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ag Archives: 郭建中律師

外國廠商出口嬰兒食品到臺灣販售,要注意什麼?

一、嬰兒食品的定義與定性 我國對嬰兒食品的定性,規定在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3條第2款,「嬰兒配方食品」與「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被歸入「特殊營養食品」加以規範。進一步從「特殊營養食品查驗登記相關規定」的前言中可得知,「特殊營養食品」中的「嬰兒與較大嬰兒配方食品」包含「嬰兒配方食品」、「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及「特殊醫療用途嬰兒配方食品」。 綜合觀察條文結構,有二處值得探究的地方:什麼是嬰兒與較大嬰兒?什麼是配方食品與配方輔助食品呢? 首先,嬰兒和較大嬰兒是以年齡區別,依照「嬰兒與較大嬰兒配方食品廣告及促銷管理辦法」第2條,嬰兒是指出生至六個月內的嬰兒,較大嬰兒則是指超過6個月至12個月的嬰兒。 其次,配方食品與配方輔助食品是以「嬰兒單獨食用是否能滿足營養需求」加以區分。依照「嬰兒與較大嬰兒配方食品廣告及促銷管理辦法」第2條,嬰兒配方食品是指單獨食用即可滿足嬰兒營養需求的母乳的替代品;而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則是指超過6個月大、未滿一歲的嬰兒,在斷乳期間,搭配嬰兒副食品食用的配方食品。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從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3條的名詞定義中可以發現,我國的食品只區分給一般人食用的「食品」,以及提供嬰兒或特定疾病病患食用的「特殊營養食品」。幼童食用的食品,並未被歸類於特殊營養食品中,在我國也沒有專門為幼童食品進行分類。換言之,一歲至三歲幼兒食用的食品與成年人食用的食品置於同一分類。 二、嬰兒食品上市前的必經步驟-查驗登記、核發許可 (一)、嬰兒食品為特殊營養食品,依法須經查驗登記、核發許可 依照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1項的規定,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之食品,未經中央主管機關查驗登記並發給許可文件,不得製造、加工、調配、改裝、輸入或輸出。衛生福利部公告「特殊營養食品應向中央主管機關辦理查驗登記」(參衛生福利部2014年1月8日部授食字第1021351781號函)。為辦理特殊營養食品之查驗登記,以妥善管理特殊營養食品之衛生與安全,衛生福利部根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1項,訂定「食品與相關產品查驗登記及許可證管理辦法」及「特殊營養食品查驗登記相關規定」。 依照「食品與相關產品查驗登記及許可證管理辦法」第2條,所謂查驗登記,係指審查、檢驗、登載有關事項及經查驗登記所核發之許可證件或許可文件。其中「登載有關事項」得包括下列有關事項:中文及外文品名、原料成分、包裝、原廠名稱及地址、申請廠商名稱及地址、許可證有效期限、其他登記事項。 此外,依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6項及「食品與相關產品查驗登記業務委託辦法」第9條,衛生福利部委託「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辦理2018年度特殊營養食品查驗登記之新案、許可文件換發、補發、展延、轉移、註銷及登記事項變更等業務(參衛生福利部2018年1月23日衛授食字第1071300228 號函)。經「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查驗登記後,再由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核發許可文件。 (二)、應備文件與審查流程 根據「特殊營養食品查驗登記相關規定」,業者應向衛生福利部提出特殊營養食品查驗登記申請,並檢具以下書面資料:(1)申請書表;(2)原料成分含量表、產品規格及營養成分分析表;(3)產品在國外販售之有關證明文件、販售產品或相關之產品試用報告;(4)製程作業要點資料;(5)原製造廠為合法製售工廠之官方證明文件;(6)產品標籤、外盒包裝、說明書、中文標示;(7)申請廠商營利事業登記文件;(8)完整樣品;(9)特定疾病用調整蛋白質之高蛋白質食品應提供蛋白質測定方法;以及(10)再分裝產品相關文件。 新案申請每案收費新台幣3千元,審查時間6個月(如為展延、轉移、變更者,每案收費新台幣4千元,審查時間2個月),向衛生福利部提出查驗登記申請;如有文件未齊備的情形,廠商可於2個月內補件,亦可發函申請展延1個月。衛生福利部將申請案件之書面審查作業交由「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進行,經諮詢「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或相關領域之專家籌組之查驗小組審查後,再由衛生福利部核發許可證或駁回申請案。