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關於香港居民移民臺灣 – 你必須知道的五件事

根據內政部移民署最新統計,西元(下同)2020年香港居民來臺居留及定居人數創下歷史新高,總計超過一萬名,比起2019年約5800人,多了近一倍。

臺灣向來為香港居民考慮移民的首選之一,不過香港居民移民臺灣的申請過程甚為繁複,而且就申請資格進一步有所限制。因此,本文列出一些香港居民移民臺灣前需注意的事項,以減少香港居民一股腦投入而浪費時間、金錢。

香港居民移民臺灣,一般常見的方式有:在臺灣設有戶籍的直系血親或配偶、具專業能力、新臺幣六百萬元以上之投資、工作、或是就學。然而,即使具備以上條件,也必須留意以下事項:

1. 香港居民

首先,申請人需要確認自己是否為臺灣法律定義的「香港居民」。依照香港澳門關係條例,香港居民指的是「具有香港永久居留資格,且未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或香港護照以外之旅行證照者」。

舉例來說,如香港人同時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以及美國護照,則不是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所稱之「香港居民」,不能以香港居民的身份申請來臺灣居留。

2. 驗證文件

由於臺灣並非簡稱「海牙公約」的簽署國,香港地區製作的文書,如需於臺灣使用,則需要經過特定的驗證過程,才會為臺灣所接受。申請所需的證明文件,如學歷證明、專業證書、由香港醫務所出具的健康檢查合格證明,都需要先經由香港的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驗證。

由於近期申請驗證文件的人數大增,而香港的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亦因疫情影響只接受網站預約,致使等候驗證文件的「人龍」愈來愈長。因此如有需要文件驗證,建議應盡早安排。

如果申請人已身在臺北,無法親自辦理,則需要取得經過臺灣民間公證人公證及外交部覆驗的授權書,才能授權在香港的親友協助辦理驗證所需文件。

3. 尋找保證人

另外,香港居民申請在臺灣地區居留時,應覓在臺灣地區設有戶籍之二親等內血親、配偶或有正當職業之公民保證,並由保證人出具保證書。

4. 審查時間延長

依本所最近的觀察,不論是投資移民、或是依親移民,臺灣行政部門也延長了審查時間。推測這與中國、臺灣及香港目前的局勢不無關係。

此外,2020年8月,香港居民移民臺灣的相關法規也有所修改,只要申請人是 (1) 於大陸地區出生,或(2)現在/曾經任職於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具政治性機關(構)、團體或其於香港、澳門投資之機構或新聞媒體,移民署得會同國家安全局、大陸委員會及相關機關審查,並有權拒絕其申請。

在這種氛圍之下,審查時間難免延長。

5. 預期將有更多法規之修改

香港居民在臺灣成功取得居留後,一般來說,居留一年後便可取得定居資格並進而取得身分證。然而最近則有官員受訪表示,將會設立多一道「長期居留」程序,要求香港居民至少得居留兩年,才可取得定居獲發身份證。在居留過程中,臺灣政府可以不斷審視有無問題,過濾可疑人士,以確保國家安全。

另外,目前香港居民透過「專業」移民來臺者,並未相應被要求來臺執業。舉例來說,具醫生資格的香港居民申請來臺居留,不用 (也不可以) 以將來到臺灣繼續執業作為許可要件。最近有官員於受訪時則透露,即使香港的專業人士具專業證照,如果將來未能為臺灣社會作出貢獻的話,也不能以這種方式申請臺灣居留。

以上措施尚在討論中,未知將如何執行,值得吾人持續關注。可以肯定的是,臺灣政府對香港居民移民臺灣將採取更嚴謹、審慎的態度。香港居民籌畫移民臺灣之際,將比以前更需要專業人士的協助。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臺灣法規相關事宜,歡迎聯絡本所合夥人陳絲倩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博仲招募智財法務專員

博仲法律事務所為一家由臺灣律師及外國律師合夥之全方位法律事務所,目前計畫招募一名具有法律熱忱並且對智慧財產權有興趣的智財法務專員,本所希望招募到的同仁能具有商標領域的背景,與所內本國與外國同仁共同合作,提供國內外客戶兼具專業與創意的法律意見。

主要工作內容:

1. 研究並熟悉台灣智財相關法律,協助理解客戶所提出之法律需求及疑問。

2. 有興趣或願意學習我們所參與的台灣、國際業務開發會議及教育訓練相關活動。

3. 為本所各方面發展盡心力(包括案件開發、工作環境改善及社群支援計畫等),但您的職務內容主要是辦理智財相關案件。

4. 其他智財法律相關工作。

必要的條件:

