從書名可知兩者均為講解行政法的法學教科書,因作者與內容皆不同,不致引起混淆誤認,亦不應讓A獨享該書名而加以過度保護。 劇名的保護類似於書名,但歷年來我國並未出現「攀附劇名」而涉及公平交易法的案例。故本文在此舉一較新的中國案件為例,與台灣情形對照,讀者可略知一二。 中國動畫片《汽車人總動員》在2015年上映之初,就被指責有多處抄襲迪士尼的《賽車總動員》(Cars,台灣譯名為《汽車總動員》)。在鋪天蓋地的罵聲中,迪士尼一狀告上法院,導演則堅持自己「只是學習、不是抄襲」,還反嗆批評者為「新時代的漢奸」。2016年判決出爐,就著作權侵權部分,法院認為雙方角色造型構成「實質近似」;就不正當競爭部分,法院雖認可迪士尼的《賽車總動員》較為知名,但與被告的《汽車人總動員》仍有區別,應不至於導致公眾混淆;法院認為真正會使人誤認之處在於,被告的宣傳海報中皆以輪胎圖案遮擋「人」字,視覺效果上直接變成「汽車◎總動員」,與原告的片名僅一字之差,屬於不正當競爭行為,違反中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規定(相當於我國「公平交易法」)。 若非在海報上刻意遮擋片名的小動作,以及角色造型構成「實質近似」,單就原告的知名度和雙方的原始片名而言,中國法院一般對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之案例實不易成立。回頭來看,若台灣發生類似前述「攀附劇名」的案件,依「腦筋急轉彎」一案之相同法理,確可以公平交易法第22條第1項主張保護。然而,公平交易法還是力有未逮,因為《新腦筋急轉彎》除了書名近似的問題,還有「同為幽默漫畫問答之主題」、「前後頁分別為問與答的相仿開本形式」等額外的條件,才在整體綜合觀察下成立。由此可知,若只有劇名相似而欠缺其他條件,要得到公平交易法的保護絕非易事。尤其我國依公平交易法第22條第1項成立之案件極少,加之要證明「著名」,更是難上加難。 劇名能成為商標法之標的而受商標法保護嗎? 任何劇名當然皆可申請商標註冊尋求商標法的保護。然而,商標之註冊首重識別性,如果劇名只是作品內容的簡短說明或描述,因為無法使相關消費者認識為指示單一商品來源,會有商標法第29條第1項不具識別性之情形而不得註冊。智慧局發布的「商標識別性審查基準」第4.7點指出,「以常用的書籍、雜誌、影片或電視、廣播節目內容的說明文字,作為商標指定使用於該等商品,給予消費者的印象為內容的說明,且其他作者亦有使用相同或相似說明文字作為書名或雜誌名稱的需要,不宜由一人取得註冊。」 曾有核駁案例為「空間大改造」,其指定使用於雜誌、書籍等商品,給予消費者的印象為雜誌、書籍之主題或其內容的說明,而非具有識別性的商標。美國也曾發生一著名案例:專門為學齡前兒童設計教材的出版社Brainy Baby,2009年將旗下一個教學影片名稱「LAUGH & LEARN」[3]申請商標註冊,指定使用於「提升與發展嬰幼兒創意和智力的一系列真人與動畫教學錄影帶、錄音帶及數位影音光碟」。此商標後來在2011年被玩具大廠美泰兒(Mattel)提起撤銷,主張「LAUGH & LEARN」這個名稱純粹是對該錄影帶內容的描述,欠缺識別性而不得註冊為商標。簡言之,劇名欠缺識別性,則不應受到商標法保護,因讓其為一人專用,對他人顯失公平。同理,若劇名具備商標識別性,當然可以註冊成為商標而受商標法之保護。 欲知更多相關資訊,請閱讀第二篇文章。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譚璧德,電子郵件地址為 pdernbach@winklerpartners.com 或法務專員顏嘉利 jasonyan@winklerpartners.com@winklerpartners.com。 本文章由顏嘉利及李杰翰共同撰述。 [1] 智著字第09900043210號 [2] 公平會81年8月5日第44次委員會議討論案 [3] 美國商標序列號(US Serial Number) 77663465

博仲在六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躋身2018年全球法律產業媒體《Legal 500》排名為亞太地區優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一,推薦博仲在六項執業領域之表現,而博仲的勞僱業務也首次獲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也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指出,本所協助客戶瞭解勞動基準法近來的變更,而且十分善於處理勞僱爭議。 合夥人陳慧玲律師所帶領的保險業務已連續六年獲得《Legal 500》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該團隊尤其專長於董監事責任保險。《Legal 500》指出,陳慧玲律師「在保險訴訟及仲裁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也提及費浩文在跨國案件中提供的協助。 本所合夥人譚璧德亦因其在智慧財產領域的卓越表現受到高度推薦,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在為國際知名品牌處理執行與起訴業務方面,極爲專業傑出」,更特別提到本所為蘇格蘭威士忌協會提供的服務。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及陳絲倩律師則因其在智慧財產訴訟方面的表現而獲推薦。 《Legal 500》指出,本所在科技、媒體和電信(TMT)執業領域中的OTT及物聯網方面頗具優勢,也提及本所已協助許多跨國客戶,讓客戶順利在臺灣提供服務。 此外,在爭議解決及企業併購兩項領域,本所的表現亦獲肯定。《Legal 500》指出,本所代表國際客戶進行一系列的商業訴訟,包括執行外國判決。而由本所顧問柏禮文帶領的企業法律業務也獲評「在跨太平洋、兩岸、進出口交易方面擁有豐富經驗」。 《Legal 500》針對全球的法律事務所在各執業領域的表現進行排名已逾25年,主要的評比對象為向企業法務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您可以到這裡《Legal 500 Asia Pacific》查看最新的排名。