經許可之嬰兒配方食品或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將登載於衛生福利部「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許可資料網站」,供民眾查詢、檢索。 (三)、查驗標準 1. 成份與食品添加物 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應添加那些必須成分、選擇性成分和食品添加物,以及使用範圍、限量及規格標準,主要是依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嬰兒食品類衛生及殘留農藥安全容許量標準」、「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國家標準(Chinese National Standards, CNS)」。 其中國家標準部分,「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進行查驗登記書面審查時,會依照申請查驗的食品類別,對應相同類別之國家標準,包含:「嬰兒配方食品(CNS-6849)」、「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CNS-13235)」、「特殊醫療用途嬰兒配方食品(CNS-15224)」、「嬰幼兒穀物類輔助食品(CNS9906)」與「嬰幼兒罐製食品(CNS-10838)」,並以其所訂定的必要成分、選擇性成分以及食品添加物,應含之營養素、最低限量、最高限量、以及指引上限,作為主要審查標準。 2. 特殊營養食品標示 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之容器或外包裝,應遵循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2條之規定,營養標示則應遵循同法所授權、衛生福利部訂定之「包裝食品營養標示應遵行事項」以及「市售包裝嬰兒與較大嬰兒配方食品及特定疾病配方食品營養標示應遵行事項」。此外,標示各項極限值之數據修整原則,在前述規定中要求應參照國家標準CNS-2925「規定極限值之有效位數指示法」規定。 3. 附論:國家標準的法律定性 在「國家標準」的指引中,會發現幾段有趣的文字。以「嬰兒配方食品(CNS-6849)」為例,在必須成分處載明「供即食用之嬰兒配方食品每100kcal(或100 kj)應含下列營養素,並應符合表列最低限量及最高限量或指引上限」;又或者在食品添加物的地方載明「除下列規定外,其餘應符合行政院衛生署公布之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用量標準之規定」。似乎申請廠商應優先遵循國家標準所訂定的標準,而非衛福部經法律授權所訂定之辦法。因此,究竟國家標準的法律定性為何,值得討論。 標準法中,規定國家標準是由經濟部標準檢驗局依標準法規定之程序制定或轉訂,可供公眾使用之標準。國家標準採自願性方式實施。但經各該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引用全部或部分內容為法規者,從其規定。申言之,國家標準並非強制使用之標準,除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法規中引用國家標準作為審查標準。經遍查衛生食品安全相關法規,並無任何法規言明,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之查驗標準,須依照國家標準所制訂之規則,惟實務上確實是以國家標準做為查驗基準,使國家標準對申請廠商產生實際上拘束力和限制,如果不符合國家標準的要求,即會遭受駁回申請之不利結果。然而在定性上,國家標準既非行政機關基於法律授權,對多數不特定人民所生法律效果之法規命令,亦非僅限規範行政機關內部、未直接對外發生法規範效力的行政規則。因此,國家標準在「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查驗登記上的法律定性十分模糊。 四、結語 進入少子化社會,父母愈發關心嬰兒營養的議題,希望給寶寶吃到營養又適合的嬰兒食品,為嬰兒食品的市場帶來商機。外國廠商欲出口嬰兒配方食品及較大嬰兒配方輔助食品到臺灣,應符合臺灣法規和國家標準關於成分、食品添加物和標示的規定及要求,並依照前述方式提出申請、經查驗登記和核發許可後,才能在台上市。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外國廠商進口產品到台灣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商標廢止案件是否適用一事不再理?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籌辦商標法令說明會多年,蒐集眾多極具實務重要性之案例於說明會中分析介紹,供與會之各方專家、學者及律師討論思辨,其對於促進台灣商標法實務發展貢獻良多。於107年4月25日召開之107年度商標法令說明會,同樣內容精彩豐富,筆者特此表示感謝及敬意。 本次商標法令說明會所舉之「AIR JUMP」廢止案例,提及法院判決對於主張商標廢止之理由,認定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說明會現場主講之智慧財產局商標審查官,亦表示贊同上開見解。