1. 須具法律科系背景,熟悉智財法令及實務。

2. 曾有商標相關之工作經驗,具1年以上經驗並能獨立作業者尤佳。

理想的條件:

1. 中文文筆順暢,英文對話、閱讀及書寫能力佳。

2. 個性主動積極、細心、負責任、擅長對話、兼具耐心。

3. 喜歡及重視團隊合作。

本所重視個人特質與需求,提供多元化的友善工作環境,2015年起連續獲得亞洲法律雜誌《Asian Legal Business Magazine》最佳雇主的殊榮。同時,博仲也努力成為最好的在地公民,鼓勵同仁關心我們的環境及參與社會公益服務。因此,於2017年成為亞洲第一家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法律事務所,重視「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經營」,透過利益共享,善用企業力量改變社會與環境上的問題,造福員工、客戶、社區及環境,共創企業與社會共好的環境。您在此網站可以進一步了解本所業務內容、工作環境,以及本所的社群服務計畫。

如果您對這份工作有興趣,歡迎將您的履歷與自傳(包括為什麼選擇本事務所、您對自己未來的規劃)email 至 personnel@winklerpartners.com

電子支付市場的新變革 – 你需要知道的二三事

電子支付法制現況與回顧

西元(下同)2020年12月25日,立法院通過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以下簡稱「電子支付條例」)的修正,新法將於2021年7月1日施行。而主管機關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金管會」)表示相關子法預計在6月底前完成修正或訂定,跟母法一同施行。

回顧我國電子支付的歷史,早在2001年,就陸續有業者投入電子支付或是第三方支付領域,但當時無專法規範,造成監理與法規遵循的不明確與不安定。直到2015年,電子支付條例立法完成。

我國目前有五家專營電子支付機構,以及許多銀行與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兼營電子支付業務,可說是蓬勃發展。五家專營電子支付機構的公司與電子支付服務名稱為:國際連股份有限公司(PChome國際連)、橘子支行動支付股份有限公司(GAMA PAY 橘子支付)、街口電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街口支付)、歐付寶電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O’ Pay 歐付寶),以及簡單行動支付股份有限公司(ezPay 簡單付)。

縱然有越來越多業者按現行法提供電子支付服務,但對於快速發展的產業界而言,現行法規仍有缺乏彈性、不夠全面的問題。尤其,我國將「電子支付」以及「電子票證」分別以電子支付條例以及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以下簡稱「電子票證條例」)規範,但相關業者可能同時經營兩種業務,兩條例規定的不一致使業者在法規遵循上產生不便。因此,立法院2020年底全盤修正電子支付條例,放寬電子支付業務的彈性,並順應產業界「虛實整合」的趨勢,合併電子支付與電子票證規範,消弭監理落差。此次全盤修正可能造成電子支付市場何種變革?又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呢?

你需要知道的新變革

1. 新法整合電子支付條例與電子票證條例

本次修法最顯著的改變就是電子支付條例以及電子票證條例的整合。舊法預設電子票證為利用實體票證(例如悠遊卡)進行支付的型態,電子支付則為無實體票證的型態,但現在的產業趨勢是線上與線下整合、虛擬與實體兼顧,兩者界線日趨模糊,似乎沒有必要區分對待。

新法明確將以往的「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納入電子支付條例下,現行電子票證條例則將在新法施行後廢止。不過由於立法院尚未通過廢止電子票證條例的議案,若新法上路之前仍未廢止,可能會有一段原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同時適用兩條例的過渡期間。

新法第58條明定修法前取得許可的電子票證發行機構,視為已取得電子支付機構許可,但相關機構如果有不符合新法的情事,應在施行日後六個月之內,進行調整並提出相關文件供金管會備查。

目前我國共有四家電子票證發行機構,而此四家公司也全都根據現行電子支付條例兼營電子支付業務,各家公司以及電子支付服務名稱分別為:悠遊卡股份有限公司(悠遊付)、一卡通票證股份有限公司(LINE Pay Money)、愛金卡股份有限公司(icash Pay)以及遠鑫電子票證股份有限公司(Happy GO Pay)。雖然按照現行規範此四家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亦須符合對電子支付機構的監理規定,但其仍有必要熟悉並根據新法的監理規範進行調整。

2. 新法放寬電子支付機構業務範圍

(1) 開放跨機構金流

以往電子支付使用者只能在同一電子支付機構的平台之間進行資金移轉,本次修法於第6條開放跨機構金流服務,以後消費者可以將資金在不同電子支付機構之間移轉,亦即可以在不同電子支付平台之間「轉帳」。不過基於金融監理的要求,電子支付機構必須透過符合銀行法規定的帳務清算機構進行跨機構金流服務。