使用與他人商標近似之名稱作為公司名稱,會構成商標侵害嗎?

著名的基金品牌「富蘭克林」,有權阻止他人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公司名稱嗎?商標法第70條第2款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視為侵害商標權」,該條文中之「著名商標中之文字」是否限於相同之文字?智慧財產法院於「富蘭德林」一案之第一、二審判決,採取了否定的見解。 本文試以「富蘭德林」一案,討論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有關「著名商標中之文字」解釋之相關問題。 一、 案件事實 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透過旗下之「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自西元(下同)1990年起,在台灣提供基金投資之相關服務。並由集團中之「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FRANKLIN/TEMPLETON DISTRIBUTORS, INC.)」於1998年,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註冊「富蘭克林」商標(註冊第00131837號),於2000年獲准註冊,授權「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使用於所提供之基金投資服務。 2002年發跡於上海之台商「富蘭德林事業群」,其負責人於2003年,在我國取得「富蘭德林」商標,註冊於第35、41類之「工商管理協助、行銷研究諮詢顧問、企業管理顧問、教育、出版」等相關服務,但是,並沒有註冊於其後來實際使用之「證券投資諮詢、顧問」業務。 2013年,「富蘭德林事業群」返台成立了「富蘭德林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富蘭德林投資有限公司」二公司,並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其商標,在台從事「證券投資諮詢、顧問」之業務,引起「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之注意,委託律師發函,要求其停止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商標及公司名稱之特取部分。 「富蘭德林」二公司表示,「富蘭德林」是由英文之「Friendly(友善)」音譯而來,與「富蘭克林」是來自於美國立憲之父「班傑明‧富蘭克林( Benjamin Franklin)」姓氏「Franklin」之音譯,明顯不同。他們從未對外宣稱,與「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有任何關係,「富蘭德林」並不會造成消費者的混淆誤認。拒絕「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之要求。 因此,於2015年,「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即向智慧財產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主張「富蘭德林」二公司,是為了攀附其商譽,而刻意採用「富蘭德林」此一高度近似的公司名稱及商標,藉此混淆消費者,使消費者誤認「富蘭德林」二公司是其關係企業,而侵害其「富蘭克林」商標權,而請求法院命其停止相關之使用。 二、 「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的要求是否有理由呢? 在台灣,商標權人所享有的權利,原則上只能夠排除他人使用近似、有致混淆誤認之虞之「商標」,而無法阻止他人使用相同或近似之文字,作為「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之使用。但是商標若經由大量之行銷、宣傳,成為「著名商標」時,商標法則擴大其保護範圍,賦予排除他人使用於「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之權利。另一方面,也賦予其排除近似之商標,使用於非類似商品之權利。 由於「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擁有在先註冊之「富蘭克林」商標,可以主張「富蘭德林」商標屬近似商標,有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故侵害其商標權。