蓋對照商標法第56條、第61條,對於異議、評定案件,均有明文之一事不再理之相關規定,商標法廢止章節則無類似規定,且商標法第67條亦無準用同法第56條、第61條,似可印證立法者亦認為商標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再者,實務上,最為常見基於商標法第63條第1項第2款「無正當事由迄未使用或繼續停止使用已滿三年」所提之商標廢止案件,申請者經常於廢止不成立處分後,再行提起相同理由之廢止申請,未見因重複提出而不受理,似亦呼應前揭論點。 究竟商標廢止案件有無適用「一事不再理原則」,本文認為尚存疑義,分析理由於下。 主張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其主要理由,係認為商標權人有持續維持商標使用之義務,故重複依據第63條第1項各款,反覆檢視商標之使用狀態,並不為過,而應可持續重複提出。然,重複提出之商標案件,是否一定屬於「一事不再理原則」中所定義之「一事」,其實是非常有疑問的。 怎麼說呢?例如對於某一商標主張第63條第1項第2款「未使用達三年」而申請廢止者,若先後提起之廢止申請時間並不相同,則其三年之「未使用商標期間」計算時點即有不同。本於商標廢止制度之精神,自然有再次審查系爭商標實際使用狀況之必要。前後兩案之三年期間計算不同,要件事實即屬有別,當然並非相同之「一事」,並無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也無須排除「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 反之,若兩次廢止申請均在同一日提出,因為所主張之「未使用商標」之期間完全相同,此時若堅持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智慧財產局仍有重複審查該案之義務,顯然即有浪費行政資源以及違反程序法精神之嫌。 再者,以商標法第63條第1項第1款「變換使用」為理由而申請廢止者,若於廢止申請不成立確定後,基於同一事實、同一證據、同一理由,竟可再次提出相同之廢止申請,非但造成商標權人之困擾與紛爭無法止息,也將造成智慧財產局行政審查資源之浪費,其不合理之處甚為顯然。就此,107年度商標法令說明會所舉之「AIR JUMP」廢止案例,之所以得以重複提出申請,係因前後兩次對於同一標的商標所提之廢止申請,其據以廢止申請之商標並不相同。基礎事實有別,即非同一事件,當然非屬「一事不再理原則」之例外情形。 綜上說明,本文對於107年度商標法令說明會所呈現智慧財產局歷來之見解,認為商標廢止案件並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建議應進一步探究何謂「一事不再理原則」中「同一事件」,而再行斟酌。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本文章由郭建中律師及吳達彥實習律師共同撰述。

博仲在六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躋身2018年全球法律產業媒體《Legal 500》排名為亞太地區優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一,推薦博仲在六項執業領域之表現,而博仲的勞僱業務也首次獲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也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指出,本所協助客戶瞭解勞動基準法近來的變更,而且十分善於處理勞僱爭議。 合夥人陳慧玲律師所帶領的保險業務已連續六年獲得《Legal 500》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該團隊尤其專長於董監事責任保險。《Legal 500》指出,陳慧玲律師「在保險訴訟及仲裁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也提及費浩文在跨國案件中提供的協助。 本所合夥人譚璧德亦因其在智慧財產領域的卓越表現受到高度推薦,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在為國際知名品牌處理執行與起訴業務方面,極爲專業傑出」,更特別提到本所為蘇格蘭威士忌協會提供的服務。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及陳絲倩律師則因其在智慧財產訴訟方面的表現而獲推薦。 《Legal 500》指出,本所在科技、媒體和電信(TMT)執業領域中的OTT及物聯網方面頗具優勢,也提及本所已協助許多跨國客戶,讓客戶順利在臺灣提供服務。 此外,在爭議解決及企業併購兩項領域,本所的表現亦獲肯定。《Legal 500》指出,本所代表國際客戶進行一系列的商業訴訟,包括執行外國判決。而由本所顧問柏禮文帶領的企業法律業務也獲評「在跨太平洋、兩岸、進出口交易方面擁有豐富經驗」。 《Legal 500》針對全球的法律事務所在各執業領域的表現進行排名已逾25年,主要的評比對象為向企業法務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您可以到這裡《Legal 500 Asia Pacific》查看最新的排名。

使用與他人商標近似之名稱作為公司名稱,會構成商標侵害嗎?