(2) 開放小額匯兌

新法第4條開放電子支付機構可以經營國內外小額匯兌,且可以辦理與電子支付相關的外國貨幣買賣。

在開放小額匯兌的同時,也開放了使用者可用以支付的貨幣類別。新法第23條規定,電子支付機構除了與特約機構(也就是提供商品、服務的店家)之間的款項應該用新台幣處理外,消費者在我國境內的支付,可以用新台幣或是外幣處理。因此,消費者未來可以利用電子支付平台換取小額外幣,並在台灣使用外幣進行電子支付。

(3) 儲值卡與電子錢包

此部分展現了虛實整合的變革,以往儲值卡是實體載具而屬於電子票證,但在新法之下,不論有沒有實體卡片,都是電子支付機構可以經營的業務。

(4) 協助建置點數與禮券系統

電子支付機構未來不僅能幫助商家處理支付業務,還能參與點數與禮券系統的建置,擴大電子支付機構在新興商業模式中的發揮空間,是電子支付相關業務中相當具有發展潛力的一環。可以預見未來隨著電子支付的推廣,消費者可以享受到商家推出的點數與禮券系統。

(5) 放寬代理收付金融商品或服務款項的範圍

舊法第4條明文規定電子支付機構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不得涉及未經金管會核准代理收付的金融商品或服務,而金管會也以函令發布電子支付機構可代理收付的種類。不過這種正面表列的方式,在科技金融快速發展的風潮下,似乎彈性不足。

本次修法將相關規定移列至第6條,並刪除了應經金管會核准的文字,電子支付機構可代理收付的金融商品或服務款項,已從正面表列改為負面表列,只要不是法規禁止的事項,電子支付機構就可以經營。如此一來大大增加電子支付機構在科技金融產業的彈性以及可塑性,對於我國科技金融的發展有正面幫助。不過在負面表列的管制架構下,電子支付機構就有必要確定其代理收付的金融商品或服務,是否經任何法規禁止。

3. 新法加強監理規範

在增加電子支付業務彈性的同時,新法也在既有架構上加強監理。例如在最低實收資本額的部分,因應業務種類的廣泛度,採取更細緻的差額化管理。若只經營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的業務,最低實收資本額為1億元;增加收受儲值款項業務,增加為3億元;若要進一步辦理國內外小額匯兌,則需有5億元。

另外,新法因應洗錢防制以及犯罪預防,增訂相關規範,例如第25條要求電子支付機構以風險為基礎落實使用者/特約機構以及其實質受益人的確認機制;第36條則授權金管會訂定異常交易相關處理規則。

4. 新法開放非電子支付機構經營移工小額匯兌

另一個引人關注的焦點是開放移工小額匯兌業務,且不限於電子支付機構才可經營。根據新法第4條第3項,非電子支付機構可經金管會許可後經營移工小額匯兌,而相關管理辦法則授權金管會會商中央銀行與勞動部後制定。

這項業務的開放源自於非電子支付機構根據「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條例」進行實驗(俗稱「金融監理沙盒」)的結果。未來符合管理辦法的業者,就算不是電子支付機構,也可以經營這項在台灣早已有高度需求的業務,有望提升普惠金融以及移工權益保障。不過相關管理辦法尚未公布,未來移工匯兌監理規範的發展值得觀察。

新法實施後值得觀察的議題

本次電子支付條例修法整合了電子票證與電子支付,使業者法規遵循有更明確、統一的標準;也放寬電子支付業務的範圍與彈性,使業者更有發揮與創新的空間;且相對應的調整監理規範,可以期待未來消費者將有更多電子支付平台的選擇,也有機會透過電子支付享受更便捷的金融服務。

不過新法亦有許多值得觀察與期待的議題,例如新法第16條第1項授權金管會訂定電子支付機構可辦理的小額匯兌金額,而金管會開放的「小額」究竟為多少金額,攸關消費者利用本項業務的便利性與廣泛度,也將影響相關業務的發展。

另外,辦理匯兌業務應考量金融機構穩定性以及洗錢防制的要求,因此原則上僅有受到高度監管的銀行可經營。新法開放電子支付機構經營小額匯兌,或許可認為相關業者為經營電子支付業務,具備處理金流的技術與經驗,而可適度開放。但開放非電子支付機構可經營移工小額匯兌,且相關監理是依據主管機關的法規命令,而非電子支付條例,規範高度以及強度都可能有疑慮。考量到現在台灣的外籍移工人數眾多,雖然單一筆匯兌金額可能不高,總體匯兌需求以及總金流仍相當龐大。在全球各國強化洗錢防制,我國也積極補強立法的趨勢下,以法規命令則管理龐大的移工匯兌金流是否適當,以及未來金管會對相關業者的資格要求是否足夠保障移工權益並確保匯兌穩定性與洗錢防制要求,皆值得觀察。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電子支付相關規定之事宜,歡迎聯絡本所陳絲倩合夥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跨國同性婚姻的曙光