同時,亦可主張「富蘭克林」商標多年來在我國廣泛行銷,已經在「基金投資」相關服務成為著名商標,有權排除「富蘭德林」二公司,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公司名稱之特取部分。 商標法第68條第3款規定:「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或服務,『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之商標』,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者」,為侵害商標權。因此,若經法院確認,「富蘭德林」商標與「富蘭克林」商標近似,有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則「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有權排除「富蘭德林」商標之使用。 其次,商標法第70條第2款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視為侵害商標權。其中,該法條之用語「『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與商標法第68條第3款規定之用語「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之商標」,明顯有所不同。從文意解釋來觀察,商標法第68條第3款之規定,似乎有意與商標法第70條第2款之規定區別,將該條侵權之範圍,限縮在「相同」於著名商標之「公司名稱」或其他名稱。而本案中被告之公司名稱特取部分為「富蘭德林」,與原告所擁有之商標「富蘭克林」,有「德」、「克」之區別,並非完全相同,究竟是否構成商標法第70條第2款之侵權態樣,即有爭議。 參考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商標法逐條釋義」之解釋,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所稱著名商標中的『文字』,係指與著名商標中足於引起消費者注意並藉以與他人商品或服務相區別的文字『相同』者而言。參酌第1款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標之用語,本款既為視為侵害之擬制規定,解釋上自不宜任意擴大著名商標中的『文字』及於所謂『近似』之判斷範圍。但依社會一般通念,其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者,或作為特取部分的一部分使用時,仍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因此,依照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之解釋,商標法第70條第2款的「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原則上指的應該是相同的文字,例外及於雖不相同,但「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或「作為特取部分的一部分」之情形。 三、  本案中,「富蘭克林」與「富蘭德林」當然並非相同,但是究竟是不是「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之情形呢? 智慧財產法院第一審判決指出,「觀諸『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二者間,雖有『德』與『克』之差異,但『德』與『克』均有『ㄜ』之尾音,加以其他『富』、『蘭』、『林』三字均相同,故『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會使人認為只是音譯之別,其二者予人識別之主要概念實質上相同。……..仍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而認為「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只是音譯之別,實質相同。 智慧財產法院第二審判決,基本上採取與第一審相同之見解,但是進一步分別從「外觀」、「讀音」、「觀念」不同面向分析,認為「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外觀「高度近似,甚至實質相同」,讀音「實難輕易區辨富蘭德林與富蘭克林之異同」,觀念均「予人之整體來自同一翻譯文字之印象」,認定「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公司名稱。 從智慧財產法院一、二審的判決內容可知,法院認為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所規定的「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並不限於完全相同的文字,若「只是音譯之別,其二者予人識別之主要概念實質上相同」,或「外觀高度近似,甚至實質相同」,「實難輕易區辨異同」,「來自同一翻譯文字」,均可能認定為「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此一標準與「商標法逐條釋義」中所採「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是類似的概念。 