著名的基金品牌「富蘭克林」,有權阻止他人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公司名稱嗎?商標法第70條第2款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視為侵害商標權」,該條文中之「著名商標中之文字」是否限於相同之文字?智慧財產法院於「富蘭德林」一案之第一、二審判決,採取了否定的見解。 本文試以「富蘭德林」一案,討論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有關「著名商標中之文字」解釋之相關問題。 一、 案件事實 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透過旗下之「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自西元(下同)1990年起,在台灣提供基金投資之相關服務。並由集團中之「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FRANKLIN/TEMPLETON DISTRIBUTORS, INC.)」於1998年,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註冊「富蘭克林」商標(註冊第00131837號),於2000年獲准註冊,授權「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使用於所提供之基金投資服務。 2002年發跡於上海之台商「富蘭德林事業群」,其負責人於2003年,在我國取得「富蘭德林」商標,註冊於第35、41類之「工商管理協助、行銷研究諮詢顧問、企業管理顧問、教育、出版」等相關服務,但是,並沒有註冊於其後來實際使用之「證券投資諮詢、顧問」業務。 2013年,「富蘭德林事業群」返台成立了「富蘭德林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富蘭德林投資有限公司」二公司,並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其商標,在台從事「證券投資諮詢、顧問」之業務,引起「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之注意,委託律師發函,要求其停止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商標及公司名稱之特取部分。 「富蘭德林」二公司表示,「富蘭德林」是由英文之「Friendly(友善)」音譯而來,與「富蘭克林」是來自於美國立憲之父「班傑明‧富蘭克林( Benjamin Franklin)」姓氏「Franklin」之音譯,明顯不同。他們從未對外宣稱,與「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有任何關係,「富蘭德林」並不會造成消費者的混淆誤認。拒絕「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之要求。 因此,於2015年,「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即向智慧財產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主張「富蘭德林」二公司,是為了攀附其商譽,而刻意採用「富蘭德林」此一高度近似的公司名稱及商標,藉此混淆消費者,使消費者誤認「富蘭德林」二公司是其關係企業,而侵害其「富蘭克林」商標權,而請求法院命其停止相關之使用。 二、 「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的要求是否有理由呢? 在台灣,商標權人所享有的權利,原則上只能夠排除他人使用近似、有致混淆誤認之虞之「商標」,而無法阻止他人使用相同或近似之文字,作為「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之使用。但是商標若經由大量之行銷、宣傳,成為「著名商標」時,商標法則擴大其保護範圍,賦予排除他人使用於「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之權利。另一方面,也賦予其排除近似之商標,使用於非類似商品之權利。 由於「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擁有在先註冊之「富蘭克林」商標,可以主張「富蘭德林」商標屬近似商標,有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故侵害其商標權。同時,亦可主張「富蘭克林」商標多年來在我國廣泛行銷,已經在「基金投資」相關服務成為著名商標,有權排除「富蘭德林」二公司,使用「富蘭德林」作為公司名稱之特取部分。 商標法第68條第3款規定:「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或服務,『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之商標』,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者」,為侵害商標權。