臺灣現行制度與現況

於2017年大法官宣告民法婚姻篇未有使同性別二人得以建立排他性共同生活的權利之規定違憲,並限時立法者在兩年內必須修正或是增訂法律保障相關人民的權利後,臺灣在2019年制定「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現行制度造成實質不平等現象

同性婚姻於臺灣雖然已經合法,但是保障的婚姻卻不包含部分跨國同性婚姻。因為戶政機關多數將現行涉外民事適用法第46條:「婚姻之成立,依各該當事人之本國法。但結婚之方式依當事人一方之本國法或依舉行地法者,亦為有效」解釋為:「若依當事人其中一方之本國法其婚姻不合法,則其婚姻不成立」,從而,倘若我國人民選擇與同性之外國人結為伴侶,而該外國人之本國法不承認同性婚姻,則戶政機關即會拒絕我國人民與該外國人在臺灣依法登記成立婚姻關係。

或許有人認為戶政機關的見解並未違反平等權,因為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都一樣適用該條文規定;然而,該條文適用的結果卻造成實質上的不平等,深究其不平等之處,乃在於我國人民的婚姻自由將因為其性傾向而遭受不同的差別待遇。在多數國家普遍承認異性婚姻而不承認同性婚姻的情形下,如果我國人民性傾向為異性戀,完全無需顧慮對方之國家法律為何,甚至戶政機關根本不會審核該國法律是否承認異性婚;但是,如果我國人民性傾向為同性戀,則必須在他方之國家法律也承認的情形下,其婚姻權利才得以被保障,此即形成實質不平等的情形,進而可能已經侵害我國人民受憲法保障之平等權與婚姻自由權。

權利與救濟方法之主張

面對上述情形,平權團體曾經提出不同的解決方法,例如修訂涉外民事適用法,排除同性婚姻適用該法第46條規定,如此跨國伴侶即皆得依我國法律合法結婚,而無須顧慮其他國家是否承認同性婚姻。

在不修法的情形下,有認為可以透過函令解釋的方法,請行政機關透過條文解釋,使該條文不適用於同性婚姻的案件;或者,透過同法第8條的規定,不再適用不承認同性婚姻之國家的法律。

最後則有認為可以在窮盡一切救濟途徑後,聲請我國司法院大法官釋憲,請求大法官宣告現行法之規定違憲,以保障同志族群成立跨國婚姻之權利。

實際案例

祁家威先生與其馬來西亞的伴侶,到戶政機關申請登記結婚時,就因為馬來西亞之法律尚未承認同性婚姻,戶政機關便拒絕其婚姻登記。

經祁家威先生與其伴侶向行政機關提起訴願未果,後續向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撤銷原訴願處分後,經行政法院以108年訴字第1805號行政判決命行政機關准予祁家威先生與其伴侶辦理同性婚姻登記。

上開臺灣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之評析

臺灣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中認定本案行政機關以馬來西亞不承認同性婚姻之法律而拒絕祁家威先生與其伴侶之結婚登記,已屬違背我國公序良俗,依涉外民事適用法第8條規定,「依本法適用外國法時,如其適用之結果有背於中華民國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不適用之。」,故而判決該處分違法。

法院進一步闡明,在釋字第748號解釋中,大法官已經明確的認定同性二人成立婚姻關係是人民受憲法保障之基本權,且我國現行法已經有明文承認同性二人得以成立婚姻關係,因此足以認定使「同性二人,無論他國法律是否承認同性婚姻,都能合法成立婚姻關係」已是我國法律秩序的一部分。

從而,原先行政機關依照現行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46條,拒絕使祁家威先生與其伴侶成立婚姻關係的處分結果,已經違背了我國的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依照前述第8條之規定,應不適用該外國法律,法院也基於此理由撤銷了行政機關的處分,判決原告此部分勝訴。

判決後之影響與修法進度

雖然臺灣高等法院於前述判決中,認定涉外民事適用法第46條適用的結果違反我國公序良俗,進而判決祁家威勝訴,然而,法院的判決僅具有個案效力,並不能通案的拘束行政機關。因此,其他有相同遭遇的跨國同性伴侶們並不能因為這份判決而得以順利合法結婚,直至目前,也還有其他跨國婚姻訴訟案件於法院進行。

