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Tag Archives: 音樂

美國音樂現代化法案對數位音樂的影響

美國音樂現代化法案對數位音樂的影響 2018年10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音樂現代化法案》(Music Modernization Act,MMA),該法案被譽為數位串流音樂時代的重要里程碑。 MMA法案為何如此引起關注?究其原因,乃是美國現行的音樂著作授權制度,已無法因應數位音樂產業的蓬勃發展。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美國數位音樂產業究竟面臨了什麼困境?MMA法案又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 一、美國音樂產業之授權制度 一首歌曲通常包含了兩種著作權,分別是音樂著作及錄音著作。在美國,欲從事音樂串流服務,須要取得音樂著作之「機械重製權」的強制授權,以及向音樂著作集管團體取得「公開表演權」之授權。此外,尚須取得錄音著作之公開傳輸權和重製權。 (一)   音樂著作之授權制度 美國將音樂著作製作成錄音物並散布的權利,稱為「機械重製權」(mechanical right),該權利受到著作權法第115條「強制授權」(compulsory license)的規範,並採取個別歌曲的授權模式。音樂著作權人將音樂著作重製於錄音物並散布於公眾後,任何人均得在符合一定條件下,取得製作及散布該音樂著作錄音物的強制授權。此一強制授權制度,係為避免音樂著作被特定人壟斷,以促進音樂的流通和文化發展。 在運作上,欲利用音樂著作之人必須先通知著作權人或著作權局,且必須就每首歌曲逐筆計算權利金。音樂著作之強制授權費率,由著作權使用報酬委員會(Copyright Royalty Board,CRB)決定,該委員會由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任命的3位法官所組成,平均每5年調整授權費率和條件。 美國音樂著作之「公開表演權」(public performance right)(註:相當於我國著作權法中的公開播送權、公開演出權、公開傳輸權),大多是由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omposers, Authors and Publishers(ASCAP)和Broadcast Music Inc.(BMI)兩大音樂著作集管團體,以概括授權的方式,協助權利人及利用人雙方,解決大量授權及收取權利金的問題。 集管團體依據利用人不同的利用型態,提供概括授權、按節目授權、按片段授權等多元的授權方式。授權費率之訂定,由各集管團體與利用人自行協議,但須受美國司法部門「同意判決」(Consent Decree)之監督與拘束。如發生費率爭議時,由美國聯邦地方法院紐約南區分院的「費率法庭」(rate court)決定合理授權金額。 (二)   錄音著作之授權制度 美國數位音樂的錄音著作,可區分為互動式服務(interactive service)與非互動式服務(noninteractive service)。前者是指閱聽人能夠自由選擇想要的歌曲,後者則否。現行數位串流服務業者中的Spotify即屬於互動式服務。互動式服務的授權制度,採取自由授權方式,並由利用人與錄音著作權人自行協議授權金。 二、美國數位音樂產業的困境 隨著網際網路的發展和數位行動裝置的普及,音樂產業的商業模式已由過去的實體銷售,轉變為數位線上串流服務, Spotify、Apple Music等數位音樂平台業者紛紛崛起。 然而,數位音樂中同一首歌曲可能會發行不同的錄音版本,且涉及大量歌曲的發行,以及不同的音樂服務平台,機械重製權採取單一歌曲授權的模式,無法因應數位科技的快速競爭。加上音樂著作授權欠缺公開透明的資料庫,音樂著作又經常發生權利移轉的情形,導致數位音樂平台業者難以追蹤著作權人,大幅增加了獲得音樂授權的時間和成本。上述問題,導致數位音樂平台業者經常因為授權問題而被起訴。 另外,不同於音樂著作之公開表演權的費率制定方式,機械重製權的法定授權費率,是依照法律所規定的政策性導向要件加以衡量,無法反映公平市場價值。雖然法定授權費率每5年由CRB法官進行調整,然而自2006年以來,該費率始終維持在每首歌曲9.1美分,或每分鐘1.75美分的價格,使得著作權人無法獲得公平合理的權利金。 如何改善數位音樂產業的著作權授權困境,並使得音樂著作人獲得相對應的報酬,正是MMA法案希望解決的問題。 三、MMA法案重點介紹 MMA是針對數位時代的音樂著作及錄音著作所頒布的法案,其本質上包含了三項法案,包括:音樂現代化法案(Music Modernization Act,MMA)、CLASSICS法案(Compensating Legacy Artists for their Songs, Service, and [...]

 

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