因此,若經法院確認,「富蘭德林」商標與「富蘭克林」商標近似,有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則「富蘭克林坦伯頓承銷公司」有權排除「富蘭德林」商標之使用。 其次,商標法第70條第2款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視為侵害商標權。其中,該法條之用語「『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與商標法第68條第3款規定之用語「使用近似於註冊商標之商標」,明顯有所不同。從文意解釋來觀察,商標法第68條第3款之規定,似乎有意與商標法第70條第2款之規定區別,將該條侵權之範圍,限縮在「相同」於著名商標之「公司名稱」或其他名稱。而本案中被告之公司名稱特取部分為「富蘭德林」,與原告所擁有之商標「富蘭克林」,有「德」、「克」之區別,並非完全相同,究竟是否構成商標法第70條第2款之侵權態樣,即有爭議。 參考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商標法逐條釋義」之解釋,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所稱著名商標中的『文字』,係指與著名商標中足於引起消費者注意並藉以與他人商品或服務相區別的文字『相同』者而言。參酌第1款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標之用語,本款既為視為侵害之擬制規定,解釋上自不宜任意擴大著名商標中的『文字』及於所謂『近似』之判斷範圍。但依社會一般通念,其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者,或作為特取部分的一部分使用時,仍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因此,依照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之解釋,商標法第70條第2款的「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原則上指的應該是相同的文字,例外及於雖不相同,但「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或「作為特取部分的一部分」之情形。 三、  本案中,「富蘭克林」與「富蘭德林」當然並非相同,但是究竟是不是「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之情形呢? 智慧財產法院第一審判決指出,「觀諸『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二者間,雖有『德』與『克』之差異,但『德』與『克』均有『ㄜ』之尾音,加以其他『富』、『蘭』、『林』三字均相同,故『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會使人認為只是音譯之別,其二者予人識別之主要概念實質上相同。……..仍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而認為「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只是音譯之別,實質相同。 智慧財產法院第二審判決,基本上採取與第一審相同之見解,但是進一步分別從「外觀」、「讀音」、「觀念」不同面向分析,認為「富蘭德林」或「富蘭克林」外觀「高度近似,甚至實質相同」,讀音「實難輕易區辨富蘭德林與富蘭克林之異同」,觀念均「予人之整體來自同一翻譯文字之印象」,認定「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公司名稱。 從智慧財產法院一、二審的判決內容可知,法院認為商標法第70條第2款所規定的「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並不限於完全相同的文字,若「只是音譯之別,其二者予人識別之主要概念實質上相同」,或「外觀高度近似,甚至實質相同」,「實難輕易區辨異同」,「來自同一翻譯文字」,均可能認定為「屬使用著名商標中之文字」。此一標準與「商標法逐條釋義」中所採「予人識別的主要印象實質上相同」,是類似的概念。 從以上判決實務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著名商標」不但能排除他人使用完全「相同」的文字,作為「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對於並非完全「相同」的文字,但是高度近似,足以認定為「實質相同」者,亦得排除之。 至於,「富蘭德林」與「富蘭克林」究竟算不算實質相同呢?筆者認為,「Benjamin Franklin」在台灣,已然成為知名度非常高的美國歷史人物,他的中譯姓氏均採用「富蘭克林」,僅非常少數使用「弗蘭克林」或「佛蘭克林」,經過長期的共同使用,幾乎已經約定俗成定於一尊。會將「富蘭德林」認為是「Franklin」中譯音的,應該是少之又少吧!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台灣財政部關務署修正「海關執行商標權益保護措施實施辦法」