另外在修法進度上,我國司法院民事廳於110年1月22日公布最新修法草案:「涉外民事法第46條的條文增加但書 :『但適用當事人一方之本國法,因性別關係致使無法成立,而他方為中華民國國民者,依中華民國法律』」,即是於原條文中增訂但書規定,如果因為同性二人一方之國家法律不承認同性婚姻,而使得其婚姻關係無法成立時,只需依照中華民國法律即可。

上述修法方向係希冀透過明文規定,全面地保障同性二人得依其意願與自由成立永久排他性關係之權利,深值贊同。惟何時能完成修法通過施行,仍有待吾人關注。

反思

在各界倡議要以修法方式解決目前的困境時,或許我們也應該重新檢視對於涉外民事適用法第46條條文的解釋。

參照民國42年立法院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逐條討論會議紀錄,當時的立法者對該條文的解釋為:「婚姻的要件有實質的要件,有形式的要件,原則上可以各該當事人之本國法,男的依男的本國法,女的依女的本國法」(立法委員 陳顧遠 發言),意思即來自不同國家的兩個人是否可以結婚,需探究他們各自於自己國家法律,各自判斷是否已經具備可以結婚的條件。例如我國人甲與外國人乙欲於我國結婚,而甲依照我國法可以結婚,乙依照其本國法也可以結婚,則甲乙於我國即可以合法登記結婚。

因此,以當年立法者的解釋與理由,若祁家威先生依照我國法已達可結婚之年齡,且無重婚等不能結婚之消極條件,同時其伴侶依照馬來西亞法律的規定,也已經達到法律上可結婚之年齡,且無不得結婚之情形時,祁家威先生與其伴侶即可依照我國法律規定合法登記結婚,而這樣的解釋結果與目前行政機關的解釋結果完全不同。

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為何我國國人得否於我國合法結婚,需要倚賴他國的法律決定呢?一個國家執法的權力,實際上是我國主權之展現,將我國法律效力有效與否、得施行與否寄託於他國法律之規定,即有矮化國家主權、自我設限之疑。更何況與本案相關之規定涉及對人民權利之限制,也同時與憲法基本權之保障有密切關聯,若國家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尚必須視其他國家法律之規定才能決定其效力範圍,則似乎已經與我國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之意旨有違。呼籲行政主關機關立即更改現行做法,以更確實地保障我國人民受憲法保護的基本權。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婚姻平權之事宜,歡迎聯絡本所陳絲倩合夥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cchen@winklerpartners.com

本文章由陳絲倩律師及實習律師張凱昱共同撰述。

博仲2020年度碳足跡報告

博仲法律事務所許多年以來,除致力於不斷努力減少我們對自然環境的負面影響,同時研究如何在我們的社群及其他領域創造正面影響。本所在2006年成立「綠辦公室」(Green Office)部門,以協調辦公環境綠化作業,研究節約能源方式,推廣使用環境友善產品及服務,以及以開放辦公室與屋頂花園參觀與我們的社群分享本所經驗。為落實上述承諾,我們每年發布本所年度進展報告。以下簡述我們2020年的成果:

  • 達成碳中和。博仲是一個零碳排放的企業。
  • 透過太陽能板產生13,458千瓦時的電力。
  • 購買再生能源憑證,以涵蓋其餘的電力。因此本所用電100%來自綠能。
  • 與再生能源廠商簽約供應2021年起本所約90%的電力 (屋頂上太陽能與陸上風力)
  • 影印紙減少28%。
  • 航空旅行碳抵銷,去年抵銷3公噸的碳,因疫情關係減少了95%。我們與同為B型企業的ClimateCare合作實施此政策。
  • 剩下12公噸碳排放以黃金標準(Gold Standard)彰化縣的案件。

2021年目標

今年我們會研究如何把本所成立後的歷史碳排放歸零。可能會進行的計畫包含造林或碳抵消。同時持續加強所內減廢措施因為今年一般垃圾增加32%,主要原因可能是一次性口罩等防疫產品有增加。

請點擊以下連結,閱讀本所完整的中文版英文版環境報告。欲進一步了解本所節能減碳行動,歡迎聯絡本所綠辦公室專員沈明逸先生,電子郵件地址為 cshen@winkerpartners.com

博仲招募秘書

博仲法律事務所為一家由臺灣律師及外國律師合夥之全方位法律事務所,目前計畫招募一名秘書,本所希望招募到的同仁對服務律師、法務及客戶有興趣,與我們的本國與外國同仁共同合作,提供國內、外客戶兼具專業與符合客戶需求的法律服務。