從以上判決實務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著名商標」不但能排除他人使用完全「相同」的文字,作為「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對於並非完全「相同」的文字,但是高度近似,足以認定為「實質相同」者,亦得排除之。 至於,「富蘭德林」與「富蘭克林」究竟算不算實質相同呢?筆者認為,「Benjamin Franklin」在台灣,已然成為知名度非常高的美國歷史人物,他的中譯姓氏均採用「富蘭克林」,僅非常少數使用「弗蘭克林」或「佛蘭克林」,經過長期的共同使用,幾乎已經約定俗成定於一尊。會將「富蘭德林」認為是「Franklin」中譯音的,應該是少之又少吧!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營業秘密法修法方向

本所透過參與今年度之營業秘密法修法公聽會,瞭解此次營業秘密法的修正係由智慧財產局主導,而討論的修法議題包含增訂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得作為訴訟主體、外國人互惠原則修正。以下就主要的修法內容及方向作一簡述,供各界參考。 外國法人之自訴權與互惠原則 外國法人如未經我國認許,依我國相關法令,無法取得相同於我國法人之法人資格,故而不得提起營業秘密訴訟之告訴及自訴。然而,在跨國公司普遍的當代,將會減低其等來我國投資的意願。因此,此次修正將增訂未經認許的外國法人在我國亦得做為營業秘密訴訟中的訴訟主體。 此外,現行營業秘密法第15條規定,對於外國人營業秘密保護的互惠原則,其條約規定僅屬雙邊條約、協定,但實際上仍可能包含多邊條約或協定,故此次修正,將條文內容予以修正,以更加符合現狀。 偵查中的閱覽限制仍待討論 關於增訂偵查程序中營業秘密資料之閱覽限制,當日學界、實務界對於應由法官(未來案件審理程序中的裁量者)還是檢察官(未來案件審理程序中的一方當事人)擁有核發閱覽限制之權限,未有統一的修法方向,因此,仍待各界表示意見,進一步的討論。 決定判決公開之內容與不公平競爭修法 除了上述的修法議題外,與會人士還討論到涉及營業秘密之判決,是否可以增訂讓雙方當事人對於判決內容如何公開及遮蔽有表達意見的程序。另外,就公平交易法修正前第19條第5款關於以不公平競爭行為獲取營業秘密,是否要再重新納入公平交易法規範,也有與會人士在此次公聽會中提出討論。 此次的修法方向,將帶給外國企業更多捍衛自身營業秘密的管道,以及降低訴訟程序中營業秘密遭洩漏的風險,提高我國對於營業秘密保護的密度。惟此次的營業秘密法修正草案,仍未經行政院進行討論,因此上述公聽會所討論的議題,是否能實際成為未來修法的條文,以落實營業秘密的保護,仍有待吾人進一步觀察。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台灣營業秘密保護或智慧財產法規事宜,請聯絡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為cchen@winklerpartners.com,或電話+886 223112345 分機307。

博仲在五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成躋身《Legal 500》推薦的亞太地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列。合夥人陳慧玲律師所帶領的保險業務已連續五年獲得《Legal 500》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該團隊尤其專長於董監事責任保險。《Legal 500》指出,陳慧玲律師「在保險領域有豐富的經驗,曾代表積極尋求將台灣納入其大中華區業務之國際性保險公司」。 在勞僱領域方面,本所亦獲得優等評比。帶領本所勞僱業務的合夥人陳絲倩律師獲評為「代表國際性企業處理勞僱爭議的優秀律師,並在勞僱領域相關諮詢顧問實務上具有廣泛經驗」。本所合夥人譚璧德亦因其在智慧財產領域的卓越表現受到高度推薦,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不但代表相當高比例的全球知名品牌處理其商標執行及申請業務,亦提供專利申請服務。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則因其在智慧財產訴訟方面的表現而獲推薦。 此外,在爭議解決及企業併購兩項領域,本所的表現亦獲得肯定。《Legal 500》指出,本所代表國際客戶進行一系列的商業訴訟,包括執行外國判決,而由本所顧問柏禮文與陳慧玲律師一同帶領的企業法律業務則以對台投資及創投交易為主。 《Legal 500》針對全球的法律事務所在各執業領域進行排名已逾25年,其特別著重以向企業法務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作為評比對象。您可以到這裡查看最新的《Legal 500 Asia Pacific》排名。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