為提供對商標權人更加全面之權利保護,以及加強台灣海關對於商標侵權商品之邊境管理措施,財政部關務署遂配合電子化政府以及簡化行政程序之方針,於2016年12月30日修正「海關執行商標權益保護措施實施辦法」(下稱本辦法),並於2017年1月1日開始全面施行。 本次主要的修正為: 一、 修正過去「一商標圖樣為一申請提示保護案」之作法,以「一商標註冊號數為一申請提示保護案」 過去海關處理商標提示保護之申請,是以「商標圖樣」做為案件之單位,同一「商標圖樣」,數個註冊號數,均歸為同一案件。惟鑑於不同商標註冊案,其權利保護期間、權利範圍各有不同,仍有區分之必要。因此,本辦法修正後第3條第1項明確規範,有商標權人就不同商標註冊號數向海關申請提示保護,需依個別商標註冊號數,分別向海關辦理資料登錄。 二、 延長提示保護期間,簡化需每年延展之程序 過去海關核准之提示保護期間,以一年為限。若需延長,商標權人須每年提出延長之申請。為簡化程序,本辦法新修正後第4條第1項,將商標提示保護期間,修正為「自海關核准日起,至商標權利期間屆滿為止」,商標權人無須再逐年提出延長申請。若商標權利期間因將告屆滿,而經商標權人申請延展者,仍須向海關提示延展商標權利期間之證明文件,以變更經登錄之資訊,商標權人無須重為申請。 三、 明訂商標權人或其代理人之協力義務,無法連繫或無代理人等情形,海關得提前終止提示保護期間 為加強商標權人或其代理人對商標保護之協力義務,本辦法新增第5條,關於海關得提前終止提示保護期間之情形,如:(一)海關無法透過商標權人或其代理人申請提示保護所檢附之資訊取得聯繫者、(二)商標權人於台灣境內無住所或營業所,而又與代理人終止委任關係或有其他委任關係消滅之事由而致商標權人於台灣境內無代理人者。 四、 明訂商標權人檢舉特定進出口貨物侵害商標權利時,海關應將受理情形或不受理之理由,通知商標權人 於商標權人主動檢舉特定進出口貨物有侵害其商標權利之情況時,本辦法修正後第6條第2項,明文規範海關具有通知商標權人其申請是否經受理,且於不受理時,尚應說明不受理之理由。 五、 修正進出口人得以「授權證明文件」,或其他無侵權情事之證明文件提供予海關,證明無侵權情事 本辦法修正後第7條第1項,將過去進出口人必須提供「授權證明文件」,證明並無侵權之規定,改為可提供任何「無侵權情事之證明文件」。 六、 明訂海關得依申請,提供商標權人疑似侵權物之照片,供其判斷商品之真偽,以加速處理程序 為縮短商標權人判斷是否前往海關鑑定之時間,本辦法修正後第7條第5項新增:海關得依申請項商標權人提供疑似侵權物之照片,惟商標權人不得僅依海關提供之照片判定進出口商品之真偽。 七、 明訂商標權人於台灣境內無住所或營業所者,必須委任代理人協助執行本辦法所訂之商標權利保護程序 有關商標權人執行本辦法之商標權利保護措施,原則上採行任意代理制度。惟若商標權人於我國無住所或營業所之情形時,則例外明訂採行強制代理制度。所以,如係在台灣境內未有住所或營業所之商標權人,有關聯繫前往海關進行侵權與否之認定、海關文件或通知之送達需向經商標權人委任之代理人為之。 八、 本辦法第15條新增經登記之商標專屬被授權人,其地位等同於商標權人 有關本辦法中,海關就商標權利保護之邊境管理措施相關程序,商標專屬被授權人得以自己之名義為之,且得排除第三人依本辦法為相同之申請,藉此與商標法專屬授權之規定一致。 關於本次修正,除延長核准提示保護期間外,未來商標權人亦可採用電子方式申請提示保護,查詢申請相關資訊,提供商標權人更加便利之措施。惟,商標權人仍須注意,應於商標權利期間將屆滿時,向海關提示延展商標權利期間之證明文件,延續其提示保護之期間,避免損及商標權利之保護。而若係外國商標權人於我國無住所或營業場所者,則須注意強制委任代理人辦理提示保護申請之規定。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商標或智慧財產等法規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郭建中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或電話 +886 (0) 2 2311 2345 分機 534。

博仲在五項執業領域榮獲Legal 500推薦

博仲法律事務所再度成躋身《Legal 500》推薦的亞太地區法律服務提供者之列。合夥人陳慧玲律師所帶領的保險業務已連續五年獲得《Legal 500》評比為最優等事務所,該團隊尤其專長於董監事責任保險。《Legal 500》指出,陳慧玲律師「在保險領域有豐富的經驗,曾代表積極尋求將台灣納入其大中華區業務之國際性保險公司」。 在勞僱領域方面,本所亦獲得優等評比。帶領本所勞僱業務的合夥人陳絲倩律師獲評為「代表國際性企業處理勞僱爭議的優秀律師,並在勞僱領域相關諮詢顧問實務上具有廣泛經驗」。本所合夥人譚璧德亦因其在智慧財產領域的卓越表現受到高度推薦,獲評為傑出律師。《Legal 500》提到,本所不但代表相當高比例的全球知名品牌處理其商標執行及申請業務,亦提供專利申請服務。合夥人郭建中律師則因其在智慧財產訴訟方面的表現而獲推薦。 此外,在爭議解決及企業併購兩項領域,本所的表現亦獲得肯定。《Legal 500》指出,本所代表國際客戶進行一系列的商業訴訟,包括執行外國判決,而由本所顧問柏禮文與陳慧玲律師一同帶領的企業法律業務則以對台投資及創投交易為主。 《Legal 500》針對全球的法律事務所在各執業領域進行排名已逾25年,其特別著重以向企業法務提供專業與符合企業目標之法律諮詢意見的執業團隊作為評比對象。您可以到這裡查看最新的《Legal 500 Asia Pacific》排名。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