主要工作內容:

1. 協助律師或法務處理國內外法律案件、追蹤、提醒、繕打文件、編排格式、製作書狀、案件管理等等

2. 管理開庭庭期、日常行事曆及國際會議行程安排

3. 協助商標、專利申請程序、期限控管、行政工作處理及資料建檔

4. 協助律師或法務處理各項請款單作業及案件出帳事宜

5. 一般秘書行政工作及其他律師或法務交辦工作事項

我們重視以下條件:

1. 一年以上秘書相關工作經驗

2. 英文聽說讀寫能力佳

3. 守時、細心、肯學習、喜歡面對問題與解決問題的能力,能獨當一面、觀察力佳

4. 喜歡及重視團隊合作

5. 個性主動積極、具責任感、擅長溝通對話、兼具耐心

6. 有法律事務所秘書工作經驗尤佳,不需具有法律相關學歷條件

本所重視個人特質與需求,提供多元化的友善工作環境,連續4年獲得亞洲法律雜誌《Asian Legal Business Magazine》最佳雇主的殊榮。同時,博仲也努力成為最好的在地公民,鼓勵同仁關心我們的環境及參與社會公益服務。因此,於2017年成為亞洲第一家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法律事務所,重視「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經營」,透過利益共享,善用企業力量改變社會與環境上的問題,造福員工、客戶、社區及環境,共創企業與社會共好的環境。您在官網可以進一步了解本所業務內容、工作環境,以及本所的社群服務計畫。(官網 : )

如果您對這份工作有興趣,歡迎將您的履歷與自傳(包括為什麼選擇本事務所、 您對自己未來的規劃)email 至 personnel@winklerpartners.com

從數據一探智慧財產法院運作實況 – 專題四 行政訴訟

本專題為此報告的最後一個部分。本文在專題三探討有關智慧財產法院(以下簡稱「智財法院」)民事訴訟的有趣數據之後,最後將一探智財法院行政訴訟的統計,包括訴訟勝率與各種類型事件的分布。

在統計基礎部分,所有行政訴訟、撤銷訴訟與課予義務訴訟的勝率是根據司法院統計處公布的報表計算;而專利權與商標權行政訴訟的事件類型比例與勝率,則是根據司法院在「政府資料開放平台」上所提供的判決資料集進行統計,此資料集只包含對外公開之判決,因此智財法院依法不公開的判決,並不在統計範圍內,與根據司法院報表計算的部分統計基礎不同。

行政訴訟原告勝率

所謂行政訴訟原告的勝率,是以智財法院判決原告勝訴的案件(全部勝訴以1件計算,部分勝訴以0.5件計算),除以全部經實體判決的案件數,以百分比表示。

台灣行政訴訟的特色之一為原告勝率非常低,在大多數案件中,被告行政機關會取得勝訴,在智慧財產相關案件也不例外。由以下圖表可知,歷年來智財法院的行政訴訟中,原告勝率幾乎都在20%以下。不過近四年來呈現連年增加的趨勢,西元(下同)2019年更是達到歷史新高的23.5%。原告對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以下簡稱「智財局」)的處分不服而提起訴訟,似乎越來越有機會取得有利的成果。

圖表一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行政訴訟原告勝率

資料來源:司法院

撤銷訴訟與課予義務訴訟原告勝率

行政訴訟可分為「撤銷訴訟」以及「課予義務訴訟」兩種,前者指的是單純撤銷行政機關對原告不利的行政處分。以商標法案件為例,若智財局對某商標權人做出「異議成立,撤銷商標註冊」的決定,該商標權人至行政法院起訴的請求為「撤銷異議處分」,使商標權不因為智財局的異議成立處分受到影響,即為「撤銷訴訟」。至於後者指的是要求行政機關做成符合原告請求的處分,此種訴訟通常也會伴隨撤銷行政機關處分的效果,因為需要先撤銷「不做成有利決定」的行政處分,才能再做成有利於原告的行政處分。再以商標法案件為例,若原告申請註冊某商標,遭智財局做成核駁處分,則原告向行政法院起訴請求的內容為「做成准許註冊處分」。法院若認為原告請求有理,將會先「撤銷核駁處分」,再命智財局「做成准予註冊處分」,此即為「課予義務訴訟」。

觀察前述兩種訴訟類型的勝率,可以發現課予義務訴訟從2010年開始,勝率長期高於撤銷訴訟。但在2016年之後,兩種訴訟的勝率呈現反轉的變化趨勢。撤銷訴訟原告勝率不斷下降,在2019年來到歷史新低的9.9%,課予義務訴訟原告勝率則不斷上升,2019年來到最高點34.8%,二者勝率形成相當的差距。

圖表二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撤銷訴訟、課予義務訴訟原告勝率

資料來源:司法院

以不同事件類型觀察行政訴訟勝率

本文以下分別觀察專利以及商標案件的行政訴訟相關數據,包含不同事件類型的比例以及其勝率。著作權案件雖也有行政訴訟,因為根據著作權法以及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條例,智財局可以審議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訂定的使用費率,並加以變更。但除此之外,著作權行政訴訟的類型與案件非常稀少。因此本文以下僅探討商標以及專利案件的行政訴訟。

專利權行政訴訟案件比例以及原告勝率

首先觀察專利權案件,在總勝率方面,專利權行政訴訟呈現有趣的趨勢,2010年專利行政訴訟原告勝率為歷史最高點的29.6%,接下來一路下滑至2014年的最低點11.1%。不過2014年之後原告勝率又出現反彈,回到超過20%的水準,而近四年來專利權行政訴訟原告的勝率穩定維持在約24%左右。

圖表三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專利行政訴訟原告勝率

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本文將專利權行政訴訟分成「設計專利」、「發明專利」、「新行專利」,以及其他類型的行政訴訟。從各種專利類型的行政訴訟案件比例可以得知,新型專利所占比例從早期的接近60%,到近年來只占約30%至40%,所占比例有所下降。反觀發明專利,早期相關行政訴訟占比僅有約35%,但逐年增長,到近四年來均占超過50%,2017年更是有超過70%的專利行政訴訟與發明專利有關。至於設計專利,一直以來均占少數,不曾超過10%的案件量,就算佔比最高的2014年也僅佔9.8%的比例。

圖表四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各種類型專利行政訴訟比例

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觀察不同專利類型行政訴訟的勝率,可以發現由於設計專利之案件數量較少,因此所呈現之統計數字較不穩定,變化較大。有些年度原告勝率可高達75%,甚至100%,但也有不少年度原告連一件勝訴也沒有。至於發明專利與新型專利的行政訴訟,原告勝率的變化趨勢相似,從2010與2011年勝率的高峰,跌到2013、2014年的低谷,之後又逆勢反彈。近兩年,此二種類型行政訴訟的勝率相當,都約為25%左右。

圖表五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各種類型專利行政訴訟原告勝率

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商標權行政訴訟案件比例以及原告勝率

商標權行政訴訟部分,2018年以前,原告的勝率變化不算劇烈,大多在10%至19%之間變動。值得關注的趨勢是,在2016年之後,商標權行政訴訟的原告勝率一路攀升,從2016的11.4%上升到2019年的最高點25%。

圖表六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商標行政訴訟原告勝率

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本文將商標權行政訴訟分為「商標異議」、「商標註冊」、「商標評定」、「商標廢止」以及其他種類。從比例分布來看,商標註冊案件從早期接近一半的比例,逐年下降,2014年之後每年約佔20%到25%。商標異議案件方面,一直以來幾乎都佔30%到40%,而且在2014年之後,隨著商標註冊案件的佔比減少,商標異議案件成為最主要的商標權行政訴類型。

至於商標評定案件,在2010及2011年時佔比較高,有接近30%的比例,之後便呈現下滑趨勢,自2015年起,商標評定案件所佔比例不曾超過20%。最後則是商標廢止案件,商標廢止案件歷年來呈現穩定明顯的增加趨勢,從2008年只佔3.5%,成長到2019年佔了20.6%,成長幅度超過五倍。

圖表七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各種類型商標行政訴訟比例

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從各種商標行政訴訟的原告勝率來看,商標註冊案件的原告勝率歷年來呈現緩慢上升的趨勢,2008年勝率僅有10%,到2019年則有23.5%的勝率。商標異議案件方面,在2012年至2015年間,勝率穩定維持在20%左右,於2016至2018年間跌落至10%左右的低點,但2019年勝率卻突然上升至歷史高點的34.5%。

至於商標評定案件與商標廢止案件的原告勝率,歷年來皆上下震盪而無穩定趨勢。就2019年而言,各類型商標權行政訴訟的勝率由高至低依序為:商標異議、商標註冊、商標廢止、商標評定。

圖表八 2008年至2019年終結之各種類型商標行政訴訟原告勝率

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結論

本報告在四個專題中,羅列各種與智財法院相關的數據。從專題一的智財法院總案件量與審理時間等較為宏觀的數據,到專題二各種訴訟的比例與案件量,再到專題三與專題四分別就民事與行政訴訟探討更細節的數據,例如訴訟標的金額以及勝率等。

本報告使我們可以從不同面向觀察智財法院的運作,相關數據可以做為實務工作的參考,但數據的變化趨勢成因為何,以及未來是否會繼續呈現相同的變化趨勢,則有賴進一步的研究。

另外,由於「商業事件審理法」的立法,以及「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組織法」的修正,從2021年7月1日起,智財法院將更名為「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並在智慧財產案件之外,審理更多樣化的商業案件。未來智財法院改制之後,其運作情形和本報告呈現的數據相比,會呈現如何的變化,也相當值得進一步研究。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智慧財產權之事宜,歡迎聯絡本所郭建中合夥律師,電子郵件地址為 gkuo@winklerpartners.com

*本報告資料來源:(1)司法院(2)智財法院(3)政府資料開放平臺

*備註:本報告部分數據係利用資料來源的原始數據進行計算,可能和官方數據有所不同。

博仲榮獲頂尖智財事務所殊榮

博仲法律事務所榮獲《世界商標評論》(World Trademark Review) 列為智慧財產權(執行與訴訟)領域之頂尖事務所。台灣今年 (2021) 只有三家事務所獲此殊榮。

《世界商標評論》在其年度WTR1000報告中表示,博仲是「訴訟方面的領導者,以及跨國品牌及大品牌的優先選擇」,且「其運動、娛樂、媒體及網際網路視聽服務(OTT)相關業務正持續成長」。該報告也注意到本所提供快速反應、注重細節、考量客戶預算需求的彈性服務。

《世界商標評論》在智財執行及訴訟領域,個別推薦本所三位合夥律師:譚璧德為「智財策略、保護與執行的傑出選擇」,陳絲倩 為「打擊仿冒及智財執行的領導人士」,以及郭建中「常常深入各種民、刑事訴訟案件」 。

除了智財執行與訴訟外,本所也在智財申辦與策略方面名列第二級。

您可在此處閱讀WTR1000台灣排名的完整內容。

博仲歡迎新同仁加入

博仲法律事務所最近歡迎新成員加入。

邱羿甄法遵專員加入博仲,協助國內外客戶辦理公司設立,處理公司登記與法遵事宜,以及協助外籍專業人士申請工作與居留許可。她在加入博仲前,服務於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其中一家。

譚博仁加入博仲前,服務於香港一家知名的企業法律律師事務所,擔任香港事務律師。譚博仁主要業務領域包括資本市場、企業併購、私募股權與創業投資、企業重組及其他一般企業交易。他現為香港律師會會員。

博仲達成碳中和

博仲法律事務所今日公布,本所於2020年透過減少碳排放、採購再生能源憑證、碳抵消等方式達成碳中和。

經營事業對環境有負面影響,因此,本所自成立後,即致力於尋求各種方案,期能減少我們對環境的負面影響。我們採行的方案,包括安裝高效能照明及電器設備,辦公室綠化與屋頂花園,收集雨水,以及安裝太陽能板(供應本所約20%用電需求)。

但我們瞭解這些行動仍有不足。已有越來越多人和企業意識到全球氣候危機的嚴重性,我們也已承諾比巴黎協定(目標為2050年)及一份由超過800家B型企業在2019年底所作成的聯合承諾(目標為2030年),更早達成碳中和。

我們在2020年採購再生能源憑證,來彌補本所太陽能板以外的用電,此電量為5萬4千度,約等於27公噸CO2e。像過去幾年一樣,我們透過B型企業夥伴Climate Care的碳抵消工具來抵消我們的國際商務飛行(約佔本所整體碳足跡的50%以上)。2020年因疫情關係,我們暫無商務飛行,但回復正常後仍會繼續對商務飛行採取碳抵消措施。其餘約12公噸的碳排放,我們透過購買黃金標準(Gold Standard)組織的彰化陸上風力發電及造林方案相關碳權來抵消。

除了以上行動外,於2020年底我們與綠能供應商富威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簽訂再生能源購電協議。他們自去年11月起開始將其台南工廠屋頂太陽能板所產生的綠電供應給本所,此外,他們在彰化縣的陸上風力會在2021年初開始發電,屆時我們預計約90%的電力需求將由富威能源供應,不足部分,則以採購再生能源憑證來彌補。

我們希望藉由分享本所經驗,來鼓勵各企業,無論規模大小,共同採取行動,以減少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本所節能減碳行動與碳中和方案,請與我們綠辦公室專員沈先生聯絡,電子郵件為 cshen@winklerpartners.com

 

月份